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55滋味

    傅恒微微一怔,便也含笑躬身:“姐姐放心,这点分寸,弟弟省得。”

    皇后微微垂下头去,只捋着自己手上沉香手珠的穗子:“你省得什么?”

    傅恒小心吸一口气,肃立道:“弟弟此时已是御前头等侍卫,更要尽心竭力,建功立业,才能回报皇上和姐姐恩典。弟弟以此年纪而获殊位,实不敢副,若想来日求得皇上指婚,更要加倍建功才行。”

    皇后轻叹口气:“你明白就好。皇上已经将你抬举到如此高位,你切不可再因婉兮惹下事端。”

    .

    傅恒终于一步三回头地去了,皇后隔着玻璃窗子点点望着。

    “吩咐下去,婉兮虽然现为宫中使唤女子,可一应份例皆按头等女子拨给。若内务府那边给的不够,你自从库房里拨给。”

    素春听了便也笑:“主子放心,奴才明白。这是九爷心上的姑娘,奴才们必定用心。”

    皇后没说话,只是又扯了扯手珠上的流苏。

    半晌才又问:“可知皇上今晚翻了谁的牌子?”

    素春垂首一笑:“皇上实则上回翻贵妃的牌子,却也只是留贵妃在西暖阁睡了一晚,皇上自宿在东暖阁了。此后皇上已经连续几晚没翻牌子,今晚又是叫张明直接退下去了。”

    皇后本应宽心,可是今晚这心反倒提得更高。

    “去悄悄问问李玉,皇上有没有说过今晚要过咱们宫里来的话。譬如过来用膳,或者来看我。”

    素春想了想,只以为皇后是希望皇上晚上能过来,便一蹲身:“奴才这就去。”

    .

    素春去了,整个殿内安静下来。皇后抬眸打量四周。

    无边的寂寞,就像那暗色的潮水,四面八方无声流淌过来,一点一点将她湮没。

    她又想起薨逝了两年的儿子永琏。那是皇帝的二阿哥,更是皇帝的嫡长子,由先帝雍正爷亲赐名,又早早被皇帝立为太子。

    母以子贵,永琏在的日子,她与皇帝的感情深厚而醇和,她每日都生活在夫君的关切和儿子的可爱中,又位正中宫,便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完美的女子。

    可是随着永琏的薨逝,她与皇帝之间的感情竟也不知不觉中便淡了,散了。

    皇帝对她爱重依旧,皇帝还是想再要一个嫡子,所以皇帝事实上每个月陪她的夜晚并不少……可是她却还是察觉到,皇帝隐约之间已不同了。

    殿内掌了灯,窗玻璃里倒映出她的容颜。

    依旧还是端庄秀美,却终究已是近三十岁的人了,眼角隐约起了细纹,是用玉撵子怎么推都推不平的了。

    反观进宫的新人,语琴十七,婉兮才十四……她们都是最水灵鲜妍的花,而她,却早已经盛极而衰,只等着一瓣一瓣凋落了。

    门外身影一闪,已是素春回来了。

    “回主子,李爷那边说,皇上今儿并未多提到咱们长春宫。”素春说这话时,面上隐有为难。

    作为后宫来说,若皇帝提都没提,总归叫人伤心。

    可是今儿皇后却反倒轻轻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素春就又听不明白了。

    皇后又垂首半晌才问:“皇上今儿晚上……要了什么饽饽?”

    按着满洲的老习俗,每日都是两顿正膳。晚膳在午时已经用了,晚上会再加一顿饽饽。

    素春摇摇头:“奴才倒没跟李爷问这个。”

    皇后点点头:“那算了。你亲自去瞧瞧婉兮那边安顿得如何,就说我亲自叫问的。有什么缺了短了的,尽管来回我。”

    .

    养心殿,皇帝用的还是桂花糖新栗子面儿的饽饽。

    一品饽饽,皇上竟只隔几日便要再用,御膳房自然做得更加用心。

    可是饽饽呈上来,皇帝只咬了一口便丢在一边。

    “味儿不对。”

    - - - 题外话 - - -

    明儿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5》,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5 55滋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5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5 55滋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