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 二卷169情怯

    玻璃是透明的,能叫窗子上宛若无物,故此才这么金贵。可是玻璃纵然是透明的,却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故此她此时虽然能那么清楚地瞧见四爷,却也事实上还是被真真切切地与他隔开了的。

    这样近,这样真楚,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着。可事实上,纵然伸手,能摸着的却也只是那层如冰似玉的玻璃罢了撄。

    婉兮深吸一口气,努力地朝着窗外眨眼微笑:“奴才谢皇上!”

    叫她放心的是,皇上颈子上、手上皆无异样。那便更加证明,皇上并未染上这病。

    “皇上放心,奴才已然知道了是什么病,也找到了医治的法子。奴才只是需要一点光景,需要一个避开人眼去的僻静的地方,皇上只要给奴才这样一个恩典就够了。”

    “奴才身子的根基本来就好,这些年了也没什么病灾,故此奴才兴许只需去一两个月,便能大好了。爷早些给奴才这个恩典,奴才便早些去将养,便也能早些回来。”

    “好!”皇帝在窗前高高立定:“只要你提,爷自都应允了你去。只有一宗,你必得也应允了爷去。唯有如此,爷才去为你下这个令。”

    婉兮隔着窗子,也贪婪地望住皇帝。

    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几个月才能将病养好了,故此她现下便要多看他一眼去,然后深深刻印在心上,作为未来几个月相思难熬时的解药。

    “爷说就是。偿”

    皇帝扬头深深吸一口气。

    “让爷进去,看看你。”

    .

    此前婉兮一直忍着泪,甚至隔着玻璃窗,还要努力叫皇帝看见她面巾之下隐约的笑意。

    她故意将殿内只燃一根蜡烛,让灯捻燃了那么长都不铰断,故意叫烛光昏暗下来,就是为了不想叫皇帝透过玻璃窗看见她的真实情状。

    这一刻她终是明白了慧贤皇贵妃临终前那一刻的心情。

    是真的宁愿立即死去,也不想叫他看见她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

    当听见皇帝这样一句话,她的泪终是忍不住,泉涌一般流淌下来。

    她又如何不想见皇帝,如何不想投入他的怀中,将自己的委屈、自己的担心都诉说出来?可是这一刻她不敢打开这扇门,不敢被他看见啊!

    “皇上!奴才求皇上,万勿如此。”

    皇帝隔着花窗上的玻璃,凝视着这样的她,却笑了,柔声说:“你怕什么呢,嗯?如汉代的李夫人,怕汉武帝看见了她花颜残损,便将这一生曾经给她的情分都抛却了么?”

    “李夫人有那样的恐惧,自是可以理解,终究她是歌女出身,在帝王身畔也只是以色侍人。可是九儿你呢,你何尝只是凭姿色打动爷的?爷对你的情分,也从不因为你的相貌、歌喉。”

    皇帝说到这儿,忍不住想起东巡那回在草原深处练兵,她在水边儿唱起的那首情歌。

    彼时他觉得清灵动人,却并非因为她歌喉如天籁,只是因为那是她唱的。

    便如她那手绣出来一坨的熊瞎子,歪歪趴趴在盘子里的饽饽……原本都算不上好的,可只要是她的,他就都爱进心坎儿里去。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这个人而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69》,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69 二卷169情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69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69 二卷169情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