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252懂的

    皇帝哼了一声:“你且安心,爷叫毛团儿瞄着呢。他既没来,长春宫里就还没散。”

    婉兮心下一跳。

    他已捉着她的小手,绕着她的指头玩儿。

    “爷问你,可记恨舒嫔?”

    婉兮轻轻垂首:“有,但没有‘那人’希望的那么深。撄”

    “那人?”皇帝转眸来瞧她,悠闲地问:“……谁呀?”

    婉兮咬咬嘴唇:“在后头传扬消息、等着渔翁得利的人。偿”

    皇帝便无声笑了,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怎瞧出来的?”

    婉兮深吸口气:“终究,舒主子进宫的光景尚短,当初九爷救我的那些事,她本不该知道。定是有人故意散播了叫她知晓,那人就是希望我跟舒主子两败俱伤,她好坐收渔利。”

    皇帝轻轻眯起眼来:“那你方才,不觉着委屈么?”

    婉兮深吸口气:“委屈,也不算委屈——那镯子本来就是九爷的,九爷也的确为了我而委屈了兰佩福晋……这样说来,我也不算全然无辜。我能明白舒主子的心情,即便是被她责骂几句,又不会掉块肉,也能叫我心下好过些。”

    “况且我若连那一点子委屈都受不得,那岂不是更称背后那人的心?我又不是她家的戏子,我凭什么要按着她设计的戏码去演戏?舒主子也是年纪小,做事直接而不多想,我总归比舒主子还大一岁,我便不能叫人这么设计了去!”

    “说得好!”皇帝坐直,眯眼凝视她:“所以朕并未重责于她。”

    婉兮轻吸口气,垂首也是轻轻点头:“爷做得对,实则爷来之前,我也在尽力与舒主子和缓,并不想与她说僵了。若爷大责于她,那她心下必定从此恨死奴才了。”

    婉兮轻轻扬起头,闭上眼,感受阳光的暖意:“在这宫里,奴才也渐渐懂得一个道理:虽不怕被算计,可是也不能轻易树敌。这宫里的人,纵然不能都成为如陆姐姐那般的姐妹,可也不一定都当成敌人。只要她不是敌人,能在中间守着中立,那就够了。”

    婉兮说着妙眸一转,瞟向皇帝:“还是爷高明,时时刻刻提醒她诗词传家、幽兰风骨。舒主子也是个自珍自重的人,爷那些话她都听进去了,便是日后再看我不顺眼,却也不会暗中下绊儿了。”

    皇帝这才点头,拍拍婉兮的手:“爷没说笑,正格的,你渍好了海棠的果子,你告诉爷,爷跟你们一处尝。”

    婉兮歪头瞧着皇帝笑:“奴才之前想与舒主子缓和关系,却没找到什么法子,却叫爷一句‘耿藩旧主’给牵连上了。奴才还是极年幼时偶然听得长辈说起过这件旧事,却没成想爷却是知道的……那奴才便忍不住问一句:关于奴才家的事,爷还知道多少?”

    皇帝日理万机,这天下多少的事都堆在他案头、心上。可他竟然还能腾出工夫来去查她家的这些旧事……她心下觉得暖。

    皇帝扬眉一笑:“哼~,总归比你多就是。”

    他站起身来,轻轻拍她的肩:“你知道的,爷都知道;你不知道的,爷也知道。”

    婉兮登时好奇:“那爷说给我听!”

    他却扬眉:“那么多,一时哪里说得完。不如你答应留下来,爷用一辈子,慢慢讲给你听~”

    ---题外话---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52》,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52 252懂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52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52 252懂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