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190、太巧

    书面上的名字,婉兮隐约有些印象,是一位李朝派到大清来的使臣。

    当年在圆明园,婉兮曾陪着嘉妃一起接见过一回李朝的使团,宴会之上曾有使臣献礼、献词,故此婉兮对这个使臣的名字是留下了印象的。

    李朝是大清属国,故此书面都用汉字。只是这本笔记有些特别,却是用李朝自己的文字写的。

    这样写,自然便是想叫人看不懂,至少是叫大清的官员、百姓看不懂。

    这便是里面有奥妙了撸~

    .

    而这本原本只该在李朝人中间流传的笔记,竟然摆在了皇上的书房里,这本身便更加奥妙了达。

    婉兮忍不住好奇,便偷偷伸手翻了几页。

    皇帝也是个爱书之人,他的书房虽说不大,可是包罗万象,不光有那些“正经”,便连市井之间流传的话本子什么的,也都应有尽有。由此可见,皇帝自己当真是博览群书,什么书都看的。

    只是皇帝的这些侧面,外人难以得见,却是逃不过婉兮的眼。所以婉兮也没少了到皇帝这儿来“窃书”,总归那些市井间最新流传的、好看的话本子,皇上这儿都有。

    总归时常来“窃书”,故此这会子婉兮在这偷翻书,也并不紧张。

    看了几页,婉兮便微微怔住。

    这笔记虽然是用李朝的本国文字写成,大清的普通官员、百姓是应该看不懂的。但是因为大清内务府旗属之下有高丽旗鼓,故此这高丽文字也算旗下语言,在旗学里是跟满文、蒙文一样,都能学得到的。故此婉兮多少认得一些。

    皇帝就更厉害,但凡旗下语言,除了满文、蒙文、高丽文之外,旗下还有番子、吐蕃、厄罗斯等人,故此皇帝是连这些语言都会的。

    叫婉兮呆住的是这样一条记录:李朝使臣说,大阿哥曾于四月间,赴南苑行宫狩猎。

    还说行围狩猎是满洲人旧俗,云云。

    婉兮的心却忽然跳得厉害。

    .

    婉兮直到回到自己的寝宫,这心还平静不下来。忙吩咐玉叶,叫将语琴给请过来。

    语琴急忙来了,见婉兮神色,忙问是怎么了。

    婉兮一把攥住语琴的手:“姐姐与愉妃同住在储秀宫,这些年都相安无事。只是此时后宫格局重新奠定,人心又难免另有一番聚合,故此姐姐素日也要多加小心。”

    “不止姐姐,白常在这会子也在储秀宫里,从前还是愉妃位下学规矩的,姐姐除了自己小心之外,好歹也看顾一下白常在。”

    语琴面色也跟着一变:“这话怎么这么没头没脑的,我都听糊涂了。婉兮,你到底是怎么了?又或者说,是愉妃怎么了?”

    婉兮深吸口气,将看到的那一段笔记内容说了。

    语琴眯眼:“不过是李朝使者的市井听闻罢了,你又怎么会这样在意?”

    婉兮攥住语琴的手:“李朝人的笔记,平素不必当真,他们还骂皇上是‘胡人酋长’呢。只是这本笔记偏偏在这会子出现在皇上的案头,便不是巧合。皇上一定是看过的,或者是有人特地送到皇上眼前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90》,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190、太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90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190、太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