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章鱼烧 下

    章鱼烧是非常出名的日式小吃,做法简单,口味大众。一个个圆溜溜的,喷香扑鼻,光是闻着味道就非常勾人食欲。不过要做得好吃地道,可还是需要不少东西的,花卿颜当时专门买了一套做章鱼烧的厨具。

    花卿颜欢喜的出了空间,刚打开房门,耳边却突兀的传来云书墨的声音,“你拿的是何物?”

    花卿颜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硬生生的退后了几步。回过神之后,花卿颜原本满心的马上要吃到美味章鱼烧的喜悦全都变成了惊讶和忐忑。这云书墨不知何时到了她房间门口,以云书墨的身手,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自己进空间时会突然消失不见?若是被发现了,那云书墨会怎样想?她又该如何解释?

    花卿颜的脑子里一时间闪过无数的念头,她连马上转身进房间打死不出来都想到了。可云书墨却并未再继续多问,而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问:“你不去厨房?”

    花卿颜抬眼看他,见他神色如常,并未露出一星半点的异样,看样子不像是发现了她异于常人的举动。虽说是如此,但花卿颜并未放松,不过此时并不适合说这个。花卿颜收敛了眼神,一言不发的与云书墨擦肩而过进了厨房。

    云书墨看着花卿颜的背影,余光落在花卿颜没来及关上的房门上。房里的陈设对于云书墨来说实在是有些简陋,一个目光就能尽收眼底。望着这屋子,花卿颜的眼底闪过一丝晦暗难懂的情绪。

    进了厨房,离开了云书墨的视线,花卿颜平复了下忐忑不安的心绪,开始着手准备做章鱼烧。章鱼她也事先拿出来用一个小盆装好了,不过此刻章鱼还是活的,花卿颜在盆里装了些水,那些章鱼就开始活蹦乱跳了。

    “这是……”齐昱看着水盆里的章鱼,疑惑的问,“八带鱼?”

    府城临海,虽然对海洋充满了畏惧,但为了生存许多人还是选择了吃海产。身为酒楼的少掌柜,齐昱常常照着靳南书的吩咐去收一些稀奇的食材,所以见过这章鱼。因为它有八只像带子一样长的脚,弯弯曲曲地漂浮 在水中,渔民们又把章鱼称为“八带鱼”。渔民们捕到这八带鱼是不吃的,齐昱瞧着花卿颜的架势,显然是要将它入菜。齐昱睁大眼看着花卿颜的动作,他非常的好奇花卿颜打算怎么做。

    “它又叫章鱼。”

    花卿颜手往盆里一伸,齐昱就看到她手里已经牢牢的抓住了一条滑溜溜的章鱼,然后把那章鱼放在砧板上一刀下去了结了一条生命,动作非常利落,虽然已经见过花卿颜处理活的食材,但还是觉得花卿颜这干净利落毫不犹豫的手法异常的霸气。

    “卿颜姑娘打算做什么?”

    “章鱼烧。”花卿颜将已经切成丁的章鱼肉装进碗里,又往里到盐糖生粉腌制起来。花卿颜又打了个鸡蛋将蛋液在碗里搅拌均匀,“齐公子,帮我取个碗道些清水。然后帮我加调料调味,你应该知晓需要哪些吧。”花卿颜有些忙不过来,头也不回的说。

    “齐公子明白,但我不明白。”

    身后响起的声音让花卿颜一愣,腌制章鱼丁的动作亦是一顿。她回头,就见云书墨一手端着小碗清水站在自己身侧,一手还拿着装盐的小瓷瓶,而被抓壮丁的齐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门外,一脸无奈的看着云书墨。

    见花卿颜看过来,云书墨挑眉问:“需要多少盐?”

    “怎么是你?”花卿颜诧异。

    “怎么不可能是我?”或许是因为没有得到回答,云书墨的眉头微蹙,“到底放多少盐?”

    “少许。”花卿颜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随后又问道,“你会么?”

    “怎么,齐公子会,我就不能会?”云书墨正在思考少许究竟是多少,花卿颜这质疑的语气竟是让他微微有些恼火,就连平日里清冷的语气不自觉的带了几分恼意。

    花卿颜倒是没有看不起云书墨的意思,而是这云书墨容貌昳丽,气质绝尘,一瞧就不像是会洗手作羹汤的人,跟齐昱比起来更是矜贵的很,所以花卿颜怀疑这人究竟有没有进过厨房。

    虽然不置可否,但一听云书墨的语气,花卿颜也不敢再继续撩拨,而是指了指一旁的其他调料,“公子继续,你看着加,别太多就成。”

    云书墨看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服,不过花卿颜已然转过身并未看到。心中不满的云书墨瞪了眼门口的齐昱。

    齐昱:“……”

    默默围观的齐昱表示自己非常无辜,他对花卿颜所做的菜式非常感兴趣,所以凑上前想要学几招。花卿颜需要人帮忙,他刚想上前呢,就被云书墨抢先了一步,云书墨甚至将他赶出了厨房。

    云书墨还是第一次进厨房,睿王爱美食,但无论是雍京皇宫的御膳房还是睿王府的厨房,云书墨都未踏进过一步。贵为睿王,他的衣食住行皆有人伺候,给准备得妥妥当当,尽善尽美,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花卿颜家这万分简陋的厨房,倒是成了云书墨的第一次。

    对于自己第一次尝试调料,云书墨难得有些谨慎,洒了点点盐之后用小勺舀着尝了一口,觉得对自己口味之后才继续放其他的,然后又一一尝过。花卿颜虽侧身对着云书墨,却是用余光一直注意着他的动作,见他如此小心又严谨,瞬间觉得这人也并没有那么讨厌,侧颜反而更加的完美。果然,认真的男人,最帅了。

    “给你。”约莫三分钟后云书墨终于将这一小碗清水调成了自己满意的味道,心满意足的递给花卿颜,表情中还带着自己未察觉的自得意满。

    花卿颜将云书墨的表情看在眼里,立刻是推翻了刚刚对这男人帅的评价。这样争强好胜的云书墨倒是有几分孩子气。

    不过花卿颜可没时间观察云书墨的表情和情绪,因为以前的章鱼粉用完了,而又来不及做,所以只好用细糯的掺杂了鱼虾的面粉代替。花卿颜将面粉和鸡蛋一同倒入云书墨调好的调味料里搅拌均匀。

    做完这些之后,云书墨和齐昱就看到花卿颜拿出一个上面有十个半圆形小孔的黑色圆锅架到了灶台火口,然后用小刷子沾着油将一个个小孔都刷了一遍。齐昱已经不甘心站在门口观摩,顶着云书墨清幽的目光走到了花卿颜身侧抻着脖子自己看她的动作。

    只见花卿颜将调好的面糊均匀的倒进了圆锅里,将整个锅都盖满,然后又将章鱼丁撒在了凹槽中,在撒上了少许的葱花。约莫是三分钟左右花卿颜便用筷子给面糊一个个的翻面,然后再倒上一些面糊。两人便是看到了一个个,散发一股浓郁的带着海潮味儿的圆溜溜的小丸子。

    “这个不用手捏,直接就能团成形,真方便啊。”齐昱感叹一声,他家不少精致的菜肴都是大厨们用手一点点雕琢出来,虽然精巧,但实在是过于耗时。齐昱看着这模具,眼睛一亮,若是将这模具用到后厨去,岂不是能给大厨们省出很多时间?这模具一定还能做出其他的造型来!

    花卿颜从齐昱的脸上瞧出了他的想法,嫣然一笑:“是啊,模具可不止有圆形的,你去找师傅打造就成,什么材质都可以。若是齐公子有这想法,也帮我做一套来,我做糕点能用上。”

    花卿颜其实在空间里屯了不少的模具,好多种形状的,但因为有些材质比较特殊,所以在花卿颜没有找到替代品的时候,并不适合拿出来。而且那些就算材质合适的,现在拿出来也无法解释。花卿颜本想着自己去找人在打造一批,不过齐昱如今有了这想法,由他帮忙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两人说话间,锅里的香味越发的浓郁起来,堂屋里的人也已然是坐不住了,两个小家伙跑在最前,进了厨房就往花卿颜这边蹭,好在他们还记得这灶台边危险,没有靠近。

    “娘亲娘亲,香香的,是不是鱼鱼?”小无忧和兮儿一边一个环抱住花卿颜的腿,仿佛是要挂在上面,仰着小脸蛋望着高他们许多的灶台,小鼻子一耸一耸的似乎是想将香味全都吸进去先尝一尝,小脸上满满全是渴望。

    “是呀,是无忧宝贝亲手抓的鱼鱼呢。离远些,一会儿就能吃了。”花卿颜给小丸子刷上一层油,等到小丸子们被煎得表面焦黄,便是将小丸子一个一个取出来装盘,浇上酱汁,再撒上了一些海带碎屑。焦黄的小团子上配着浓郁的酱汁和点点黑紫的海带,瞧着让人非常的有食欲。

    “来,吃吃看。”花卿颜用筷子叉了一颗吹凉一些递到小无忧的嘴边。丸子对于无忧的小嘴来说实在是有些大,好在这孩子不贪心,只是咬了一口又推给了兮儿。

    “怎么样?好不好吃?”花卿颜笑着问,可是却没有得到回答。两个小家伙已经将属于他们的丸子抢了过去,一人一口,小嘴里包得满满的,脸颊一鼓一鼓,像极了两只贪吃的小仓鼠。两个孩子用行动回答了花卿颜的问题。

    这一盘刚刚好十个,一人也就一颗的量,这东西虽然是天朝常见的小吃,但花卿颜相信对于云书墨他们来说是新奇无比的,所以一人一颗绝对无法满足。花卿颜将盘子递出去,想要给璧儿拿出去,可是某人的手永远比别人快一些。

    云书墨微微一笑:“谢谢娘子,为夫就不客气了。”说完便端着盘子转身出了厨房!

    早已被香味馋得望眼欲穿的众人:“……”

    这个人居然如此厚颜无耻的将一整盘都端走了!

    “老大!”回过神来的卫啸怒吼一声,快速朝着云书墨冲了过去。众人原本以为他要上前直接抢,却没想到到了云书墨跟前,原本来气势满满的卫啸瞬间便是舔着脸求道,“老大给我一颗么,你看这卿颜姑娘都是你娘子了,你想吃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我不同啊,我不能吩咐嫂子啊!所以分我一颗啊!就一颗,只要一颗就好啦!求你了老大!”说着伸手想要抓住云书墨的手腕。

    “走开。”云书墨闪身躲开卫啸,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对于卫啸的话完全不为所动。

    遭到拒绝的卫啸哭丧着脸,看向花卿颜,“嫂子嫂子,给我说说情嘛,只要一颗就好啦。给我一颗,然后你们让我啃窝窝头都成啊!”

    花卿颜粗鲁的翻了个白眼,冷哼的转身。她可是对卫啸刚刚说她是云书墨娘子的话非常的不满!她在心里默默的给这两人都打了个叉,往后绝对拒绝来往。

    一个霸道,一个不靠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90》,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90章 章鱼烧 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90并对妃王腾达第90章 章鱼烧 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