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 三卷93喜事

    这一晚,山东巡抚衙门里格外安静,花落无声,人自悄然。

    幸好一路从泰山下来,人马俱已困顿,便借着春日的慵懒,早早入眠罢了。

    婉兮悄然悬了半个晚上的心,却也最终败给了困乏。过了夜半,便也迷蒙睡过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玉壶轻轻进来推醒婉兮撄。

    是毛团儿回来了。

    毛团儿终究是李玉的徒弟,李玉守在正厅大门外头,故此那里面的动静旁人听不见,李玉却是听得见的。李玉不会将这消息告诉旁人,而毛团儿来缠磨,李玉却是忍不下心推开的。

    况且李玉是什么人呢,从小就是康熙爷教导出来的哈哈珠子太监,最是能看清眼前情势的。

    皇后与令嫔之间,胜负已定了。他这会子还替皇后瞒着个什么劲儿呢偿?

    故此毛团儿还是得了消息,喜滋滋地回来禀告。

    婉兮因已是躺下了,便叫他在碧纱橱隔扇门外头回话。毛团儿笑眯眯地回话:“回主子,奴才旁的没听见,不过倒是听见了皇上最后的两句话。”

    婉兮绞着帕子,“想说就痛快儿说,少跟我卖关子。”

    毛团儿扑哧儿笑了,忙在隔扇门外跪着回道:“皇上第一句话是说,身在雪域行驻藏大臣之职的副都统傅清已调回天津镇当总兵;第二句是提醒皇后别忘了此处是山东巡抚衙门,山东巡抚又是阿里衮,叫皇后别让傅九爷为难。”

    婉兮听完这两句话,先是因为提到九爷而皱了皱眉。之后,便“噗嗤儿”笑了,伸手一把攥住玉壶:“哎呀,有人的好事儿该到了!”

    .

    玉壶登时满面通红,忙攥住婉兮的手,使劲摇头:“主子这是说什么呢?”

    婉兮垂眸暗笑,先叫毛团儿退下了,这才将玉壶拉过来,叫她坐在炕沿儿上。

    “我知道你也是刚毅的人,心里放不下苍珠为你而死,心下想着这辈子就替苍珠守着。可惜你遇见了我这样的本主儿,我非不准你这么傻一辈子去。总归我心下已经定了念头,等到回京之后,必定求皇上这个恩典了去。”

    “就算苍珠在天有灵要怪,也让他来怪我吧。不是你忘了他的冤枉,是我非要这么决定了!”

    玉壶一时脸红,一时却又难过,不由得为难地低低垂首,悄然已是掉下眼泪来。

    “主子……奴才这辈子,是不配得到幸福的人。”

    婉兮歪头想想,“这句话倒也好破。你听我说,我猜以傅二爷的年岁,他府上必定早已有了一位嫡福晋、两位侧福晋去的。按着朝廷的常例,是不会再超额多册封一位侧福晋的了。故此我若将你给指出去,你到他府中也没有名号了,充其量只能是格格。”

    玉壶又是落泪:“奴才不是在乎这些虚名的人……不过奴才也是当真不可以这样做的。”

    婉兮故意板起脸来哼了一声:“总归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想在我宫里呆多少年呢?没的叫人家以为我这个当主子的要为了自己而罔顾了女子的青春去!我可不要担这个罪名。”

    “总之,我现在便知会你了,你赶紧做好预备。等咱们回京了,我这就向皇上求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5 三卷93喜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5 三卷93喜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