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93轻扬

    婉兮忙跪倒:“四爷……饶了奴才。”

    他是帝王,这天下多少的事、前朝多少的成了精的臣子都瞒不过他的眼;九爷送她这对玉镯,从这料和工来看的确有可能出自宫内的赏赐……他说得对,若他当真要查,翻遍底档,便定能查到。她是瞒不过他的。

    他这才幽幽扬眉:“哼。既然你求情,我便不查了。”

    他却倏然伸手,捏起她下颌:“我却不爱看你戴着!”

    婉兮小心闭上眼:“……摘不下来。偿”

    也不知是怎样的寸劲儿,玉镯的尺寸正好戴上去便卡在了手腕上,否则她也不至于要戴着出来,担了这样的风险。

    他傲然抬眼,竟说:“砸了就是~撄”

    “凭什么呀?!”她惊得心尖直突,生怕他当真下了死令。

    “你竟如此爱惜?”他捉住她手腕,手指勾住那玉镯,仿佛随时能硬生生从她腕子上勾折下来似的。

    婉兮小心地吸气,自知此时再惹怒他已是不智。

    婉兮悄然睁眼,却是俏皮歪头:“……奴才只是好奇,四爷怎会知道奴才额娘姓氏?奴才额娘不过五品内管领之妻,尚无诰命,怎会入四爷的法眼?”

    气氛倏然就变了,就仿佛严冬寒雪里,忽然就春暖花开。

    他攥了她的手,盯住她面上娇俏,不由得哼了声:“小妮子,倒懂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婉兮垂下手去,声变软哝:“四爷~奴才求您了。”

    皇帝咬着牙默默深吸一口气,用力平复下心底双重的翻涌,末了只轻哼一声,终于松开了手指,放开了她的玉镯。

    婉兮大喜,急忙行礼谢恩。

    他却不想看她面上喜色,转过身子去盘腿坐到炕上,只对着炕几,却不看她。

    还是不高兴了~

    婉兮只能小心偷看着他侧影,目光落在他炕几上放着现成的笔墨纸砚。想是即便他平日退回后殿歇息之时,也没少了带折子回来看。

    他忽伸手拿笔,悬腕在纸上写下两字。

    她悄然伸头去瞧,是她的名“婉兮”。

    “四爷这是?”

    他这才又侧眸瞄了她一眼,然后转回头去在她名上又多写了“清扬”二字,凑成“清扬婉兮”。

    他写完了轻轻一笑,丢了毛笔,将此前的不豫之色一扫而空:“清、扬二字皆说眉眼之美;婉则通‘睕’,为眼波流动之貌,《毛传》中说:‘眉目之间婉然美也。’”

    婉兮的脸止不住地热了起来。

    他便更炽热凝视过来:“清扬婉兮,便是说我遇见的那个人儿……美目流盼生辉,婉然传情。”他情不自禁捉住她的手,轻轻拍拍:“这名儿取得真好,叫我一想到你的名,便什么气都消了。”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瞧着她,无奈地摇摇头,拍着她手问:“这名儿是你阿玛取的?我要赏他。”

    婉兮红了脸,忙请辞:“奴才替阿玛谢恩,不过赏赐却愧不敢受。”

    “我非要赏。”

    他又瞟了她一眼:“况且这名儿用的典,与你家实际贴合得就更好——你阿玛名清泰,若你额娘母家姓杨,便正凑成‘清扬婉兮’。”他朝她少年般淘气地眨眨眼:“于是我便想,若你额娘家当真姓杨就完美了,于是我叫人去内务府问,果然问来你额娘的姓,我便……”

    他灼灼目光滚烫地凝着她:“更喜欢了。”

    身为帝王,他与她说的话并无甚么过分的话,可却轻易便挑起她的心跳,叫她脸热得只好深深垂首藏起来。

    在他面前,她当真是个什么都不懂、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的小丫头。

    “婉兮,”他伸手又攥住她的手:“我甚心爱。九儿也好,婉兮也好,我——都喜欢。”

    ---题外话---稍后加一更~~谢谢cathy的红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3》,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3 93轻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3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3 93轻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