三卷238、暗生怨

    婉兮怔怔看了舒妃一会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舒妃自己转开头去:“总归你我都是没有孩子的,说什么人家的孩子呢,又与我们什么干系?”

    婉兮就更加说不出话来。

    舒妃转回眸来,凝注婉兮:“便如你救兰佩那一回,我小妹宅心仁厚,何尝动过要害那芸香孩子的心思去?可是那芸香却又那样歹毒,竟然抢先下手,想要叫我小妹生不出孩子来!”

    “总归啊,这个世上,无论是后宫还是后宅,就算你不去算计别人的孩子,别人也总会设计叫你先生不出来!”

    舒妃伸手拍了拍婉兮的手腕:“你别多心,我没说你,我只是说我自己。我这些年没有动静,我不能不多留一个心眼儿去。谁知道我这身子,是不是也叫人给暗害了,我自己却不知道呢?达”

    .

    终于分手,各奔东西。

    婉兮不由得对玉壶道:“舒妃和九福晋是一奶同胞的本生姐妹,两人又只差一岁,故此两人的面貌、身量,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极为相似。这些年相处下来,我有时候会隐约间,将舒妃就当成了九福晋去,说话便也不如当年那般生疏了。”

    “可是玉壶啊你说,这世上的一奶同胞,当真也会相同的性子么?”

    玉壶想了想,含笑摇摇头:“不说旁人,便说孝贤皇后与九爷……他们对主子的态度,何曾有半点相同了?”

    婉兮便也轻叹一声,点点头:“可不,便是我与兄长的性子也不相同。我更像我额娘,兄长却如年轻时候的阿玛一般。嫂子还曾与我抱怨过,说我兄长如我阿玛一般冷性子,不易开通。”

    玉壶便笑了:“虽然只与福晋见过一面,不过也十分崇敬福晋的性子。大气温柔、知情明理,主子果然是与福晋更为相近。”

    说到家人,婉兮的心情这便宽松些了:“真可惜我就一个兄长,而你又早早心里便有人了,不然我非设法把你要到我家去,给我当嫂子不可!”

    不过婉兮妙目一转,便也旋即一笑:“不过你若跟了傅二爷,那便也是孝贤皇后、傅九爷的嫂子了。倒是比给我当嫂子,更高贵些!”

    玉壶原本也笑着,却也终究叹息了一声。

    婉兮便忙也收了笑:“我说错话了……玉壶,总归咱们不管名分,只管这些年对傅二爷的情意便罢。”

    傅清此时早已有了一位嫡福晋、两位侧福晋,且已经有了儿子。以玉壶的身份嫁过去,已经没有了名号。故此“嫂子”一说,已不是那样名正言顺。

    玉壶倒也点头:“这辈子能与二爷结缘一场,已是奴才高攀。哪里还敢想什么名号。”

    .

    皇帝终于送走了傅恒,回到宫中。

    十二月,傅恒终于抵达了四川。可是婉兮瞧得出,尽管九爷已经去了,可是皇上的这颗心却还是悬着,没放下。连着几个晚上都是直接从梦里坐起来,叫李玉:“外面什么动静?李玉,是不是傅恒的折子送到了?立即呈给朕看!”

    李玉便只能在窗外跪倒:“回皇上……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没这么快呢。”---题外话---

    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8》,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38、暗生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8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38、暗生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