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213、刻字

    婉兮想笑,又想叹息。

    便任着他大手所为,只悄然竖起手来,让那手上的金戒指儿对着烛光。

    皇帝哼一声,将她的手给抓住了,摁到身后去,反剪住了。

    “爷知道你这几日不在日子……敬事房的绿头牌也撤下来了。”

    金戒指儿,谐音“经戒止”。宫廷之中,嫔妃若遇月信,便以佩左手,令帝王知其不宜承恩。

    被皇帝大手戏弄一番之后,婉兮整个身子早已软了,支撑不住自己,只能软软伏在他怀中达。

    她只细细呼吸,软软含笑问:“那奴才那牌子,爷怎么还给攥在手上了?”

    皇帝哼了一声:“那会子爷有些上头,握着你的名字,心下才能安静。”

    婉兮心下一动,伸手顺着皇帝的手臂滑下去,终是在他袖口处将那牌子给找见了。

    婉兮一边承受着他的大手,一边偷偷垂眸看下去——

    这一看便乐了。

    敬事房的绿头牌,即便撤下来,也要在敬事房里归档的,又岂能被皇上随便抓在手里,满养心殿地跑呢?

    这块牌子,其实是婉兮自己偷偷刻的。

    她早想过要在皇上的床榻上刻字,可是终究没好意思。回去便自己刻了个牌子,用草汁子给染绿了,趁着没人注意给偷偷塞在皇上坐炕的炕琴下头、大红猩猩毡的垫子底下了。

    这大红猩猩毡的坐褥不似寝卧的被褥一般经常换洗,一般怎么也要一季才一换。因羊毛氆氇毡洗了便不能供给上用了,故此替换并不频繁。婉兮将牌子藏在那,才不担心会叫人给发现了的。况且那是皇上的坐炕,一般除了她,平素也没人敢爬上去,更别提要到炕琴底下去掏洞了。

    这不过是个小女子的小心眼儿,偷偷藏起来的那种,不想叫旁人知道,自己也只当一笑罢了的。

    她没成想,竟被皇上给找见了!

    .

    她这一张脸更是红成海棠花一般。

    皇帝明白她的心思,便轻哼一声:“小丫头!便是二十二岁了,对爷的心思,还一点儿都没变,还是这样小丫头一般……”

    婉兮轻轻吐舌,不说话,只是紧紧抱住了皇帝的脖子。

    他是帝王,他广有六宫,故此她那一点子小心眼儿,终究也只能窝在自己心底里,无法说出来啊。

    皇帝便也不说话了,只将她的身子抱紧,更用力地去亲昵。

    .

    皇帝这样的热情如火,可是抬眼却是这样的满天神佛,婉兮渴望,却又矛盾。

    她小小吟哦着,偷偷问:“……爷,怕是不成。”

    皇帝早已周身如火炭一般,如何肯停。

    只沙哑咬着她的耳,忍不住松三下,却要紧一下。

    “六天了,还不行,嗯?”

    婉兮羞得浑身轻颤:“不是奴才身子……是说此地。不敢冒犯。”

    皇帝只再确认一句:“……不是你身子不行,嗯?”

    婉兮含羞点头:“……其实这金戒指儿,今早便可摘掉了。是奴才没顾上,给忘了。”

    皇帝便是一声欢呼,伸臂竟然直接将婉兮扛上了肩。

    “爷!”婉兮不知道皇帝这是要做什么。

    她只红着脸盯着佛堂中心处,正对着佛塔的一张床榻。

    心下慌张:总该不是在此处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13》,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13、刻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13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13、刻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