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 446外戚

    皇太后吸着烟,瞄了安寿一眼。

    都说皇家的外戚,却不是任何嫔妃的母家都是外戚,不是每个嫔妃的爹都敢自称国丈、兄弟都敢自称国舅了去。如今的外戚,正格儿唯有两家:皇太后的母家、皇后的母家。

    大清立朝以来,都严格限制外戚地位。尤其是弘历通读前代历史,更是从中汲取教训,对嫔妃母家一向谨身划分划分君臣之格,明示“凡嫔妃之家尚不得成为戚畹。”

    故此提到外戚,皇太后也不过只在心下与皇后母家一家暗暗比较罢了。即便如贵妃母家高家一家都在朝受重用,他们却也终究只是包衣出身,算不上外戚。

    故此傅家出了什么事儿,不用旁人透进消息来,皇太后的母家早就已经设法通了风进来。

    只是皇帝登基之初就曾下过严旨,禁止太监和官女子向皇太后传宫外的消息,故此皇太后此时只是静静抽着烟袋,故作不知偿。

    “是怎么了?”

    .

    耿氏瞄瞄在场的内廷主位们,不好说话,起身只是行礼:“咳,老主子千万别把奴才的话当一回事。奴才也是年纪大了,这说话有时候儿嘴上都没有把门儿的。”

    “皇后主子母家的事,也是我这当奴才的该随便说起的?真是回去要抽自己几个嘴巴。”

    舒嫔瞟了耿氏一眼,便也起身走过来,跪倒在皇太后面前:“妾身祖母妄议皇后主子家事,自该责罚。只是祖母年事已高,妾身愿代祖母受罚。”

    耿氏与皇太后最好,这后宫是都知道的。娴妃便第一个笑着起身走过来:“哎呀,耿格格,您老这么说便外道了。咱们是不该妄议皇后主子,可是皇后的母家不仅仅是皇后的母家,那也首先是咱们大清的臣子!”

    “臣子家有事,又岂敢瞒着主子?再说主子们关注车子家的事,又何尝不是恩典呢?”

    娴妃想去拉起舒嫔,兰襟却是微微避开。还是皇太后笑着叫:“兰襟啊,瞧瞧,你这么小的年纪却是这样懂事,真是招人疼。安寿,还不过去将你舒主子给扶起来去。”

    舒嫔这才起身,太后索性一把就给拉到怀里去了,跟冲着孙女儿一般的叫坐在自己身边儿。

    耿氏瞧着自然欣慰。

    娴妃略有些尴尬,悄然又看了耿氏一眼,这便福身:“耿格格来了,陪着皇太后说话儿。我们这些小的在近前反倒叫皇太后和耿格格耳边聒噪了。那媳妇儿看,我们这帮家雀儿还是早早退下的好,也免扰了两位老祖宗的兴致去。”

    皇太后便笑了:“嗯,果然是一群家雀儿。叫我都以为这房上的雀替啊、雀网子啊都坏了呢,怎么就飞进来这么一大帮!”

    一时说说笑笑,一众嫔妃见娴妃请退,便也自然都跟着起身告退。

    耿氏也起身一一行礼送过各位内廷主位,嫔妃们自然都给亲手扶起来,说了不少好听的话。

    按说舒嫔身为耿氏的孙女儿,这会儿是可以留下的,况且皇太后还亲自捉着她的手呢。

    可是她垂首静静思量,还是跟着起身告辞:“姐姐们都去了,妾身便也自该同去。”

    皇太后微微点头:“难得你年纪小,却甚知进退。好孩子,便一并去吧。”

    ---题外话---咯咯儿…………闻鸡起舞啦!谁还睡懒觉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46》,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46 446外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46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46 446外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