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120通明

    请的时辰总是有限,婉兮再坐一刻就起身告辞。

    语琴舍不得,便迭声还是念叨着手焐子。婉兮只得拍拍语琴的手:“姐姐放心,我的针线虽然看不得,不过若得了合适的皮子,我自己套上块布料,还是能缝出个手闷子来的。”

    语琴便一笑:“那我从内务府刚送来的毛衣裳上拆下一块来给你!”

    婉兮连忙拦住:“可使不得!那些大毛、小毛的衣裳是供姐姐冬日御寒用的,也都有定数,拆了就没的补了。冬至元旦,宫中节项尤多,姐姐还要靠它们出门。我自己想办法就是,姐姐安心。”

    .

    直到这日天黑,婉兮上了炕褪下衣裳,才将袖口里藏的物事拿出来偿。

    是个布包,包里头首先掉出来的是一块皮子。那皮子一摊开便是毛色如雪,润泽光亮,没有杂毛……叫人忍不住想着今儿那红墙长街里的雪。

    婉兮心下便是激灵一跳,认得应是银鼠皮。银鼠皮是昂贵的小毛细皮,皮板绵软灵活,起伏自如,很合做个手焐子。若做成一对手闷子,还需将整张皮铰开,反倒是糟践了。

    她这颗心便摁不住,一时间在这灯下起起伏伏。

    咬住嘴唇再去看布包里另外一样物事,却是叫她惊愕:竟然是她最初绣的那幅熊瞎子!

    她将绣片拿起来翻翻覆覆地看,一时倒不明白那个人这又是何意。

    是生了她的气,便将她绣过的物件儿都掷了回来,算是恩断义绝?

    她抖了抖包袱皮儿,又从里面掉出个黄签儿来。类似养心殿交造办处做物件儿时候的那种黄签儿,上头朱笔写:“绣褡裢一个,拴在腰上用的。”

    婉兮脸上腾地就热了——还好是褡裢,不是荷包。可是为什么却还是要拴在腰上用的?

    .

    已是到了熄灯的时辰,守灯火的妈妈里已经来催过几回了,婉兮只得吹熄了灯,瞪着眼躺下来。

    为什么是褡裢而不是荷包?小褡裢和荷包两种物件儿不断在她眼前飘来晃去。她使劲闭了闭眼,不要再想了,可是脑海中却还是不由自主浮现起——傅恒腰上那已经不见了的荷包。

    她霍地坐起来,额头上不觉一头的冷汗。

    转头望窗外,清月照银雪,没有灯却还是一片通明瓦亮。

    她咬咬嘴唇,手指攥住那绣片,心下已是隐约懂了。

    四爷……

    她在心底轻轻唤一声,却最终只能还是摇了摇头,赶紧躺下,用被子蒙住了头。

    .

    次日傅恒来,算算日子,他已有大半月没来。

    他推门进来,已是穿了猞猁狲皮的端罩,头上换了薰貂的暖帽。纵然冬日,整个人也不见抖索,反倒更添雍容华贵之气。

    婉兮便调皮地扬眉:“哟,哪儿窜出来个大毛耗子?猫儿呢?快来抓耗子!”

    傅恒赶紧上前抱拳:“妹妹这是生我的气了。我怎敢忘了妹妹?我这些日子没来,是去寰丘预备斋宫一应事体,以备皇上冬至祭天之用。”

    婉兮便不觉叹息:“是啊,一转眼已是冬至了。过了冬至,这一年便也过完了。”

    ---题外话---稍后第二更~

    谢谢上善冰心的红包;

    12张:cathy;

    9张:q_llhf7oty;

    6张:13881917146、15932534277;

    3张:qq用户667C、q_7hfe4q7;

    1张:hgfq60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20》,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20 120通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20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20 120通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