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流言四起

    花继祖和袁茹一回到花家老宅,平日里阴沉的花齐便是迎了出来,“怎么样?花卿颜怎么说?”

    花继祖和袁茹对视一眼,并不打算隐瞒,将在花卿颜家发生的事,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可没漏下云书墨突然出现,说花卿颜要上他云家族谱的事,更是说他对花家族谱不屑一顾。

    花齐越听脸色越是难看,最后竟是一拍桌子,“那男子究竟是何人?真是花卿颜的相公?一个入赘的男人,有何脸面说族谱之事!”

    袁茹见花齐如此生气激动,眼珠子一转,幽幽道了句:“那男子还不知究竟是不是卿颜的相公呢,卿颜那丫头可一直没承认。”

    “没承认?”花齐一愣,“怎么回事?这全村人可都是知道那丫头相公回来了,今早可是不少人都在讨论,她这会儿又不承认?名声还要不要了!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给我说清楚!”

    袁茹朝花继祖使了个眼色,那花继祖便是摸着自己的小胡须,摇头叹气道:“我不知卿颜那丫头是如何想的,总之,那男子说是卿颜相公,我本想着,我是卿颜大伯,是长辈,她爹不在了,我自然要多关心她。可我才问一句呢,卿颜便将我们赶出来了,还说,她并不是花家人,她的事轮不到我们做主。唉,我这大伯做得还真是失败!”

    花齐气得瞪圆了眼,手又是重重拍在桌上,“她居然赶你们出门了!就算不承认自己是花家人,以你们的辈分那也是她的长辈!花耀宗究竟是怎么教女儿的!”

    花齐原本还觉得他们要做的事,对花卿颜有亏欠, 可现在却觉得那花卿颜非常不懂事。自从她来之后闹出这么多事,他一直在迁就忍让。可花卿颜做了什么呢?一味的挑衅!不将他这个糟老头放在眼里也就算了,居然这般对待花继祖!在花齐的心里,这花继祖可就是花家的希望,一定要得到整个靠山村人的尊敬!

    “花继祖,你说,那男子究竟是不是花卿颜的丈夫!”花齐抑制着心中的怒火问道。

    花继祖继续摇头:“爹,我不知。卿颜不承认,可那男子又非常笃定。所以我不清楚。”

    “不管是与不是,总之花卿颜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不该将一个陌生男人带进屋!”花齐起身阴沉着脸道,“我倒是要看看,这花卿颜究竟搞什么鬼!怎么能这么不知廉耻!”

    房门口花盼盼的身影一闪而过,她将屋子里三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她快速的跑出院子,朝着自己两个好友的家跑去!她今天可是听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怎能不找人分享一下!

    臭味相投的三人又聚在了一起,花盼盼的眼底闪过一丝阴毒,她被关在祠堂整整一个月,每天都要忍受着黑暗和寂静的折磨!祠堂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觉得可怕。花盼盼刚进去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时间长了,她竟然是渐渐的出现了各种幻觉,一到晚上她便感觉自己身边莫名多了许多人,有无数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她甚至能感觉到贴近她耳边的轻轻的呼吸声,令她毛骨悚然!

    这一段时间下来,花盼盼觉得自己都快要奔溃了。好在温霞还记得她这个女儿,去族里长辈那边求情,那些人也是看在老花家即将科考的几个男丁的面子上,才将她提前放了出来!

    被折磨了如此久,对于花卿颜这个罪魁祸首,她更是恨之入骨!她可是时刻想着要将她承受的这一切都还回去,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又怎能放过!

    翌日,这不大不小的靠山村便是将一件事传得沸沸扬扬,这事,自然与花卿颜有关。小河边,柳树下,聚集了不少人,这嘴里啊,可是三句不离花卿颜!

    “诶,那日出现的男子听闻不是花卿颜的丈夫呀?”

    “我也听说了!”

    “也不知是谁传出来的,那日我们可是亲耳听到那男子说自己是花卿颜的丈夫呢,怎么这会儿又不是了呢?”

    “我可是听老花家的人说的,那花卿颜啊,可是亲口否认了!说那男子根本就不是她丈夫,她不承认啊!”

    “这……”

    众人面面相觑,如果真是这样,那男子可是不止一次进出花卿颜家了,这两人若不是夫妻关系,那么……这后面的话她们可不敢想。若真是她们想的那样,那花卿颜可是要被浸猪笼的啊!

    “没想到这花卿颜还真是水性杨花啊!”刺耳的嘲笑声打破了众人心中的沉思和震惊,林氏端着木盆在河边蹲下,瞥了眼众人,又是一声冷哼,“那花卿颜可是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这勾引人的本事自然不在话下。你们啊,之前还觉得她贞洁,怜悯同情她,呵。”林氏轻蔑的摇摇头,目光更是不屑。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样接林氏的话。好一会儿才有一人犹豫着开口:“这,也不能这么说吧,事情不是还没弄清楚么?那男子可是非常坚定的说自己是花卿颜的相公呢,指不定是两人之间有误会,我们还是等等在下结论吧。”

    “呵,天真!”林氏嗤笑,“那花卿颜可都是亲口说了,那男子根本就不是她的丈夫。指不定是那里勾引来的小白脸呢,都带到家里来了,我看呐,那花卿颜的恩客估计还不止这一个!”

    林氏这话,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更是无法反驳。众人沉默着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快速的收拾东西离开。这话题若是再继续下去,怕是更加的不堪入耳了!

    周荣从木匠家出来,耳边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关于花卿颜的传闻,他沉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霾,想起那个矜贵又神秘的男人,眸色更是晦暗。他望了望村北的方向,脚下的步子更是加快了几分。

    从那男人出现,周荣便觉得危险。虽然那日一同回村,那男子的眼神都未落在自己身上,但周荣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冷意。他敢肯定,那人绝对看出了他的身份!

    到了村北山脚,周荣一个纵身飞跃便是飞快的闪进了山林之中,不一会儿便落在那雅致的竹楼之前。

    “主子,卿颜小姐有麻烦。”

    山林里一片安静,周荣话音落后站在原地等了很久,竹楼里却是一片寂静无声。

    周荣皱了皱眉,村里的流言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了,显然这么放任下去会对花卿颜非常的不利,如果不阻止的话,周荣觉得会要重演二十多年前楼氏的悲剧。周荣知晓花卿颜对自家主子的重要性,所以立刻便是来汇报了。

    周荣又是等了片刻,竹楼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周荣抬头往竹楼里张望了一会儿,确定自己真的得不到回应之后,紧蹙着眉头打算离开。

    就在他转身之际,一直静默无声的竹楼里终于传出了声音。

    “慢着。”

    仇无妄不知何时从屋里走了出来,倚着竹制的栏杆居高临下的看着周荣,他没有带面具,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俨然让人看不真切。不过,他嘴角的笑意却是异常的明显。

    周荣望着满脸笑容的仇无妄,有些不解:“主子,为何要笑?卿颜姑娘的处境不妙。”

    仇无妄修长的手指敲击着竹栏,唇角带笑,神色淡漠:“那又如何?”

    仇无妄的话让周荣愣在原地,他有些懵——主人这是何意?放任花卿颜被误会欺辱不管了么?

    仇无妄垂眸,将周荣的情绪皆受尽眼底,他蓦然笑道:“周荣,你似乎对卿颜非常关心,这心底莫不是对那丫头有些想法?”

    这话让周荣回过神来,他连连摆手摇头:“主子误会了,我只是一介莽夫,自知配不上卿颜姑娘,怎会心生这般的痴心妄想呢!还望主子往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免得让有心人听了去,我是粗人无所谓,别更是坏了卿颜姑娘的名声。”周荣说完,眼巴巴的看着仇无妄,那模样真是仿佛怕极了仇无妄不信一般。

    仇无妄未说话,眸光炯炯的凝着周荣。周荣心中忐忑,仇无妄的目光带着无限的压力。周荣额角划过一滴冷汗,就在他要指天发誓之时,仇无妄终是轻笑一声移开了视线,“我明白,我明白,你莫紧张。不过你也别妄自菲薄,周荣你可是我最看重的部下,能力和潜力我都有数,这婚姻大事可不能马虎,我定要为你物色一个各方面都不逊色于雍京那些千金小姐的。”

    周荣看着说得眉飞色舞的仇无妄,有些无力的张大嘴。这明明是在说流言的事情,为何又扯到了他的婚事上呢?不过仇无妄的话让他有些恍惚,就凭他的相貌怎么能配得上雍京那些千金小姐?之前他也随仇无妄去过雍京,也陪着仇无妄去赴过不少的宴席,可那些原本还欢欢喜喜想要上前攀谈的小姐姑娘们,一见到他就惊恐万分的尖叫着跑开,俨然是被吓得不轻。

    呵呵,那些娇生惯养的小姐姑娘们怎么可能青睐于相貌如此丑陋的他呢。这镇上的千金小姐于他而言都是痴心妄想。

    周荣摇摇头,将脑海里因为仇无妄的话而纷乱的思绪,忍不住又提醒一句:“主子,那些流言对卿颜姑娘的声誉影响极大,若不控制的话,我怕会出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93》,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93章流言四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93并对妃王腾达第93章流言四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