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39夜赏

    这一晚,注定婉兮和语琴都无法入睡。未知的前途和命运,就像这辉煌宫室的墙角依旧避免不了垂下的蛛丝,蒙着尘,缠绕住两人的心。

    相比之下,语琴的情形要更严重些。婉兮便凑过去,与她并躺在一处,轻声问:“姐姐是择床了?”

    语琴袅袅轻叹一声。

    婉兮便笑了:“也是。江南与京师,地远山遥。”

    语琴捉紧婉兮的手:“还有宫里的话……譬如那位娴妃娘娘,嘴里时常蹦出的满语,我全听不懂。难道皇上在宫里也是说这话的么?”

    婉兮都懂,便按了按语琴的手:“皇上在后宫里的确是说满语居多,可是你不用担心,咱们皇上也最是风雅之人,汉学造诣不在翰林之下。”

    语琴这才轻轻吐了口气。

    婉兮在被里嘻嘻地笑:“瞧,我们其他这些留牌子的,只是担心接下来要测试执帚绣锦之艺,姐姐却是挂着皇上,还说进宫不是来当娘娘的?”

    语琴登时红了脸:“你又笑我。我的命又岂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婉兮便也叹口气,将头抵在语琴颈上:“满语的事,姐姐不必忧虑,反正我还能在宫里再陪姐姐几天,我拼着教姐姐就是。再说以姐姐聪慧,来日慢慢学也不迟。”

    “只是姐姐听小妹一句:柔美是江南女子的动人之处,可这里是京师,宫墙内更多是来自满洲和蒙古的格格们,她们强悍不输男子,姐姐若只以柔美示人,注定要受欺负。姐姐要做蚕丝,外表柔却心儿里坚韧,叫所有人都不敢小看了你去,她们才不敢随便拿捏你。”

    想那凤格还不过是小小一个包衣秀女,都敢因为语琴的汉女身份而随便欺负了语琴去,若是换了宫里那些主位,还不定要语琴吃多少苦头。

    “哟……魏姑娘已经歇下了啊?看来咱是来的不巧。”外头忽然传来轻袅袅的一脉嗓音,音量不高,不会吵醒真睡着了的人,可也绝对能叫没睡着的人听见。

    从那嗓音的童稚,婉兮便听出是来了个太监。婉兮急忙抓一把语琴,两人急速起来穿衣。

    少顷两人忙迎出门去。却见夜色里站着个常服的太监,身边还跟着个小太监,小太监手上拎着个三层的朱漆提梁大食盒。

    两人忙蹲身请安,婉兮道:“问谙达安。”

    那太监忙上前扶起,挨个从脸上瞧了,躬身客气地问婉兮:“这位就是魏姑娘吧?”

    老太监在宫里年头多,一瞧婉兮请安的姿势标准,还会叫“谙达”,便定不是同住的汉女。

    婉兮笑眯眯答:“谙达眼力真是厉害!”

    太监点头一笑:“承姑娘的吉言。二位姑娘,咱是御膳房的太监刘福,此来是给姑娘送主子娘娘赏的克食来了。”

    婉兮便也一怔:“什么赏?”

    刘福一笑:“是令尊内管领清泰清大人供奉的桂花糖栗子面饽饽做得好,主子娘娘用着可口,于是主子娘娘叫的赏。又因主子娘娘想起姑娘也在今日秀女列内,这便叫膳房多预备一份儿,着咱给姑娘送过来。”

    “奴才叩谢主子娘娘。”婉兮郑重跪倒朝长春宫方向叩头,然后起来又向刘福行礼:“有劳谙达。”

    刘福忙避到一边:“姑娘千万别多礼,咱实实受不起。”

    别说这只是包衣秀女,就是八旗秀女,像这样头一晚留宫就由主子娘娘叫赏的,他可没见着过几个。此前就算有的,也多数都因为自身就是宫里主位家的亲眷,这才由主位叫赏的而已。

    更何况啊……刘福心里核计,听说这个赏实际上不是皇后的叫的,而是皇上亲自赏的啊。

    婉兮接过食盒,急忙当场打开了,从里面裹了几个饽饽,递给那拎食盒的小太监。小太监喜笑颜开,虽是推辞,却也嘴甜:“魏姐姐,小的叫刘柱儿。姐姐日后想吃什么了,尽管告诉小的,小的麻溜儿去回师父,定给姐姐都弄来!”

    - - - 题外话 - - -

    谢谢大家的打赏了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9》,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9 39夜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9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9 39夜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