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 二卷345钿子

    拜谒泰陵那天,隆重礼乐、袅袅香火里,婉兮随着皇帝行礼,心下却也还是忍不住添上了自己的一丝心事。

    这世上的人,总归阳寿有限,更长久的是地下场面的岁月。此时又在帝陵之中,便忍不住将身后之事想得更多。

    便如皇太后心下的计较,即便贵为皇太后,也不能尽合心意与先帝同葬……那么她呢?以她的位分,身后也只能进嫔妃陵园,没有资格与皇上同眠的。

    而皇后,却因为是元妻嫡后,当仁不让是必定要长眠在皇上身边的…撄…

    一想到这儿,她便觉心酸。

    有生之日争又能争什么?一旦盖棺之后,皇后还是什么都有。而她自己呢,却要与四爷……生生分别。

    若此,她便也忍不住悄然落下泪来。

    皇帝却竟然还看见了,他转身走回来,隔着礼服那宽大的衣袖,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偿。

    “唯有配吉服,方可戴钿子。爷第一回见你戴钿子,还是在进封嫔位的册封礼时;今儿又瞧见了,真是端庄好看,已经是大姑娘了。”

    这样的场合,皇上竟与她说这个……

    婉兮垂首便也忍不住微笑,那泪便也散了。

    皇帝又轻轻扯了扯她指头:“这回爷就带了纯贵妃、你和舒嫔三个来。纯贵妃是皇考指给爷的,舒嫔是皇太后选的……唯有你是爷自己选的。”

    “爷带你来谒陵,不是想叫你如爷和皇太后一般不痛快……爷是带你来,给皇考看看的。”

    婉兮微微一怔,随即便也明白了。红了脸颊,垂下头去。

    “那……奴才就再好好儿拜一个。”

    皇帝含笑轻哼:“怎么着,方才不是诚心诚意拜呢?”

    婉兮红了脸,却也没否认。

    谁让……皇后就是先帝给皇上挑的呢!

    皇帝长眉轻挑:“那还不快去?”

    婉兮便原地跪倒,不怕自己头发乱了,也坚持如男子一般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去。

    那一刻,心中许多的事便自行串连了起来……盛京故宫时,皇帝宁肯绕了个大弯子,也要带她迈过大清门的门槛;今年二月时,皇上以皇后有身子为由,免了皇后亲蚕礼,而派了她去……

    再加上这一回谒陵。

    皇后还是皇后,却已是记不清从何时起,不知不觉间,从“皇后”这个身份里,越走越远了。

    .

    行礼之后,因婉兮的位分低,许多礼仪便不便参与,皇帝便吩咐由傅恒送婉兮和四公主先回行宫。

    隔着车驾,婉兮这才是在出京谒陵以来第一回正式有机会与傅恒相见。

    婉兮微笑着与傅恒打招呼。

    “九爷,九福晋可好,二阿哥可好?”

    傅恒轻轻抿了抿唇:“托令主子的福,他们都好。”

    婉兮便含笑眨眨眼:“这会子二阿哥已是六个月了,正是要坐要爬了的时候儿,正有趣吧?”

    仿佛也是应和婉兮的心情,四公主便也爬到了婉兮怀里,跟婉兮一起透过车窗看向外头的傅恒。

    婉兮便含笑抱住了四公主,举起四公主的小手朝傅恒挥了挥:“瞧,就是要叫国舅爷知道,你们这个年纪就是这般爬的,是也不是?”

    ---题外话---稍后继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4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45 二卷345钿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4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45 二卷345钿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