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 二卷319异路

    原本已是欢喜起来的毛团儿便有微微一怔。

    “原来咱们两个方才,这算是白和好了?你都冲我乐了,可是这一扭头你又说要不搭理我了!”

    欢喜之后的失落,才更如刚用尽所有的努力攀上峰顶,便失足坠下悬崖。

    毛团儿怔怔盯着玉叶:“你总归是这以后谁都不搭理了,还是在这宫里独独只是不搭理我一个人了?”

    玉叶心里那股子堵得慌,便又来了偿。

    “我不是不搭理你!”她这一刻什么伶牙俐齿啊,都不见了,“我就是说咱们少腻在一起玩闹。总归素日里因着主子的差事,见面打招呼说话是没毛病的。只是……除了给给主子办差之外,咱们两个便都回避着远些吧。”

    玉叶回头看一眼长街尽头,那远处也一座座矗立着其它的宫苑撄。

    “便如同其它宫里一样儿,你我一处遇见,便是那么小心说话便罢了。”

    毛团儿垂下头去:“我懂了。”

    他终究是比玉叶还大着两岁去,在这宫里摔打得心下也更成熟些。玉叶那些自己都说不明白的话,他便也都听懂了。

    他垂首一笑:“玉叶……我不会忘了宫里的规矩,你是内务府旗人家的小姑奶奶……你总归,满了二十五岁还要出宫嫁人呢。”

    他这是头一回在私下里喊她“玉叶”,好陌生啊,就仿佛是喊着另外一个人。

    他努力瞧起来轻松不介意,甚至扬起脸来冲着天空笑:“甚至,都不用你等到二十五岁。主子疼你啊,顶多让你熬到二十岁,一定会给你指一门好亲事,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宫当福晋去呢!”

    他缓缓垂下头来:“可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太监,一入深宫,便除非老了、病了、死了之外,便这一辈子都得留在这宫里,当一辈子的奴才!”

    虽然他幸运,能小时候就被挑到御前来,外头没人敢欺负他;如今又到了令主子身边儿,宫里没那么些主子奴才的规矩,反倒大家年纪相近,过得跟一家人似的。

    可是……他跟玉叶的命,总归是两股道儿,总有背身而去的那一天,他明白。

    玉叶听他莫名说到这个便急了:“哎你这人,说这个做什么呀!我刚进宫才一年,今年也才是十六岁。什么二十五岁,什么嫁人,还早着呢!”

    “可是你终究是要走的。”毛团儿站直了身子,目光轻柔落在她面上:“你别担心,其实我一直记着呢。等你到走的那一日,我一定会比所有的人都开心——妞,那才是你自由的人生,跟我永远不同。”

    其实玉叶内心是迷糊的,她觉着自己都没明白自己是想说什么,毛团儿说的话她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不是听懂了……可就是,这样驴唇不对马嘴一般地,她就是听懂了分别,听见了悲伤。

    她原本就堵得慌,这一下子,眼泪疙瘩便都忍不住掉了下来。

    “你说这些干什么啊!你个死毛团儿,狗杂种……谁叫你说这些!你故意报复我的你,你故意惹我伤心,故意叫我哭!”

    毛团儿轻叹一声,上前揽住了她颤抖的肩膀。

    ---题外话---三月的更新走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9》,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9 二卷319异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9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9 二卷319异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