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 413问准

    堂堂天子,竟然就在这宫墙夹道里,借着暮色遮掩,迫着一个官女子承接了他的迫切。

    哪儿还像个天子呀,简直就像,就像……从前在家里头,听丫头二妞说起,说那年五妞还没进宫引见的时候儿,跟村里一个小子偷偷地好上了。五妞去引见前的那个晚上,两个人在村里私会,两人那是抱头痛哭,哭到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二妞恰好打那过,不小心瞧见那小子把五妞给亲了。那时候二妞年纪还小,回来只纳闷儿地跟她嘀咕,说那小子在“啃”五妞,还问是不是被什么邪祟给附了身了。

    只有乡间情窦初开的丫头小子能干出来的事儿,此时在这紫禁城里,堂堂天子竟也干出来了撄。

    许是想起了那事儿,她一边承受着他的袭掠,一边却是想笑。

    她这样,整个身子便都是软的,牙关也没了半点防护,倒叫他恣意来回,勾连自如。

    她一这般,他便又如含着了满口蜜糖,外兼海棠果的微酸,不由得情动难平,伸手一把穿进大氅,扣住了她的小腰。

    “……红还有几天会走,嗯?偿”

    .

    婉兮还以为这事儿是自己的秘密呢,哪儿想到原来人家都知道!

    女孩儿家谁说到这事儿不害羞呀,她满脸通红盯了他半晌,才娇俏跺脚:“是归爷爷!我,我找他算账去!”

    皇帝便也笑了:“算账随你,别出人命,便都由着你去。只是你别以为用这个就能躲过了爷的问话……给爷回话,你素常是几天才走利索?”

    婉兮深深垂下头去,恨不能将头锁进那紫貂大氅的脖腔儿里去。

    “大约,至少得七天。”

    她那个来得不是很稳定,却来一回就延宕好些天不走。她很是不耐烦呢,故此有的月份就算不来,她还原本挺高兴的,故此也很少与娘亲说起。

    皇帝微微一算,便笑了:“今儿正是七天尾。”

    婉兮哪里还用问他问这个作甚?便更是羞得恨不得将自己也埋到地底下去,只悄然道:“爷……噤声。”

    皇帝便笑:“可还疼?”

    婉兮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原本是疼,可是奴才自己想法子给焐过来了。今儿已经松快多了,不疼了。”

    她的独家法宝便是那些黑蛋儿,一个个热乎乎抵在肚子上,帮她缓解了不少。

    她虽说是官女子,没资格跟主子们似的有精美的手炉,也捞不着梅花香饼子,不过她一样有法子将自己照顾得妥妥帖帖的。

    故此在官女子与内廷主位两种身份之间,她倒当真没那么羡慕后者。

    当官女子,也总有当官女子的自在,是主位们都比不了的自在。

    远处轻咳一声,是李玉回来了。

    实则李玉回来半天了,都在门洞那儿躲着呢。

    这不过是心照不宣,婉兮便红了脸,忙半侧了身,将自己藏在皇帝身后去。

    皇帝便又笑了,也不回头,只背身儿向后伸手:“李玉,原地站住,不许绕过来。只将瓯子递进朕手里就是了。”

    李玉一惊,垂眸看自己站的地方。

    是距离皇上已不远了,可是那距离还是超过他臂长的。他若遵旨就立在这儿,就没法儿将瓯子递进皇上手里了啊!

    李玉也灵活,索性噗通往地上一趴,借着整个身高做桥,终于将瓯子成功递过去了。

    ---题外话---还有~~谢谢蓝的大红包+月票,锦的588、1534-96802的两个188、zhaolin1997的18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13》,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13 413问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13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13 413问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