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90三钳

    “婉兮,我好怕。”

    婉兮将语琴引进她住的后罩房,关起门来两人说些体己的话,语琴第一句开口说的便是这个。

    婉兮闻言垂下头:“姐姐怕是该侍寝了。”

    语琴攥着婉兮的手:“我还没近处见过皇上,这却说要侍寝……我完全不知他是何样的人,更不知届时该如何面对他。”

    婉兮并不愿分辨此时心下如水雾一样飘起的怅惘究竟是什么,只垂首拍着语琴的手:“姐姐甭怕,皇上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语琴轻挑秀眉:“你怎知晓?偿”

    婉兮自知走嘴,忙道:“我总归是皇后主子宫里的人,谁人不知皇上最最爱重的就是皇后主子?耳闻目睹的,就看皇上对待皇后主子的模样,也知道他是个温柔的人了。”

    语琴藏住一声叹息:“贵妃娘娘倒也如此说。只是……我仍是害怕。”

    语琴攥住婉兮的手:“在这宫里,我遇事不知该与谁商量,唯有婉兮你。你倒帮我出出主意,我到时该如何面对皇上?”

    这一问叫婉兮心下也是百转千回,不知该从何说起。

    她目光小心打量语琴面容,便努力地笑:“姐姐姿容倾世,皇上必定喜欢。”

    语琴急得拍婉兮手背一记:“都这个时候了,我不要听你也说这些!”

    婉兮眸光转过语琴耳际:“……姐姐先穿耳眼儿。”

    语琴便怔住:“耳眼儿?婉兮你这说的,又是什么?”

    婉兮略去自己心下的滋味,此时只一心一意替语琴打算:“姐姐是江南汉人,耳上只有一耳眼儿;可是旗人家的女儿必定都是一耳三钳,所以每边必定要有三个耳眼儿。姐姐既已入宫,便首先要从旗俗,方不落人话柄。”

    语琴深吸口气,仔细看了婉兮左右各三的耳眼儿,小心吸一口气:“疼么?”

    婉兮咯咯一笑,从针线笸箩里捏抽一根缝衣针来,又伸手淘弄一番,不知从哪里寻了颗黄豆出来:“不疼!小时候旗人家的女孩儿,都用这黄豆赶薄耳垂上的皮肉,待得将肉都赶走,只剩下两层皮的时候,将针烧红了穿过去,就不知道疼了。”

    语琴还是捂住耳朵,已然惊得面色苍白:“我听着都觉得怕!”

    婉兮收起笑谑,放下缝衣针,正色望来:“那姐姐就永远都作自己,别被人裹挟了去。姐姐在宫中,汉女身份可以是姐姐的软肋,可也同样可为姐姐的屏障。依我看,皇上既然选了姐姐进宫,便是看重姐姐的身份,姐姐倒根本不必为了旁人的眼光而刻意抹去自己的汉女身份。”

    语琴咬住嘴唇:“怎么说?”

    婉兮妙目一转:“当日初看,我细看了姐姐的签牌,看见了令尊名讳。陆世隆,倒叫我想起另外一个人来,只是不知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语琴轻吸一口气:“你说。”

    婉兮眨眼一笑:“江南大儒陆世仪。我猜,姐姐的父亲应该与这位江南大儒为同辈兄弟,姐姐当是大儒的同族侄女。”

    语琴微微吃惊:“竟被你猜着了。”

    婉兮一拍掌:“江南陆氏为理学世家,陆世仪入清后不应科举。可是朝廷却始终都有延揽之意,怪不得皇上刚登基就破例选了江南陆家的女儿!”

    婉兮搂住语琴,娇俏眨眼:“皇上既然对陆家有此心,姐姐就好好地当陆家的女儿便罢,那姐姐在皇上的心里便永远独一无二。”

    语琴心底呼啦亮堂了起来,忍不住抱住婉兮:“真是我的好妹妹!”

    语琴歪头又忍不住看了看婉兮的耳眼儿:“那这耳眼儿……”

    婉兮促狭而笑:“还得扎!”

    ---题外话---谢谢昏鸦的打赏哈~~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0》,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0 90三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0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0 90三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