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94蝈蝈

    半个时辰后,婉兮离去。

    皇帝盘腿坐在炕上良久,方从窗外收回目光来,淡淡垂眸:“李玉,传膳。”

    膳桌摆开,敬事房太监张明便循例端上朱漆大盘。

    皇帝只看了一眼,便伸手迅速翻了一张牌子。当啷一声,那绿头牌与朱漆大盘相撞,在这阳光点点幽暗下来的寝殿里,莫名显出一丝惊心来。

    张明原本面上堆着笑,这一刻却也不敢再笑,急忙收敛起来。

    连他都瞧得出,皇上虽然终于翻了新人的牌子,可是心底下却并不痛快偿。

    .

    出了养心殿如意门的婉兮却在强颜欢笑。

    她才没有不痛快,因为——没有缘由啊!

    她回眸瞟着如意门的门匾,便认真点头:“如意如意,如我心意。”

    就是,走这一趟养心殿,她虽说镯子险些露了馅儿,可是至少没给九爷招灾,便也算称心如意了。

    行过螽斯门,她仰头看着那螽斯二字,又认真嘀咕了声:“蝈蝈门!”

    便回头去望养心殿:“蝈蝈门里——养蝈蝈儿!大肚子蝈蝈儿~”

    螽斯,关外都叫蝈蝈儿。蝈蝈儿多子,可是婉兮只在意它叫声响亮。婉兮在家也用草编过蝈蝈笼子,养过一串儿蝈蝈挂在窗外,夏天夜晚边梳头发边听它们响亮地吟唱。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婉兮小声哼起《诗经》里的“螽斯篇”,哼罢了前面已是长春宫,她便停了脚步。

    这一条南北贯穿西六宫的长街,南有“螽斯门”,北有“百子门”,这便是皇室祈求多子的最明白象征。子嗣繁盛是皇室的心愿,是前朝百官的心愿,恐怕也同样是这天下万民的希望吧?

    她幽幽叹息一声,用力甩甩头。

    其实他今天与她说了那么一大篇,又是何必?

    她……还不想听懂啊。

    .

    夜色幽静,月色如洗。

    语琴在养心殿东围房沐浴妆扮之后,小心地随敬事房太监走入养心殿后殿。她这一路走得便仿佛连每根寒毛都冻僵了一般,完全不知等在彼岸的那个男子、那段命运,都将如何。

    可是这段穿堂终究走到尽头,太监入内通禀一声,便含笑出来向她躬身让路,前面的路便只剩下她一个人走。

    语琴无所倚仗,便下意识抬手抚耳际垂下的耳钳。

    新扎的耳眼儿,仿佛还留着当日的疼痛,叫她还能感觉到婉兮留在上边的温度。耳畔静寂里,便也仿佛重又听见婉兮清凌凌的笑声,闻见她说:“姐姐,莫被任何人裹挟了去,只作你自己。”

    语琴深吸一口气,走入暖阁。前方已是见了那身穿石青色团龙暗纹的年轻男子。他背身盘腿坐在南窗下炕上,正自垂首对着炕几上的文房四宝。

    语琴忙远远便行礼:“民女……恭请皇上圣安。”

    那年轻的男子便回过头来,淡淡看了她一眼,点点头:“你来了。不必拘礼。”

    他说着下了炕走过来,向她伸出手来。

    语琴小心抬起手来,将手搭在他掌心。

    他的手干燥而温暖,柔软却坚定。

    帷帐垂下,语琴恪守女子礼教,紧紧闭眼,默默承受。

    ---题外话---有个巧合的事儿:今年重阳,永寿宫正在办故宫馆藏菊花主题的物品展~~九儿知道吗?~~~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4》,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4 94蝈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4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4 94蝈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