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发簪

    他们惊愕的发现,这花继祖除了和花卿颜同样姓花之外,再无其他相似之地!

    两人的五官没有一处相似。花卿颜是桃花眼,而花继祖的眼却狭长且小,倒是跟花齐的一模一样。花卿颜一张小小精巧的鹅蛋脸,而花继祖的脸却是方方正正,可明明是一张非常正派的脸配上花继祖的眼,却显得他阴沉又工于心计……单单是如此,若是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定然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伯侄。

    袁茹暗暗的观察了两人,心细的她自然也是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内心同样亦是惊奇不已。不过她不敢往深处想,也不愿意去揣测。而且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个问题。所以袁茹往前走了一步站到花继祖身边柔声说道:“这位公子,妾身相公与卿颜只是伯侄,或许卿颜像她娘亲多一些也不一定,所以妾身觉得此事并不是我们如今需要关注的问题。”

    云书墨倒是没想到这山村的妇人遇到这样的疑问还能如此的镇定,不过却是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情绪,只是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问:“既然如此,那夫人觉得,何事才重要?”

    袁茹浅浅一笑:“自然是公子与我家卿颜的关系最为重要。”袁茹看向花卿颜,眼神亦是锐利起来,“卿颜,还是你来说,你与这公子究竟是何关系?这公子说你是他的妻子,可是当真?如今你爹娘不在,我这个做大伯母的自然要好好的帮你把把关,莫让一些莫须有的流言伤到你,你要知晓,女子的名节是多么的重要!”

    花卿颜原本还在思考云书墨提出的她与花继祖不相像的问题,又被袁茹这般问起,竟是看了云书墨一眼下意识的摇头回答:“这人并不是我相公,他身份高贵,我花卿颜只是一介农女,怎么高攀得上。”

    花卿颜略带讽刺的否认,使得云书墨的脸上露出一丝难过和失望,不过又马上被他勾了勾嘴角掩饰过去。他无奈叹了口气道:“卿颜定是在怪我将你们丢下这么长时间,不闻不问的。换做是我,自然也是不肯相认。可我确实是你相公,这点毋庸置疑。”

    云书墨这掷地有声,万般确认的话让花卿颜狐疑不已,她心中略微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他们之间的关系两人都心知肚明,但云书墨此时却一副心有成竹的模样,确实让花卿颜心里有些忐忑。

    这人究竟想做什么?他的目的明明是胡郎中不是么?为何又三番两次的撩拨她?

    花卿颜百思不得其解。

    她想拉着云书墨把话说清楚讲明白,但碍于花继祖和袁茹这两个外人在场。不过她倒是可以借由着云书墨这个借口,先将这两莫名其妙的人弄走。花卿颜眉头轻蹙当机立断的下逐客令:“两位也看到了,我还有私事要处理,请两位离开。”

    花继祖被她这不客气的语气气得吹胡子瞪眼,“花卿颜你别不知好歹!我不管你与这男子究竟是何关系,但今日这情况我看到眼里,你们如此不清不楚,若是外面传了什么闲话,你花卿颜不要这脸皮了,我老花家可丢不起人!”

    “关于我究竟是不是老花家的人,你们还是将族谱拿出来说话吧!”花卿颜冷哼,“你们也说了,爷爷还在考虑呢,所以只要我未入族谱,那我就不算花家人,送做什么事,自然与你们老花家无关。这丢脸与否,也与你们毫无想干!”

    花卿颜走到门口,手往前一送:“两位慢走不送!”

    “你你你……”花继祖觉得自己就算是涵养再好,也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他指着花卿颜“你”了好几声,愣是没能说出完整的句子来。最后实在是不想在待下去,冷哼一声佛袖而去。

    袁茹亦是一句话未说跟在花继祖身后,临走前深深的看了眼花卿颜。直至人走出了大门这才收回视线。她完全没有想到花卿颜会如此的难缠,哪怕是一句话不说的站在原地,被那双耀耀生辉的眸子凝着,也让一贯自信的袁茹心底隐隐的有了压力。

    走出院门,袁茹拉住花继祖,担忧的轻声说:“相公,我觉得花卿颜不简单,或许……”

    “哼,不过一个小丫头而已。”气头上的花继祖完全不将袁茹的担忧放在心上,“我就不信拿不下一个小丫头。夫人,你让爹尽快以上族谱为由把花卿颜招回家里去。”花继祖就不信,在自己的地盘还能控制这个小丫头了?

    袁茹看着一脸气愤又自信满满的花继祖无声的叹了口气,不做任何评价。不过心底倒也是有几分赞同花继祖的话,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这花卿颜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十六岁未经过苦痛的小姑娘。

    清理了花继祖和袁茹两人,这院子里还有三个碍事的。齐昱和卫啸毕竟是两个成年的男子,马车上东西虽然多,但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多跑几次的事情,所以这会儿他们俩已经将东西全部搬进了堂屋。

    卫啸站在一堆东西旁嘿嘿一笑:“卿颜姑娘,快来瞧瞧,这些都是我家老大的一番心意,今日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

    花卿颜瞧着卫啸那笑棏傻呵呵的脸,莫名觉得喜感。不过他脚边的东西可真让花卿颜高兴不起来。她深吸了口气转身看向云书墨:“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还请公子拿回去。”

    云书墨挑眉:“你就不看看都是些什么?”

    除了布料书本之外,花卿颜还看到了大米和各种精细的粮食,居然还有纯白上等的棉花,全是花卿颜上集市准备买,却因为耽搁而没买到的。花卿颜在诧异这云书墨心细如尘的同时,也细思极恐。这男子的心思,自己怕是想破了脑子也不可能猜到!

    这种人,还是远离的好!

    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花卿颜再一次摇头:“无功不受禄,是公子帮了我,理该是我感谢公子,这些东西还请公子带回去。或许,公子所求之事,我也能尽自己一份力。”

    话说到这份上已然不需再多解释什么了。花卿颜的意思在明显不过,她可以帮云书墨劝一劝胡轻胡郎中,但前提便是云书墨不要再纠缠于她。

    不过云书墨却宛若没听到一般的,自顾自的从袖带里拿出一支玉簪递到花卿颜面前,轻声道:“今日路过银楼,瞧见这花簪便是想到了卿颜,于是我将它买了下来。送给你,相信它与你定能相得益彰。”

    云书墨手中的花簪通体釉白,光滑宛若泛着荧光。是茶花的造型,花瓣层层叠叠开得正艳丽,花蕊处竟也是被打磨得极细的玉丝!花卿颜绝对不信,这朝阳镇上的银楼有雕工如此好的师傅能打造出这样的花簪来!

    云书墨抬手欲将花簪别在花卿颜发髻之上,却被她脚步一错躲开。云书墨收回落在半空的手,脸上丝毫不见尴尬之色,只是挑眉不解问:“怎么,卿颜不喜欢?我瞧着你都没有正经的发簪,昨日那个虽然华贵,可并不适合你。”

    提到昨日那发展,花卿颜倒是想起了。她的东西基本都已经被老花家的人收走了,搬离时也没拿回来,以老花家那群人,特别是花盼盼的德行怎会放过那一瞧就价值连城的发簪呢?花卿颜下意识的看向璧儿,目光带着询问。

    璧儿同样也是一愣,昨日她拿回发簪之后便贴身放着,也不想让花卿颜再瞧见,没想到这云书墨倒是好记性,还给提了出来。对上花卿颜的眸子,璧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发簪拿出来递给花卿颜,“姐姐,这发簪是商公子送你的。”璧儿边说,边小心翼翼打量花卿颜的脸色。

    商公子?

    商这个姓在大麒其实并不多见,能在雍京与曾经的元帅之女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那么一家。

    云书墨微微半阖着眼,他自然是知晓花卿颜从小便订了娃娃亲,这对象就是那商公子。

    璧儿口中的商公子,名悠扬,乃是大麒第一皇商商家的大公子,英俊潇洒又文采不凡,在雍京颇负盛名。商悠扬和花卿颜的这桩婚事之前在雍京可是被许多人看好,两人也算是一对璧人。雍京不少人盼着两人成亲,观一观盛景呢,却没想到商家会突然退婚,而之后花元帅府更是发生了一桩又一桩令人痛惜的事故。

    云书墨记得,自己隐隐约约在年节时,皇宫的宴会上见过商悠扬一面,确实是玉面公子没错,但……

    云书墨眸子里闪过冷光,鼻尖亦是轻轻的哼了一声,语气甚至阴冷。

    花卿颜正拿着发簪左右翻看呢,惊叹这时代工艺的精湛呢,蓦然听璧儿如此一说,动作便是停了下来。

    就在璧儿以为花卿颜会难过,打算上前安慰一番时,却听花卿颜突然疑惑的问:“商公子是谁?这发簪名贵,璧儿怎之前不拿出来,也能免了之前我们受的那些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88》,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88章 发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88并对妃王腾达第88章 发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