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 二卷387难追

    皇帝安排完了一切,亲自拥了婉兮而去。皇后撑着跪麻了的腿,勉强站起身来,在夜色里目送皇帝与婉兮背影的离去,忍不住悲从中来,伸手扶住门框,这才堪堪稳住身形撄。

    回到长春宫,东方天色已经隐隐发白。

    挽春上前劝说:“主子不如再躺一会子吧。”

    皇后哀哀垂下眼帘,任凭挽春和念春帮她卸下扁方,垂下乌丝。

    玻璃水银妆镜里,发丝如瀑倾泻下来的瞬间,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在那如瀑的乌丝里,终究还是夹缠了那么多的白发……

    平时挽春她们给梳头都极尽小心,将白发都给缠进黑发中去,这便绕上扁方和发架子之后,从外表便看不出来。可是每天却终究都要面对卸下钗环的这一瞬间。

    便什么都藏不住了。

    便如同她这个人啊,如果卸去皇后的身份,如果卸去这些年她自己小心经营起来的贤后形象,她便所有的光鲜全都枯萎凋零去,只剩下这样一副衰老疲惫的模样。

    她轻轻攥紧手指。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她宁肯死,也绝不可以失去那些苦心经营的一切偿。

    不过幸好,上天待她不薄,她不但得到了先帝的青眼,更还有嫡子永琮,还有她争气的兄弟!

    便如皇上所说,她就不会失去一切!

    除了……皇上的心。

    .

    她垂落满肩的双色头发,寂寂躺进被窝,闭上了眼睛。

    她眼前又是皇帝那似笑非笑的眼睛。

    当她说到他们的孩子、她的永琮时,皇帝忽然又是这样似笑非笑地望住她。

    “永琮是朕的嫡子,是朕登基以来便心心念念的、可以承继大统的孩子,是永琏夭折之后咱们失而复得的孩子……我对他的疼爱,自不用说。”

    “皇后啊,我们的永琮当真是佛缘深厚,是不是?八年那一回秋狝,便有蒙古王公带黄帽僧人来与朕说,须有嫡子,才能解了那一年的旱情去,纯贵妃的六阿哥出世也没用。”

    “接下来便是你在佛寺暂代的行宫里与朕要了这个孩子……而我们的永琮又正好出生在佛诞之日……”

    即便是这一刻回想起来,即便是这一刻置身在温暖的被窝里,皇后还是忍不住浑身一寒,悄然攥紧了手指。

    皇帝那一刻轻笑道:“还记得朕与你说过么?皇后,你曾经面若观音,慈眉善目……你生下这般佛缘深厚的孩子,是这样的顺理成章、宛若天意。皇后,你一定要好好地照顾我们的孩儿。”

    皇后的眼角滑下一滴泪来,打湿了枕头。

    那一刻无论她怎么向皇帝解释,说那黄帽僧人与她无关,可是皇帝那幽黑眼瞳里的似笑非笑,却已经让她明白,皇帝此时已是不肯相信她的话了。

    就因为她是故意在佛寺里要了这个孩子,就是因为永琮当真就是出生在佛诞之日的……后头的这些“巧合”,便将前头那次黄帽僧人的出现,显成了“刻意”。

    便从这一件小事之中,她便已明白,皇上对她的话再无信任;甚至皇上对她的怀疑,从四年前的乾隆八年便已经开始了……

    所有昔日,再不可追了。

    ---题外话---有亲问到皇帝给皇后的御制诗,简单说下哈。现在能看到的这些御制诗,一是公开发表,给朝臣和天下看的;二是皇后母家要谢恩,也就是说这些事更多是写给这个家族,给这个家族增添荣耀的。如果是私人感情性质的,那如《红楼》里的《芙蓉女儿诔》一样,单独坟前念完烧了才是,那才是夫妻之间私密的怀念,不用嚷嚷得天下皆知的。

    大家结合后面傅恒、傅清、福康安等皇后家族兄弟、子侄的功绩来理解这块,就更能了解,皇帝这诗歌其实是写给谁的了~~而真正的闺房密语,真正的私心疼爱,是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公开发表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87》,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87 二卷387难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87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87 二卷387难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