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 二卷134居心

    皇后的那一席话,也终究还是在婉兮心口上压了一块大石,便连吸气都是沉重的。

    婉兮拨了拨袖子上的滚边,轻叹一声:“皇后主子是提醒我,皇嗣为重。虽然我刚刚进封,可是皇上为了两位阿哥种痘,便也顾不上我了。话里话外,自是要叫我明白:我在皇上心里,自是比不上皇嗣要紧的。”

    献春仰首细思:“依奴才看,这话也没错。主子在皇上心中自是要紧的,不过主子该也不会非要去与皇嗣相比……主子说呢?”

    婉兮这才垂首一笑:“献春你最懂我。这后宫里的人心,自然是都爱攀比,可是哪儿有逮着谁就非要跟谁比的呢?我若当真要去与皇嗣的性命相比,那我才刚进宫那会子,就真的是在顺贞门的门槛上摔傻了。”

    献春放心点头:“主子没钻那个牛角尖儿,奴才便放心了。主子刚进封这才几个月,将来的日子还长着,若这一会子的寂寞都熬不住,将来便更不容易了。撄”

    婉兮感念点头:“你说得对。皇后方才跟我说的也是这个。她说后宫里每个人都曾经是新人过,可是每个新人也终究都会变成了旧人。故此宫中寂寞才是恒久的主题……她是提醒我,我虽才进封几个月,却也有可能已是新鲜劲儿过了,是到了失宠的时候儿了。”

    献春都恼得一跺脚:“皇后她怎在这个时候说这个!当真是希望每个都失宠了去吧!偿”

    婉兮撑着额角,掀开轿帘望外头两道红墙夹起来的那一带夜空。

    “献春,已是四月了,我这暖轿也闷气了,该换成肩舆。”

    献春忙施礼:“主子提醒的是,是奴才忘了。今儿回去便办。”

    婉兮点点头:“时节变幻,便如新旧交替,是这世上恒久不变的主题。所以皇后的话听起来似乎也没什么错。这宫里永远都是新人换旧人,人心便也都是喜新厌旧的吧?”

    “可是献春,你说这世上当真就没有什么长久不变的么?”

    献春也垂首沉思半晌,方才道:“若叫奴才说,自然是有的。便以奴才自己来说,虽然是进宫来了这十多年,可是回头想想,这心下喜欢的吃食、想念的物件儿、记挂过的人,却这些年都没变过。”

    “即便再是人心易改,再是新旧交替,却未必新的总比旧的好。主子说呢?”

    .

    五月,圆明园终于传来了好消息:五阿哥永琪、六阿哥永瑢都“送圣”成功,逃过了痘症的威胁。

    还有一个消息一同传来,那便是纯贵妃又遇喜。

    对此后宫上下表现出来的虽然都是一片喜气,可是终究儿子是人家的儿子,生死仿佛也都轮不到自己悲喜;更何况纯贵妃又遇喜,就更是叫后宫诸人没什么好欢喜的了。

    尘埃落定,后宫诸人唯一欢喜的是将皇帝给盼回来了。

    按着嫡庶,皇帝回来当天的晚膳命摆在皇后的长春宫了。

    毛团儿从养心殿那边得着消息,回来便跟婉兮讨赏。

    婉兮才不理他,哼了一声:“你倒是拿什么来跟我讨赏?”

    ---题外话---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34》,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34 二卷134居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34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34 二卷134居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