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 二卷233

    话说到此处,陈贵人便不多置喙了。

    她只岔开话题去,与婉兮说着玉函。

    “玉函虽然从前是伺候仪嫔黄氏的,但是终究也在我永和宫里好些年,如今到你宫里伺候,可还妥帖?”

    婉兮便含笑道:“陈姐姐宫里出去的人,自然是个个都最妥帖的。玉函虽说刚到我身边去没多久,可却如献春一样,竟像是跟了我多年的人一般。寻常我想着什么,不必我说出来,她便已抢先做了。如今在我宫里,很分了献春一份辛劳去。”

    陈贵人便也含笑点头:“宫里的女子啊,除了到了年纪出宫的,或者是不得用而退回内务府的,总归都是从这个宫里到那个宫去,或者又从那个宫里回到这个宫里来。纵然轮转得如流水一般,可这后宫里却也终归都只是那么几个固定的营盘。”

    婉兮心有所动,自是点头:“难得她们从一个宫到另一个宫的时候儿,心从前一个主子那儿拔出来,还能顺顺当当给了下一个主子去。偿”

    .

    婉兮在永和宫里盘桓了大半天,用过晚饭才告辞出来。

    走进长街时,天已是晚了。

    暮色浓重,遮天蔽地,可是天上偏还留着那么一块亮闪闪的霞光去。如一匹闪光的缎子,在黑色的衬底儿之上,闪闪发亮。

    只是那霞光,却终究已是强弩之末,怎么也无法照亮这天地去了。

    婉兮经陈贵人说了这一整天的话,心下已是松快多了。不过陈贵人话中许多并未点透的话外之音,这一刻倒也浮上婉兮心头,叫她思量。

    献春不由得问:“主子想什么呢?”

    婉兮摆了摆衣袖:“这回的事儿,总归要有里应外合。一来可能是我在外头摸了什么、碰了什么没经意;要么就是咱们宫里有人不干净。外头倒是无所谓了,我总归不容得我身边有这样与我有二心的。”

    献春忙躬身请罪:“奴才蒙主子信任,在宫里掌事儿的,下头的人有错,自首先是奴才办事不周。”

    “你不必自责,我也自不会因为这事儿便胡乱猜疑乐你去。”婉兮攥住献春的手:“人心万端,又岂是你一句‘掌事儿’便能都拿捏的全的?便是皇上,这朝堂上那样多人,每日里三呼万岁,可是却又有几个心眼儿里却当真肯与君一心的?”

    “多谢主子体谅,奴才更觉汗颜。”献春轻叹一声:“若当真咱们宫里是有不干净的,都不能不承认,那背后的人于这事儿上选的时机可真是好:正好是主子乍然进封嫔位,宫里呼啦一下子进了这么多人,又是女子,又是太监,还另外有水上、灯火上的妈妈;偏又诸事繁杂,叫咱们就算存着提防的心,却也都来不及将那些人一个一个都瞧得清清楚楚去。”

    “这回幸亏主子大好了,咱们正好放开手脚,将这些人细细地查明白了。”

    婉兮抬眸望向夜空去。

    “陈贵人提点得对,我这回只要知道是谁害我就行,却不必再那样心急着报仇乐去。天道昭彰,总有报应,我总归耐下心来,等着她报应之日的到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3》,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3 二卷23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3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3 二卷23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