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二卷255

    献春这才松一口气:“主子聪慧。”

    婉兮拍了拍献春的手:“这会子还不值得庆幸,待会儿进了正殿才是考校的开始。你再去看一眼,别叫那人有机会出来惹事。”

    婉兮进了正殿,皇太后已经在“令仪淑德”牌匾下的宝座上坐稳。婉兮再度正式向皇太后行六肃三跪三拜的大礼。

    皇太后眯眼打量这永寿宫的正殿,不由得啧舌:“这永寿宫,从前先帝刚驾崩的时候儿,哀家也住过些日子。可如今瞧着,这永寿宫倒是跟当日,全然不是一个宫了!皇帝如此大费周章,修葺得简直奢靡!”

    皇太后指着正殿左右那两个超过人高的水银玻璃镜子座屏去:“便是这两个镜子,一向也只有太和殿和乾清宫,还有哀家的慈宁宫正殿才用得,你这殿内倒是先摆上两个了!偿”

    婉兮轻叹一声,悠然垂首:“回皇太后,它们虽然是两个水银玻璃镜子,可是摆在这殿内,功用仍旧还是两个影壁……”

    还是个影壁,便还是大门前石影壁的说辞。总归婉兮掐的是时间:是先有这些,后头才有她进封的。总归从面儿上,她不落皇太后口实就是撄。

    .

    “也罢,哀家便不跟你说这些石头的、玻璃的影壁了!”皇太后便也懒得再费口舌,直接吩咐安寿:“拿上来!”

    婉兮便急忙回头望过去,只见安寿手上捧上个方方正正的物件儿来。物件儿上头有个罩子,安寿将那罩子哗啦撤掉,露出里头的玻璃匣子来。

    婉兮一眼便看清了那玻璃匣子里头的肚兜,她的心下便是咯噔一声!

    水绿,正是她在刚进封贵人的时候,在外人面前最常穿的颜色。每次去皇后宫里请安,她大多穿的都是这个颜色。

    而那肚兜上刺绣的纹样:蔓草,便正好是她名字里“清扬婉兮”的出处!

    若此,这肚兜便是摆明了与她的关联去!

    这便又是摆明了有人借此来陷害她!

    这一回,又是谁?

    是与那病同一个人,还是另外有人借台唱戏?

    .

    婉兮心下燃起火来,却急忙垂下头去,不叫外人看见了她的神色去。

    怪不得皇太后会一改这几年的规矩,这般明火执仗地直接驾临她的永寿宫。

    皇太后明知道永寿宫就在养心殿后头,这点子动静一定会被皇帝知道,却也还是敢这样大张旗鼓地来!

    ——便都因为,皇太后已经手掐着“实证”!

    婉兮只警告自己,此时务必冷静,千万不能自乱了阵脚。否则若有一个字不慎,这件事便更坐实了在她头上去。

    那匣子掀开盖头,皇太后便眯眼打量婉兮。只是却没见婉兮有什么特殊的,这便哼了一声:“令嫔,你抬头瞧瞧这玻璃匣子里的物件儿。你可认得?”

    .

    婉兮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脸上平静,面色丝毫未变,眼睛中只带着好奇。

    她打量了一眼,便不由得挑眉:“这不是……女衣裳里内里衬着的小衣么?都是贴身之物,怎这样拿出来了?”

    皇太后冷哼一声:“你只需回答哀家:你认不认得这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5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55 二卷25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5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55 二卷255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