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138、不改

    傅恒一怔,忙追上来。

    “九儿!”他从未见过婉兮如此不顾,决绝而去,心下一时惶急,便脱口而出这个昵称来。

    婉兮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回头望过去。

    目光浅浅,却终究还是在傅恒面上一刺。

    傅恒顿觉失言,忙左右看一眼,上前打千请安:“奴才傅恒,请令主子的安。”

    婉兮也是压住心头一声叹息,依旧浅浅点头:“本宫安。傅大人也安。还望傅大人回府之后,转达本宫向九福晋、两位阿哥的问候。钤”

    这还是婉兮这样正正式式叫他为“傅大人”,傅恒更是怔住,呆呆抬头看婉兮。

    “令主子……奴才竟是做错了什么?”

    婉兮心下何尝就不难过?可是许多事发生过就是发生过了,她与他之间终究已经被隔挡住,不是一句简单的“对错”就能解得开的。

    婉兮便抬起头,避开傅恒的凝视,仰头望向那一带被宫墙夹成细长的天际。

    “傅大人,你如今已是朝堂上举足轻重之人,况且年纪也二十七岁了,更是两个阿哥的阿玛了。我若还按照小时候的称呼,便不免唐突。故此从今日起,我口中再无‘九爷’,唯有‘傅大人’。还望傅大人体谅。”

    .

    傅恒心下咯噔一声,却也并非全都不明白。

    他垂下头去,眼前晃动着姐姐最后那几年与九儿之间的恩恩怨怨。

    许多事做了便已经注定无法挽回,如今作为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许多事越行越远,却无力拉得回来。

    “这是孝贤皇后的影堂,傅大人终究是孝贤皇后的亲弟弟。在此处我与傅大人说这番话,相信傅大人心下也能好过些。”

    傅恒是谁,此时的傅恒哪里还是当年那个十几岁的少年?

    孝贤皇后死在出巡的路上,更是大半夜的死在船上,古往今来都是极其罕见,任谁心下都要多画一个问号。更何况他是孝贤皇后的亲弟弟呢?若他想查,并非查问不出什么来。

    故此,他心中对她,兴许也并非全无怨怼吧?

    那样也好,便在此地,孝贤皇后生前的寝宫、死去的影堂,正式与他拉开了距离吧。

    这样兴许,对他们两个都好。

    .

    九儿的话,他听得懂。

    傅恒在马蹄袖里,紧紧攥住了指尖。

    “奴才明白,令主子在此时此地说这番话,是为了奴才好……可是,奴才并非一叶障目之人。奴才,心下虽因姐姐的崩逝而伤悲,然,奴才心下也都明白。”

    “更何况这些年,从令主子进宫第一天,到东巡临出京师,令主子那每一日的经历和处境,奴才也都心知肚明……故此,奴才还是奴才,从不会因为姐姐的崩逝而改变。”

    “奴才还望令主子明白奴才这一份心情……”

    婉兮心头也被狠狠一撞,眼中亦是模糊。

    “傅大人何苦还说这样一番话?倒叫我心下更是难过。”

    傅恒却笑了,眼中含着隐隐水影,唇角的笑却如三月春风一般,潋滟得那般温柔。

    “令主子怎么忘了,奴才与令主子的相识,本在姐姐之前。奴才并不是在长春宫中结识令主子的,故此奴才是比姐姐更早知道令主子是什么样的人。”

    “奴才的心是奴才自己的,并不会因为姐姐而有半点改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38》,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138、不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38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138、不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