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 三卷53阴阳

    正月初六,皇帝赐七阿哥永琮谥号:“悼敏阿哥”。虽同为嫡子,皇帝心下也对七阿哥有过立储的意向,但是终究盖棺论定,永琮无法与永琏的“端慧皇太子”的谥号比肩。

    熬过了初六日的奠酒,嘉妃带着委屈,终于将念春告到了皇帝那里去。

    事关八阿哥出生之事,况此时嘉妃又怀着身子,皇帝甚为重视,这便亲自驾临长春宫过问此事撄。

    皇帝圣驾到了,所有的嫔妃便也都到了。

    皇帝叫嘉妃将委屈又倾诉了一遍,便长眸里漾着若远若近的笑,凝住了皇后问:“念春是你宫里的人,此事皇后怎么看?”

    皇后忙起身道:“这话初五那日嘉妃也在妾身面前说了。可是这总归是推测,嘉妃也没能拿出什么实据来。况念春虽然是官女子,可是好歹是内务府旗人的出身,若没有实据,总归不能任意问罪。”

    皇帝淡淡一笑:“嘉妃一时拿不出实据来不要紧,总归实据都在念春的嘴里,朕叫人去拿就是。”

    皇帝这便叫:“李玉,著人传旨慎刑司,叫两个办事稳妥的精奇来带了念春去。该问的问,该审的审!”

    皇后也吃了一惊,念春更是面无人色,噗通跪倒在地:“皇上,奴才冤枉!偿”

    皇后也起身行礼:“皇上……慎刑司,那总归不是妥帖的地方,故此……”

    皇帝淡淡抬眸:“慎刑司怎么不是妥帖的地方儿了?慎刑司主掌内三旗刑名,他们不光管着宫里的女子,同样管着遍布天下的内三旗奴才呢。他们的本事,不亚于地方衙门和刑部。”

    皇后悄然打量皇帝神色,已是不敢说话。

    皇帝便点头笑笑,拍了拍皇后的手背:“人要带到慎刑司去问话,她在你宫里的屋子也应当好好翻检翻检,兴许能找到什么证物来。”

    皇帝含笑抬眼,便瞧见了立在一旁、面上约略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挽春。

    皇帝便抬手一指:“就你吧。念春的屋子就交给你来搜,搜到什么有价值的,朕有赏;反言之,若你因为你们都是长春宫里的人,便有所隐瞒的话,那朕便也将你与念春一同,交给慎刑司处置!”

    挽春一时惊喜交加,忙跪倒在地:“奴才……遵旨。”

    瞧皇帝安排完了人手,婉兮都不得不垂下头去,忍住一抹笑意去。

    这宫里的人啊,就没有皇上看不明白的。

    .

    稍后又是双全来,亲自“请”了念春走。

    双全走进来,又走出去,从婉兮面前经过的时候儿,婉兮都是恰好抬眸,目光与双全撞了撞。

    .

    这天傍晚,天上又落下轻雪来。

    婉兮跟毛团儿要了一套太监的服饰换上,取了宫内腰牌,便由玉壶陪着,带一盏素白羊角灯,直奔内务府去。

    内务府在内廷外东面,婉兮特地绕了个弯子,叫玉壶陪着她从东筒子夹道,一路朝北去。

    紫禁城里的东筒子夹道是著名的“阴阳路”,宫中人都闻之色变,听婉兮说要在这日落时分从那里走,玉壶也有些不放心,低声劝婉兮:“主子可曾听说过那‘阴阳路’的传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6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65 三卷53阴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6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65 三卷53阴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