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225认错

    她惊喜太过,又一时不敢猜他心意,只得明知故问:“爷这又是作甚?”

    他托起她的腕,状甚认真地观赏:“或者叫‘剪不断,理还乱’,或者是‘藕断丝连’。”

    婉兮险些呛着:“爷在说谁?”

    难道又说她和九爷?

    他抬眼,哼了一声:“说爷自己!你生气了,大喊恨爷,扭头就跑了。可怜爷还得自己给你画图样、还要亲为监工……撄”

    婉兮心下无可抑止地涌起温暖。

    这些日子来,她看在眼里、听进耳朵里的,都是他如何如何独宠怡嫔,都是他为了怡嫔不惜与皇太后顶撞,不理整个后宫……可是外人看不见、听不到之处,却还藏着这样一双软镯偿。

    她心下涌撞,伸手仔细摩挲镯上纹样。

    那葫芦,她懂,是他曾经与她最初的缘定。

    那一眼的缘分既定,便连绵无尽,永不到头。

    .

    看她垂眸出神的模样,他便也无声微笑,拍拍她的手腕,将两只软镯合并在她左边手腕上。

    “这手镯已然这样,你自不必还给他了。你既喜欢,便日日戴着吧,爷不再为此与你闹意气就是。只是你好歹也给爷再空出一边手腕来,否则将来爷给你的,你又往哪儿套?”

    他那话说得,快赶上诸葛孔明的空城计了,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婉兮不由得莞尔,“小奴儿记着,御花园里有一块奇石,仿佛名曰‘诸葛孔明拜斗”,四爷可喜欢那石头?”

    皇帝扬扬眉:“你又想跟爷动什么心眼儿,嗯?”

    婉兮垂首扑哧儿一笑,忙摇头:“没有啊。”

    他盯着她:“便再没什么想跟爷说的了?”

    婉兮悄然吐一口气,垂下头来:“爷既然原本如此宽宏大量,又为何将原本好端端的手镯给砸了?”

    “哼!”他矜持起来,高高扬起下颌:“爷做事不需向任何人解释,爷想砸就砸!”

    瞧,才还说的好好的,这又变脸了。

    婉兮垂首小声道:“我原本是生爷的气,可是现今忖着,反倒松了口气。从前这手镯套在腕上撸不下来,我心下总不安稳。叫爷一下子给砸了,我虽说想不通,可也倒解了那个套儿。”

    她瞟一眼他:“从这一层上说起来,我倒要向爷致歉。那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生了爷的气,还说了不应当说的话,爷千万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别再记恨小奴儿了。可好?”

    他微笑,却忍不住咬牙:“嗯哼,你不用跟爷强调‘大人不计小人过’,爷知道你‘年幼’,爷不欺负小孩儿就是。”

    因这断镯再续,婉兮心下敞亮了许多,便暂时抛开对怡嫔的恼恨。

    “只是可惜,这镯子经爷这样一改造,倒不能用了。我原本想将原本那玉镯送给兰佩福晋……”

    皇帝哼了一声:“爷再给你另外预备一对就是!这对,你得留着!”

    婉兮垂首轻抚玉镯:“……爷,时辰不短了,我真得回去了。”

    这么多时辰了,就是几十条络子都打得了。她可不想再多惹一个嘉妃起疑心。

    皇帝只得点头,却还是握了握她的手,沉声道:“实则,你方才又错了一事:你道怡嫔身在嫔位,便是奉册宝佐内治;可其实你说早了。朕只赐封她为嫔,却尚未行册封礼,所以她没有册,也没有宝,便没有佐内治之权。她责罚你,便是有罪。”

    婉兮愣了下:“昂?”

    他却神秘一笑:“你安心去吧~”

    ---题外话---还有。谢谢hrr282018057、素痕、18361277279的鲜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5 225认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5 225认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