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红脸白脸

    花卿颜没想到这表面温婉的袁茹,内里有如此重的心思,且如此的表里不一。

    花卿颜此刻算是真正的看清了老花家的人,从面子大于一切的花齐开始,到最小的霸道成性的花雄才,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每一个都是极品。

    花卿颜敛了敛泛冷的眸光,终于是幽幽开口:“两位闹够了么?我这屋子可不是你们做戏的地方。”自从撕破脸后,花卿颜便没有想过要和老花家的人虚与委蛇,此刻自然也不会给这两个贸然上门,还一副恶心嘴脸的夫妻好脸色,“我花卿颜是否熟读《女戒》,是否懂得礼仪廉耻,是否尊敬长辈都与你们老花家的人无关,可别忘了,我花卿颜一家,包括我爹爹花耀宗可都不在你们花家族谱之上!”

    花继祖可未想过都已经这样了,花卿颜还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番话,他微愣几秒之后,目光发沉的盯着花卿颜,似乎想看透花卿颜的心思。

    袁茹原本是想利用自己同时女子又与花卿颜从未见过的缘故,与花卿颜交好,然后拿到花卿颜手中的东西。但还未等她有所行动,就发生了昨日之事。虽然白妙妙主动承担了一切,但袁茹又何尝不知真正的凶手其实是自己的儿子。她虽以前不满白妙妙这个媳妇儿,但这些年相处下来她对白妙妙已然改观许多,更何况白妙妙如此这般护着花纳海,袁茹对白妙妙就更是喜欢。

    今日一大早,她便瞧见周里正押着白妙妙和陈四出了村子,至于去了何处可想而知。袁茹想上前探视并且说上两句,却是被周里正严肃的拒绝,这让袁茹非常气恼。更何况白妙妙那被关了一晚上精神萎靡的模样,更是让有些护短的袁茹心中暗恨。气不过的袁茹便是拉着花继祖上了花卿颜家的门,正好可以借着花纳海跟花卿颜熟悉熟悉。可谁知一见到花卿颜,她便是想起自己儿子媳妇儿所受的委屈,居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情绪。

    听花卿颜这般说,她便是知晓,这花卿颜性子倔强,而且心里头有成算,不是随随便便两句轻言软语就能安抚拉拢的。不过此刻却是极好的机会,花卿颜可是自己都将族谱之事提了出来。

    袁茹丝帕掩面朝着花继祖使了个眼色,轻咳一声叹道:“卿颜定然还在为花家将二弟划出族谱之事而生气呢,不过前日啊,爹爹可是提起要将二弟还有卿颜你们一同重新写进族谱里呢。卿颜,二弟临死都惦记着让你回这靠山村,定然对此事念念不忘,卿颜,你可得完成你爹的遗愿啊!”

    花卿颜可没想到袁茹会突然提到花齐让他们上族谱的事,瞬间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应。记忆里,原来的花大小姐离开雍京之时连花耀宗面都没见上一面,在皇上判花元帅通敌卖国之前,边关就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更别说是人。花大小姐回靠山村是花夫人梅氏的安排,至于花卿颜对靠山村村民说的那些完全就是编造的谎话而已。所以根本就没有花耀宗的遗愿这一说!更何况,花卿颜一点都不想搭理老花家这群极品,又怎可能让自己主动跳到这火坑里去呢!

    花卿颜可不信花齐会有恻隐之心心疼他那早早离家的二儿子,良心发现才让他们上族谱,这其中必定有所求!

    至于他们所求何物,花卿颜在自己拥有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心中亦是有了答案。她暗自冷笑,这老花家的如意算盘还真是打得好呀!

    袁茹见花卿颜面色有些松动,心中一喜道:“卿颜丫头,上族谱毕竟是大事,我看明日你还是亲自去跟老爷子谈谈如何?”

    花卿颜倒是想看看这老花家人脸皮究竟厚到了何种程度,便是微微想了想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袁茹心里越发的高兴,她和花继祖对视一眼,皆是瞧见了对方眼里的喜出望外。不过还未等他们多高兴几秒呢,就听门口传来一个男子淡淡清冷的声音:“我云某的妻子为何要上你花家的族谱?花卿颜往后只会出现在我云家族谱纸上。”

    随着清冷的话音落下,云书墨便是走了进来。他褪去了白衫换上了一身宝蓝色的长袍,乌黑柔顺的长发只是被宝蓝色发带束在头顶,腰间也只要一条黑色的腰带,没有玉佩亦没有香囊,虽比昨日的装束简单了许多,但周身还是透着无限的贵气。

    见到云书墨,李绣眼睛一亮。她今早来心里便有疑惑,明明昨日花卿颜的相公回来了,为何今早却没见人影呢?瞧瞧这家里没个主事的汉子,就被人欺负上门了吧!

    花继祖和袁茹看到这般清隽的云书墨亦是一愣,心中满满全是惊讶。昨日虽然周里正让村民们都来村北这边,但来的都是小年轻,他们这些长了一辈的人除了个别爱热闹的,都未出去,所以并未见过云书墨。今日路过那大柳树时,隐隐听说花卿颜的那失踪的丈夫回来了,现在听这男子说这般的话,他们便是不由怀疑,这人,便是流言里的那个人么?

    花耀宗仔仔细细将门口的人打量了一遍,偏头看了眼袁茹,四目相对,两人便是对传言有了质疑。这男子容貌出众,气质更是脱俗,必定非富即贵。而花卿颜口中的相公可是入赘进了她花家,这般的话那男子家里条件应当并不好,不然一个汉子,哪怕对心爱之人非常在乎,也不会做出入赘这般有损颜面的事情来!

    云书墨显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进门之后,卫啸和齐昱便是纷纷走了进来,两人手里还抱着不少东西。众人瞧过去,皆是些绸缎布匹,虽不见得有县城里的好,但在镇上也绝对算是高档的。齐昱的手里还抱着一摞书,有《三字经》、《百家姓》这些启蒙用的,还有《论语》之类的书,另外还有一些笔墨纸砚。

    卫啸是个大嗓门,将布匹放在堂屋干净的小桌上后又跑了出去,还一边朝着屋里嚷嚷:“璧儿姑娘快来帮帮忙,外面马车里还有不少东西呢!这些可都是我家老大的一番心意,昨日你们不是被耽搁了么,我家老大贴心帮你们买回来了!”

    璧儿伸头往外看了看,院子外小河边停着观澜居的马车,上面果然如同卫啸所说堆放着不少的东西。不过璧儿并未出去帮忙,而是看向了花卿颜,询问她究竟怎么办?

    昨日花卿颜的态度璧儿可是清楚的瞧在眼里了,断然是不会接受这人的东西。而而且明明这人就不是花卿颜的丈夫,且真正的目的也是为了胡郎中,却不知为何偏偏缠上了她家姐姐。

    花卿颜没想到明明昨日已然被气走的云书墨,今日会再次上门,而且脸上虽依旧面无表情,但花卿颜却隐隐能察觉出他的心情应当不错。

    不过花卿颜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美丽!

    不仅仅是因为花继祖和袁茹,还因为云书墨适才的话!

    她原本以为,昨日已然说得非常清楚了,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关系,并且不需要云书墨来为她的名声负责。可是云书墨刚刚这话的意思,还有这送东西的举动,摆明着是要将那样错误的认知继续下去!这不是花卿颜想要的结果!

    花卿颜眉头紧蹙,刚想问云书墨究竟想要做什么,花继祖倒是率先开了口。

    花继祖表情严肃,故意低沉着嗓音格外威严道:“你是何人,为何冒充花卿颜的丈夫?”

    花卿颜一愣,完全没有料到花继祖会这般问。她错愕的看着花继祖,不过随后又挑了挑眉看向云书墨,不知这再一次不请自来的男子,会怎样回答。她心中莫名有些期待。

    “这位……”云书墨顿了顿,目光从花继祖身上扫过,瞧着穿着长衫一副读书人模样,但头上却又束着学士巾,显然并不是秀才,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不过这停顿却是让花继祖变了脸色,这般年纪了还未考上秀才是花继祖这半生的痛,而云书墨此刻这一瞬间的迟疑便是让花继祖误认为他是在嘲讽自己。但越是这样他越是小心翼翼,知晓眼前这男子身份不简单,自然是不敢得罪。

    所以哪怕花继祖心中再恨,也不敢对云书墨如何要,只是他的脸色阴沉得像是要滴下水来。他深吸口气道:“在下花继祖,是花卿颜的大伯。”

    云书墨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他望着花继祖,上上下下将人打量了许久,依旧有些迟疑,“卿颜的大伯,为何我觉得,你们的长相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

    云书墨这话如此直接,众人纷纷是听出了这话里的潜意识,也同时下意识的朝花继祖看去,拿着他与花卿颜的脸做比对。平日里他们都未注意过这个问题,但突然被云书墨这般提出来,又仔仔细细一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87》,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87章 红脸白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87并对妃王腾达第87章 红脸白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