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三卷95缤纷

    皇后便忍不住更是迭声冷笑:“争如朕之解语花?呵呵,呵……皇上单单将永寿宫留给她,皇上最喜欢看她穿海棠红,皇上是在心中将她看成了杨贵妃、解语花了去?”

    “难道这后宫里,这么多年,旁人就没人能听懂皇上的话。唯有她才能听得懂么?那我这些年,在宫里做的这些事,到头来究竟在皇上的心里,算是什么?”

    皇后有些神情恍惚,抱怨的话便这样脱口而出,焕春惊得连忙上前扶住皇后:“主子,万万噤声。奴才听着……那边仿佛有人来了。”

    皇后目光空茫,抬头望向那边去撄。

    “都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皇上和令嫔她们,今天不是玩儿得那样开心么。这会子该是已经睡了才是。”

    焕春又听了听,冲皇后使劲点头示意。

    皇后便也闭上了嘴,躲在花丛后,极力望向远处。

    只听脚步声笃笃,应是旗鞋那高鞋底敲在地上的动静。可见来人应是后宫嫔妃偿。

    皇后便不由得更是提住一口气,眼睛便盯得更紧。

    远远地,果然活泼泼蹦跳来了一个身影,不是婉兮,又是谁?!

    .

    婉兮也早听说山东巡抚衙门里种着一大片海棠。她昨晚到达此处便想来看看,可是昨晚整个行营里的气氛太压抑,她便也克制住了。

    今晚是兴尽而归,她也陪着皇上浅浅啜了几口酒,这会子便忍不住欢喜雀跃,这便扯了皇帝的手,一起来看这春夜海棠。

    夜晚看海棠,若提了明灯,明晃晃地照过去的话,便失了意趣。故此今晚婉兮并未提玻璃罩子的灯,反倒只拎了一盏倭瓜形状的小小纱罩灯。灯罩子分六角,六角分别分两层垂下彩色的穗子,像个小小的绣球一般。

    婉兮一手攥着皇帝的手,穿行花间;一边用纱罩灯照着海棠看,回眸娇俏而笑。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皇帝含笑相对:“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

    婉兮妙目一转:“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婉兮娇俏灵动,身影于花影之间若隐若现,便如海棠花魂,盈盈含笑人间。

    皇帝不由得情动,伸手捉住她,深深凝注她眼眸,柔声道:“幽姿淑态弄春晴,梅借风.流柳借轻。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成……”

    这一句已是写尽了海棠在雨后清香犹存,花艳难以描绘。皇帝语声落下,便是已经伸手将婉兮捉进了怀中。花树葳蕤缤纷深处,皇帝已是狠狠吻了下来。

    婉兮只能倚靠住树干,任凭皇帝霸道而温柔地缠棉。

    只可怜那海棠树也细弱,承托不住两人的重量,这便不住随着婉兮一同摇曳,便将她头顶的花瓣都摇落下来。

    一时间花落如雨,落英缤纷。那些粉红的花瓣儿罩满了婉兮头上,更将她一张丽颜都衬托在花瓣之中。

    皇帝不由一声闷哼,已是强捉紧了她的蛮腰去。

    ---题外话---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7》,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7 三卷95缤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7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7 三卷95缤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