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235冷弃

    婉兮这回也是第一回眼睁睁看见一个女子受凉的惨烈之事,心下还是难免难过。她只捉着皇帝的衣袖哀哀道:“她可会有事?”

    皇帝轻哼一声:“这你倒放心,她未伤你性命,那她就也还罪不至死。我已吩咐园子里值守的御医,好生调理,但凡用什么药,直接禀明御药房去用就是。其余一应用度,都尽着她,自有把握将她养好了。”

    只是四肢身子可以养好,那某一处,是再好不了的了。

    他的语气这般坚定,倒叫婉兮心下更是愧疚:“……皇上原本那样宠爱她。都说君子上不夺人所爱,我这又算什么呢,竟叫皇上做了这样的事。”

    他抬手啪地打她手背一记,止住她自哀:“此处说什么‘君子不夺人所爱’,不恰当!”

    婉兮脸上还挂着泪珠儿呢,不得不吐了吐舌偿。

    他这才笑了,哼了一声:“既愧疚朕失了一个宠妃……那就还给朕一个‘更为宠爱的妃子’来!”

    “嗯?”婉兮一时怔住。

    皇帝反倒大笑,无奈地盯着她摇头:“真不明白?”

    婉兮心下一个翻涌,已是羞得脸如火烧,急忙垂下头去。

    .

    翌日皇帝便下旨,说既然李朝使团朝见已毕,圣驾这便还宫。

    旨意中说,怡嫔落水受寒,不宜车马劳动,便继续留在园子里养伤。

    消息一传来,嘉妃不由得喜上眉梢;怡嫔处,便哭着喊着要求见皇上。

    圣驾还宫,那一个嫔御还单独留在园子里什么劲儿?没有皇帝,这园子里的景致再美,又与冷宫何异?

    况且皇帝之前已经透过话儿,金秋将赴木兰围场,一个来回至少要几个月,那么距离他下次再驻跸园子,怕要排到一年之后去了。

    一年见不到皇帝,谁还敢保证自己不早就被皇帝给忘了?

    .

    怡嫔自己无法起身,便用尽了法子送各种物件儿去“九洲清晏”,以为求情。那种种物件儿都是她自以为的“旧物”,件件儿上都有她觉着值得流连的故事。

    只是皇帝并无所动,竟未来看她。

    眼见此时便是圣驾回銮之期,怡嫔不得不祭出最后的绝招——叫手下太监去给皇帝送了条帕子。

    帕子上,是她咬破手指写下的血书。

    此举奏效,傍晚时分,皇帝终于还是来了。怡嫔喜不自胜,纵然还伏在病榻之上,可也小心打扮了一番。

    皇帝进殿,便叫一干人等都到殿外伺候。皇帝坐在她榻边,垂眸细细打量她病中容颜。

    她这样出身的女子,“弱”与“病”本也是一种娇态,更易惹男子怜惜之情。她羽睫轻垂,气息娇微,如风中幼花。

    扯住皇帝衣袖,她声息细软地恳求:“皇上就是妾身的命……皇上若将妾身舍弃在这园子里,妾身情愿就这么死了,化作一缕香魂也要追随皇上銮驾而去。”

    皇帝淡淡点头:“朕明白你不愿意一个人留在园子里。可是一来你需要将养,二来朕进封你之前,你原本也是在这园子里承应,朕想叫你留在这园子里养病,对你才是最好。”

    “可是妾身不愿意……”她青丝半垂,逶迤香枕,轻伏在皇帝手边:“妾身自从遇见了皇上,妾身便一日都不想离开皇上。妾身求皇上开恩,带妾身一同回宫吧。”

    ---题外话---还有~~有亲问什么时候在一起,咳咳,这不一直在一起呢么,而且未来还有那么一辈子都在一起呢;如果是着急侍寝,那个大家觉着这个时候就侍寝,真的好么?安啦,该侍寝是一定侍寝的,不过需要自自然然的来。皇帝难得对一个女子肯先等她的心,这多不容易啊。况且这个过程里,该有的亲昵都会一点点来的,这些积累起来,其实比就那么“一下儿”不更有味道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5 235冷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5 235冷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