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116配殿

    凤格脸上一红一白,低低垂首大气都不敢出:“妾身能有今天,都是娴娘娘举荐才能蒙圣恩,妾身铭记五内,誓不敢忘!”

    “哟,你这称呼改得倒快。”娴妃含着半抹笑,一双细眼瞟住凤格:“本宫原本还担心,你在本宫面前‘奴才’、‘奴才’的自称惯了,倒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却不成想,你自己这么快就改成‘妾身’了。”

    凤格暗暗咬住嘴唇,只能深深垂首:“宫里的规矩不敢乱。撄”

    娴妃哼了一声:“说得好。你终究是本宫位下学规矩女子出身,你讲规矩,便也都是本宫教出来的。”

    娴妃扭头吩咐塔娜:“贵人位下该有几个女子伺候啊?”

    塔娜忙道:“回主子,四名。两名殿内伺候,两名粗使。”

    娴妃垂首拨了拨指甲套:“粗使的本宫便不管了,叫内务府挑人便罢。给秀贵人身边使唤的,便叫扎青和费馨过去伺候吧。”

    凤格心下一晃,忙又行礼:“扎青和费馨都是娴主子身边伺候的得力的人,妾身岂敢掠去自用?”

    娴妃无声一笑:“你是想等你玛父从内务府里给你挑合用的,还是想等皇后主子再指个长春宫的人给你用?或者你觉着,我手底下的人就比不上长春宫的了?偿”

    “娴主子切莫多心,妾身怎敢!”凤格满心的欢喜都已被冲散了,只可低低垂首哀求:“妾身是娴主子宫里出来的人,自然以承乾宫里的人为亲近。妾身谢娴主子的恩赏。”

    娴妃这才耸肩微微一笑,吩咐德格:“去,将后院的西配殿拾掇出来,给秀贵人起居。”

    凤格谢恩出来,已是悄然攥紧了指尖。她回头看月台上高大的正殿,更明白人在屋檐下的道理。只是身边伺候的人倒还罢了,却偏偏连住处都被安排在后院的偏殿!明明前院尚有空着的配殿,娴妃却也不肯给她住,这是摆明了不将她放在眼里。

    .

    凤格封了秀贵人的事,很快便在东西六宫传开。

    婉兮听见时,手里打了一半的绒花不知不觉掉在了炕褥上。暖炕烧得太热,将那做绒花的蚕丝都给烤蜷了。

    献春忍不住看了婉兮一眼:“怎了?”

    婉兮努力笑笑:“没事。”

    献春便也叹了口气:“我也明白,你定是替陆小主忧心了。秀贵人这初封就是贵人,陆小主侍寝在先,却直到现在皇上还没封个位分。陆小主听说了,心下怕是要难受。”

    婉兮便赶紧下地,朝献春躬身:“姑姑,我想去看看陆小主。”

    献春点头:“自然应该。我这就去向主子替你请时辰。”

    .

    婉兮沿着长街一路走向储秀宫,天上已是落了雪。雪珠子和寒风裹在一处,夹在两列红墙之间如怪兽一般地呼啸,直朝她狼奔过来。她身上已是穿了立领棉袍,外头又加了棉坎肩,却还是冷。

    眼前雪珠子一串串地坠下,她脑海里不断浮现起凤格曾对语琴的种种。

    这回凤格又初封了贵人,若日后陆姐姐再撞见凤格,凤格又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来。可是这两人既然已都是皇上的后宫,便每日里都须去给皇后请安,便注定了必定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她想得出神,冷不防听前方传来巴掌声。“啪啪”,脆声响彻夹道,穿透刺人的冷风,直撞到她眼前来。她回神,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

    ---题外话---稍后第二更。

    谢谢蓝的红包;还有如下亲们的月票:

    3张:h_5qxmur2lt、cmeisme、韩晶晶;

    1张:bufangbian、annyaigu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16》,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16 116配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16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16 116配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