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 二卷355问天

    只是他能恣意去看后宫们的头上、身上,还是皇上登基以前的事。那时候他才十岁上下,没人拿他当大人看,更何况是在重华宫里,后宫们都住在一起呢,各自并没有单独的院落去,故此都来给他姐姐请安的时候,他也方便一同拜见。

    如此算来都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他便更不敢叫准儿了。

    他站起身来,“来啊,叫栾大。”

    虽然具体想不起来是哪位主位戴过的了,总归叫栾大去查那去卖货的人就是。哪个宫里总归都是叫太监出宫办事,那些商家个个都是人精儿,只要见到是太监,纵然是扮装了的,也一定能从嗓音和身态上认得出来。

    那他便迟早能查出来,是哪个宫里流出来的物件儿。

    宫里的主位若是安安心心在宫里过日子,年例和日用还是不少的,自己吃穿用度自然足够。可是既然要流出物件儿去私卖,必定有用银子的地方儿……内廷主位用银子,除了送礼之外,怕就是要用在收买人心上去。

    他倒好奇,这公司还有谁要收买人心,又是要去办什么事。

    .

    这样的雪夜,兰佩已是忍不住走到院子里朝书房方向望了好几回。

    十月的雪,纵然也冷,可是落地之后却不稳当,被人多踩几回,便都踩成水了。

    便如人心,不管曾经有多难以融化,可是只要恒心一志,即便不是那么容易便融了,可至少也能如这雪一般,先有那么一部分变成水了。

    兰佩对九爷的心,也是这样一般偿。

    这回生下福隆安,九爷又调回京师来,兰佩本以为终究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可是……九爷却又搬回书房去了。

    便如同叫她生下了儿子之后,他便心愿得偿,这便又从她的身边退回到曾经的原地去了。

    那曾经的耳鬓厮磨、执手相望,仿佛都成了一场梦境,如今叫她想来,都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还是自己酒酣耳热之时,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一段梦境。

    有时候她也扪心自问,自己想要的是一个孩子,如今心愿得偿,是不是便能安心守着孩子一辈子了?可是答案却还是叫她自己那样心酸——不够啊。

    九爷与她那些宛如梦境一般的亲昵,已经成了她亲口服下的毒,叫她早已心瘾难拔。

    碧海和蓝桥都不放心,便也都跟出来劝:“主子进去等吧,不如叫奴才到书房去瞧瞧。若是九爷已经忙完了,奴才便斗胆请九爷回来安歇。”

    兰佩站在雪里,感受到那渐融的雪已经濡湿了她的鞋底,一脚的湿哒哒,一脚的凉意。

    兰佩努力一笑,轻轻摇头:“别去,我不想为难九爷,更不想尝那强扭的瓜。我希望九爷能自己回来。”

    碧海和蓝桥都是难过地垂下了头去:“主子要等多久呢?”

    兰佩轻轻眯起眼啦,伸手去接天上落下的雪花。

    终是季候不到,那雪花落进掌心的一瞬间,比地上的更快便已是化成水了。

    想要与这上天的要的是一片雪,可是得到的却是一滴水。上天也不欺人,降落下的的确是雪啊……却可能,还是自己造化不够吧。

    ---题外话---“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5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55 二卷355问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5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55 二卷355问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