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 二卷236

    今儿的生辰得着这样的消息,婉兮自是比得了任何生辰贺礼都欢喜。

    毛团儿还眨眼:“听闻……这个消息其实早就进了京了。只是特地等到今天才送进宫里来的。”

    婉兮微微一怔,便也垂首笑了,背过身儿去撵人:“滚!”

    毛团儿连忙打千儿,看似告退,却故意瞟着婉兮乐:“主子这一声‘滚’,越发有皇上的神韵了。当年皇上骂奴才,也是这么骂的!”

    婉兮脸红过耳:“你没完了是么?甭以为我好性儿,回头叫拖到慎刑司打二十板子去,事由是‘多嘴’!”

    毛团儿又笑:“主子疼奴才……奴才要是被拖进慎刑司去了,那皇上叫人送回来的贺礼,奴才可该什么时候儿才能给主子呢?若错过了今儿这正日子,主子还不失望了?偿”

    婉兮登时扭身回来,一双眼忍不住晶亮起来:“真的有?”

    心下都免不住怀疑,怎么可能当真送了礼来呢?别说这山高水远的,沿途驿递都不容易,更何况要借由这驿递给传回来的话,朝臣连同后宫便都是瞒不住的。

    皇上向来不会做这样的鲁莽之事才对。

    毛团儿眨眨眼:“当真有……”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匣,递给婉兮。

    婉兮接过来看。玉匣甚小,不过指头粗细。

    婉兮瞟了毛团儿一眼,便又背过身儿去,将那玉匣给打开来——

    里头却是一截骨头。笔管一般的模样,中空的。

    婉兮将那骨头取出来,举在头顶,对着日头看。瞧见了那骨头壁上凿出小小的圆洞来。

    婉兮面上便浮起笑意来,她想起来这是什么了。

    ——是骨哨。

    .

    第一回秋狝,她曾扮作鹿人,手里就曾被分配过两个小哨子。鹿人就是用这两个哨子分别扮呦呦鹿鸣,吸引鹿群;另一个则用于与猎人们联络。

    婉兮心下哗啦一亮:难不成这个哨子就是帮助皇帝猎获头鹿的那枚哨子么?

    若当真是那枚帮助皇上猎获公鹿的哨子,自然意义非凡!

    婉兮心下欢喜,对着嘴吹了好几下。可是发出的却不是她熟悉的那呦呦鹿鸣之声。

    婉兮转念又一想,当年猎人们告诉过她,用来模仿鹿鸣的骨头哨子是用鹰的腿骨做的;皇上的还更特别一些,是用海东青的腿骨做的。

    这骨头……好像不是那个气味儿。

    婉兮便去扣那小玉匣子,终于在匣子的边角处伏贴着一根毛儿……婉兮拈出来瞧,又因这玉匣子不串味儿,故此婉兮看了一刻便也认出来了。

    不是鹰骨哨,是鹿骨!

    而且从这中空管状的尺寸来看,极有可能就是皇上要制作鹿角椅的那架鹿角上的一截儿!

    皇帝的心意自是不言而明,婉兮欢喜得在廊庑下都蹦了起来。

    他虽然隔着这样远,虽然已有做成鹿角椅的大喜事去,可是他却未曾忘记她,早远远地将这喜悦寄托了来,叫她在生辰这一天最近地触摸到。

    婉兮抱着鹿骨哨子,轻轻闭上眼。皇上虽然远在围场,可是这一刻她却仿佛可以经由这枚含义特别的哨子,与皇上相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6》,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6 二卷23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6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6 二卷236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