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二卷299

    娴贵妃也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那会子皇上说,‘此番这事儿,必定要一个人去死。娴贵妃你自己告诉朕,你觉着你和秀贵人之间,哪个更该死?’”

    娴贵妃崩溃垂泪:“凤格,你心里明白的,纵然是我叫你办那件事,可是我没叫你做出那样的肚兜来,我也没叫你单独针对了令嫔去!所以那个该死的,本来就该是你……”

    撄.

    听完这一番话,婉兮蹲在窗外,不由得轻颤了起来。

    按照旗俗,旗人最重的刑罚甚至不是死刑,而是圈禁。

    回想康熙朝时,康熙爷活活将废太子圈禁至死;也曾经将十三爷怡贤亲王胤祥险些圈禁疯了。

    都是因为,这圈禁之看似还在朱墙金顶之下,却最为消磨人的意旨去。当真是生不如死,命不由己。

    故此封门的那一刻,她宫里的人都哭了。

    便是毛团儿、献春这样有见识、掌事儿的也都暗自垂泪偿。

    她自己虽然在心下使劲儿鼓励自己,说不过就是一个月嘛,可还是一扭头赶紧奔回寝殿里去,听着那大门上咣咣的钉门声,忍不住趴被摞子上掉了眼泪下来。

    那会子她能想到皇上定然难过。后来解禁之后也曾听得李玉暗暗里透过话儿,说钉门的时候儿,皇上就在如意门那瞅着呢。

    说那天负责钉门的,钉完了门就直接被皇帝发配到裕陵的工地上去了。皇帝的说法是,觉着他们钉门的手艺十分好,那么长的钉子敲进宫门里去,一点不歪,钉子头半点不损宫门的庄严,故此叫他们到裕陵工地上,为皇帝身后的长眠之所去钉墓门去。

    婉兮却着实没想到,那晚皇上竟然还要了凤格的命。

    .

    婉兮心下颤抖得厉害。

    这里终是祭坛之地,如她吓唬娴贵妃所说的那般,这里每一句话都会通达天地的。

    她问到此处,已是不敢再问下去。

    嫘祖母仪天下,是轩辕黄帝的元妃,故此亲蚕之礼都由皇后亲为……可是她自己,终究是妾啊。

    皇上为了她,竟然能做出这些来……她真担心,天地会听见。

    她忙朝天地叩头,心里暗暗祷告:“若要惩罚,便惩罚我吧。”

    .

    语琴瞧着婉兮已经有些乱了,加之今儿这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便忙又燃起线香来。香气顺风飘进窗纸中去。

    娴贵妃身在床帐之内,空间狭仄,不久便昏沉睡去。

    语琴扶着婉兮回到下处,婉兮垂首,半晌无法止住眼泪。

    语琴轻叹一声坐下:“想什么呢,与我说说。”

    婉兮点头:“姐姐,皇上……有时候,好可怕,是不是?”

    语琴哼了一声:“这世上谁没有多个面孔?他是天子,就更是如此。不过你总该庆幸,他用那副凶神的面孔,是对了伤害你的人去,而不是对着你。”

    .

    婉兮抹一把眼泪,回头又抽出三炷线香来,借着灯火点燃了,跪倒在地。

    虽然从前也恨凤格,可是这一刻……还是焚香送她一程吧。

    她回头还会多抄两卷经,待得回宫之前都在这蚕坛里焚了,算是这一世与凤格的这一场孽缘,都化作烟云,随风而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99》,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99 二卷29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99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99 二卷299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