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226、坠楼

    (3更)

    婉兮终于放下心来。

    “九爷,尽知我心。”眼波随夜风上扬,遇月光而定。

    一声久违了的“九爷”,登时叫得傅恒热泪盈眶。

    “九儿!你终于,又肯叫我旧日的称呼。”

    婉兮也是点头,眼中何尝没有泪意。她只是尽力地笑:“可就算如此,却也不敢保证九爷能全身而退。”

    婉兮瞪去泪意,抬眼望住傅恒。

    “这三座高碉刚建好之时,皇上带我来看,言语间曾经说起过讷亲的进兵方略。皇上直言二字‘愚蠢’。因这二字,便一笔抹杀了十三年来,皇上对讷亲的‘第一施恩’。皇上又说讷亲刚愎自用,只运筹帷幄,从不肯亲赴前线;身在四川,却心还在朝堂。”

    婉兮逼近一步,抬眼静静望住傅恒。

    “那九爷,你怕死么?你是否也要与讷亲一般,只坐在帅帐之中,从不肯身先士卒?”

    傅恒微微一怔。

    婉兮垂下头去,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物件儿,映着月色,举到傅恒面前。

    傅恒一见便怔住。

    ——不是别个,竟然就是婉兮当年绣给他的那个熊瞎子荷包!

    当年这个荷包被他姐姐夺了下去,从此再不得见。后来姐姐崩逝,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了这个荷包。如今旧物重现,竟然还在九儿的手里,他心下轰然而喜,已是忍不住想要上前夺回来。

    许多事,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当年他被姐姐强夺下这个荷包去,出宫之后多少个夜晚都后悔得从梦中坐起来。总觉着,仿佛这荷包便是一句谶语,就是因为失去了这个荷包,才终究失去了九儿。

    而倘若荷包还在,那他与九儿的情分,便也不会断了。

    婉兮凝视着他,眼中也是朦胧,可是就在他指尖擦向荷包的刹那,婉兮却扬手将荷包直抛下碉楼去!

    小小荷包,过于轻盈,在深浓的夜色里,被呼啸山风卷起,半浮在空中,迟迟难以下落。

    仿佛山风一急,便有可能随着山风不知飘落到何处去!

    傅恒急了,探身向外。

    婉兮从垛口旁扯过一条长绳来。

    那是“云梯健锐营”平素训练攀爬碉楼时留下的。

    婉兮将长绳递到傅恒面前:“九爷的弓马骑射,我见过。那这会子我便要多问九爷一句话:九爷自己怕死么?!”

    .

    傅恒凝望那失而复得,可是却飘浮在半空里,随时还将再度得而复失的荷包,便毅然一把抓过了长绳。

    他深深凝视着她,眼中燃烧起两把烈火来。

    “为了你,死有何畏?!”

    婉兮眼眶一湿,含泪点头。

    傅恒便将长绳向腰里一缠,整个人登时飞出垛口之外,坠入夜色半空里!

    婉兮的泪,终究还是直堕而下。

    旗人子弟,从五岁入学起便严格教授弓马骑射,故此便是傅恒也有身手。

    可是他终究……出身贵胄啊。又因年幼便双亲皆失,故此家中长辈和孝贤皇后对他不无溺爱。这般叫他腾空跃下高楼,当真如拼命一般!

    婉兮抹一把眼睛,将身子探出垛口,在夜色里扬声问他:“九爷,告诉我,你怕死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6》,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26、坠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6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26、坠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