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强送 下

    云书墨身材欣长,哪怕是坐着,也不显得矮.而他此刻微微仰着下颚竟是硬生生的形成了居高临下的气势,让花卿颜莫名有了些许压力。

    不过花卿颜已然是管不了这些,猛然翻了个白眼,她简直快要被这个人气死了,明明长的那般好看,为何个性却如此这般的恶劣难搞?她可从来只听说过强买强卖,还是第一次见这强送的!简直莫名其妙!

    而且根本就没有这般道理!

    这件事若是从一开始追究的话,是她这边的错,是两个孩子最先坑了云书墨。按道理是花卿颜该向云书墨道歉才对。而这人不仅没有怪罪于他们,还拉着一堆礼物上了门,这算什么?以德报怨?花卿颜从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这般高尚的品德!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花卿颜非常奉信这句话。但之前因为误会过靳南书一次,所以花卿颜并不想把事情往那方面想。可云书墨做的这般毫无道理的事,让花卿颜脑海里不得不闪过无数不好的念头,脸色亦是更加难看起来。

    她板着脸,正经而严肃的问:“你究竟想怎样?云书墨,我花卿颜没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你若是想让我帮你劝胡郎中,只要你一句话,我定帮你办,算是还你在镇上相救的人情。可若是你想要其他,云书墨,恕我丑话说在前头,就算是拼尽了所有,我也不会让你得逞。”

    花卿颜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意,漂亮的桃花眼半敛着,紧紧的,一错不错的盯着云书墨,仿佛只要他有任何的异动,她便会用激烈的方式扑上去,跟这人同归于尽。

    不过,无论是花卿颜的话还是她的眼神,对于云书墨来说,都是毫无威慑力,根本无需放在心上,更别说心生忌惮。不过瞧着花卿颜这般模样,不止为何,云书墨心底却是升起一丝分明的愉悦。他不明白这是为何,但并不妨碍他欣赏她这大无畏的精神,和顽强坚韧的斗志。

    云书墨蓦地站起身,花卿颜看着他一步步走进。他的步伐很轻,却犹如鼓点一般的砸在花卿颜的心头,让她莫名的紧张起来。花卿颜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头,眸子也因为他的靠近而微微半阖。

    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恼羞成怒要打人了么?

    又或许……

    不堪的念头在花卿颜脑海里快速的闪过,她下意识的半抬起手,做出攻击的动作!

    云书墨在花卿颜面前站定,他抬手,花卿颜下意识的侧过头,瞳孔甚至都有些微缩。就在花卿颜等着云书墨下一步动作时,却听云书墨几不可闻的轻笑了一声,随后花卿颜便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轻轻触碰了下。还未等她有所反应,云书墨已然后退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开。

    这般安全的距离让花卿颜提着的心又落了回去,她放下手,不动声色的轻轻松了口气。

    “我并未有你脑子里的那些想法,你不用将我想得那般龌龊。”云书墨轻声说,沉静的眸子通过花卿颜的眼望进了她的心,见花卿颜的脸上虽有被看破心思的尴尬又还忍不住露出疑惑,原本礼物被拒收的不爽心情亦是莫名的好了几分。

    可是他云书墨送出去的东西绝对没有再收回的道理。

    “这些东西,你若不要,我只能丢弃。”云书墨说。

    “云书墨,我也说过我不要!”花卿颜觉得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然形成了一个死循环,只要他们双方都不退让,这个循环就无解。花卿颜眉头紧蹙,显然已经有了些不耐烦。

    瞧着她眉头紧锁,一副万分为难的模样,云书墨忍不住抬手一拍她的脑门。

    “你做什么?”花卿颜吃痛,连连捂着自己的额头退后了好几步。云书墨这动作俨然太过于亲昵了些!

    云书墨摇头轻叹道:“之前还觉得你挺聪明,现在看来,你也是未开窍的。”

    花卿颜眨眨眼不解,“何意?”

    “这东西我既然已经送给你了,你便是它们的主人,想要如何处理皆在你一念之间,你又何必与我争这收与不收的问题?”

    云书墨话音刚落,花卿颜便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她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东西是送给她的,处理权完全在她手里,她完全可以收下之后再送还给云书墨。明明如此简单的问题,她之前怎会那般的纠结呢?

    云书墨看着花卿颜脸上不由自主绽放的笑容,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既然卿颜已经想明白,那我便先带着人离开了,若是我再上门,还请卿颜看在玉簪的份上,不要再将我拒之门外了。我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等花卿颜反应,径自出了屋子。

    玉簪?

    花卿颜一愣,下意识的抬手摸向自己的头,右边原本空无一物的发髻之上居然多了一支发簪!花卿颜取下来一看,果然是那只云书墨拿过来的白玉花簪!花卿颜脸色一黑,她原本以为花簪的事被璧儿和她岔过去了,没想到这云书墨还记着呢!知晓她肯定不会收,居然用这样的方式送给她!

    再回想云书墨适才的话,花卿颜便是发现自己被忽悠了!那云书墨根本就是偷换概念,自己居然还傻傻的附和他!那男人指不定在心里笑话她呢!

    花卿颜气得牙痒痒,赶忙追出去,不过院子里哪还有云书墨三人的身影,门口的马车早已载着他们扬长而去。

    “云书墨!”花卿颜看着小河对岸的马车印记咬牙切齿,“可千万别让我再见到你!”

    不然一定给这个满肚子都是弯弯绕绕的男人瞧瞧她花卿颜的拳头!

    璧儿去地里给粮食们浇过水,回来就见花卿颜一手握着一支发簪,坐在堂屋里一脸的愁眉莫展。那位云公子送来的东西还堆放在原地,自家姐姐显然没有敌过人家云公子,东西并未还回去。

    璧儿刚在心底无奈的感叹,就听花卿颜说:“璧儿,这只簪子,你藏在哪里的?”

    金色的发簪在眼前晃了晃,璧儿其实不愿意再提这发簪,怕花卿颜会回想起商悠扬带给她的甜蜜与苦痛,但又不得不回答。“在老花家时,我一直都随身放着呢,好几次都差点被华盼盼搜走了。不过,我想着这是姐姐之前非常宝贵的东西,也是商公子留给姐姐唯一的纪念了……”

    璧儿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着花卿颜的脸色,见她神色如常,并未因为自己的话而露出伤心的情绪这才松了口气继续道:“姐姐,这发簪……”

    “拿去当了吧。”花卿颜打断她的话。

    “当了!”璧儿惊愕的睁大眼睛。

    “对,就是当了。”花卿颜点头,“这东西对如今的我而言,不过就是华贵的饰物而已。商悠扬负了我,我和他之间也再无可能,留着这发簪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璧儿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花卿颜与商家公子感情有多好,璧儿是瞧在眼里的。虽然不知那商家公子心里究竟是如何想,但他对小姐从来都是温柔体贴的,几乎是有求必应,璧儿想哪怕最后商家公子还是没能和小姐成亲,甚至伤了小姐的心,但商家公子的心里还是有小姐的,退婚或许是长辈的安排,商公子可能也是身不由己。

    璧儿总是觉得,哪怕她们流落到这靠山村,跟商公子断了来往。以商公子对小姐的用心,也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寻来,跟小姐重归于好的。毕竟小姐不久前还惦念着商公子,独自伤神呢。

    可是如今,听了花卿颜这番话,璧儿有些拿不准花卿颜心中所想。似乎花卿颜真的将商公子放下了?

    花卿颜见璧儿满脸的迟疑和不解,心中也有些怅然。她有原主的记忆,还能与原主感同身受,自然是明白那商悠扬在原主心中的地位。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想,若是商家没有退亲,只怕此刻就算是花家遭逢大难,也不会有如今这般的惨烈,有商家的帮忙,也不至于家破人亡。或许,原本就不会死,她也不会重生……

    只可惜,商悠扬终究还是做了负心人。

    而花家的小大姐也香消玉殒了。

    而她,不是原主,就算想起商悠扬时会忍不住难过,但那终究不是属于她的感情。

    花卿颜轻叹一声,将璧儿拉到身边坐下,“璧儿,如今,我是逃犯,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脑子别在裤腰带上过活。而商公子不同,他是雍京城的世家公子,身份尊贵,而我,就连贫民丫头都算不上,璧儿,我和他究竟是走不到一起的。”

    “商公子不会介意的!”璧儿连连反驳。

    “若是不介意,又怎会退亲呢?”

    “商公子定是身不由己。”璧儿肯定道,“姐姐,你要相信商公子,他定会来接你的!”

    花卿颜歪头看着璧儿,虽不知她哪儿来的自信,却也没有打击她,只是轻笑一声,转过头去。璧儿还是太单纯,花卿颜想过,商家突然退婚,之后花家便生了变故,这其中若是没有关联,花卿颜打死都不信。只是不知,在这场变故里,商家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花卿颜眯了眯眼,花家的仇,她是一定会报的,待她有能力之时,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那些陷害花家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92》,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92章 强送 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92并对妃王腾达第92章 强送 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