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嫌疑人

    就在花卿颜胡思乱想时,村民们已然在花卿颜门口集合了,除了行动不便的老人孕妇,其他人都来了,大家的手里都提着至少一双的鞋子。收到里正的通知,大家都不明所以,比起这大晚上到花卿颜家集合,拿着鞋子更是让人们觉得奇怪。但因为是里正的要求,所以就算是再不情愿,也只能照办,不过这抱怨可是不少。

    “我说里正啊,这究竟是干啥呢?这大晚上的这不是折腾人么?”

    “就是啊里正,这花卿颜家又整什么妖蛾子呢,大伙儿可是累了一天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大晚上都不让人安生,花卿颜,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啦啊!”钱氏尖锐的嗓音格外的刺耳,她手里提着一双已经脱了线的布鞋,嘴里骂骂咧咧的,一瞬间便是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花卿颜。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便是落在花卿颜身上,其中有惊讶,有疑惑,还有厌恶和嫌弃。不过就算如此,花卿颜也全然是一派淡然,任由那些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倒是有几分遗世独立的意味。

    周里正仔仔细细的瞧了好几眼,确定能来的都已经到了之后,便是对云书墨说:“公子,村里能到的皆是已经来了,接下来是怎样做,但凭公子吩咐。”

    这次云书墨倒是没有直接开口,而是看向花卿颜,凑到她面前声音轻柔,却又足够让所有人都听到,“娘子,接下来你来说罢。为夫替娘子把关。”

    娘子?

    众人原本还在猜测,这让周里正如此以礼相待的白衣俊美男子是何人,这会儿听到男子对花卿颜的称呼惊讶不已。

    花卿颜那失踪疑是死亡的相公回来了?!

    众人看看花卿颜,又看看云书墨,觉得这两人都美得不像是凡人,站在一起就如同画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不过现在可不是欣赏的时候,他们手里还提着鞋呢,听周里正和那男子的语气,这其中怕真的有事发生啊,而且花卿颜家的这一片狼藉可是真真的摆在眼前呐。

    花卿颜没有拒绝云书墨的提议,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还请各位将鞋底朝上,好让我看清楚些。当然,各位脚上的鞋也是如此。”

    众人虽不明白这样做到底是为何,但还是照办了,纷纷将鞋拿好鞋底冲着前方,好让花卿颜瞧个清楚。花卿颜在众人面前绕了一圈,视线从那些鞋子上一一扫过,最后站在一个男子面前。

    这男子很是奇怪,几乎所有人都将手中的鞋高举,唯独只有他将鞋提溜在身侧靠后的位置,紧绷着身子像是随时想要将鞋藏起来般。他的眼神更是没有定性,不断的四处乱瞟着,眼珠子丝毫不见停歇。此时,花卿颜站在他面前,目光灼灼,但他却没有半分想要跟花卿颜对视的意思。

    “喂花卿颜,你盯着我相公看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让花卿颜挪开了目光,她这才发现男子的身边站着一个有几分熟悉的陌生人。这满脸愤怒,瞪大了眼,一副想要吃了她表情的熟人,可不就是前几日才结下梁子的白妙妙么。

    如此说来,那男子便是白妙妙的相公,花卿颜他大伯的大儿子花纳海?

    花卿颜仔细一打量,发现这男子与她那爷爷还真有几分想象。

    这人也算是她的大堂哥,可就算如此那又如何,这花纳海的行迹实在是可疑。所以花卿颜丝毫没有放下检查的意思,沉声道:“还请把鞋子给我看看!”

    花纳海像是没有听到般的,拧着鞋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花卿颜站在他面前,见他毫无反应,忍不住又提高了声音说了句:“大堂哥,还请,将你的鞋底朝上,让我看看!”

    花纳海此时一惊,颤抖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花卿颜注意到他的瞳孔微微放大,俨然是十分的惊惧和慌张。花纳海的反应让花卿颜忍不住挑了挑眉,她的心底隐隐有了结论。

    这时,一旁虎视眈眈警惕盯着花卿颜的白妙妙突然暴起伸手重重一推花卿颜,“干什么干什么?你盯着我家纳海干什么?还大堂哥,可别忘了你花卿颜根本就不在我花家的族谱上,胡乱认什么亲戚!”

    因为白妙妙的动作太过于突然,花卿颜毫无防备的被推了个趔趄,云书墨一直跟在花卿颜的身后见她要跌倒,立刻伸出手将人抱了个满怀。

    云书墨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姑娘实在是清瘦得厉害,掌心触及之下全是基本都是骨头。

    花卿颜愣了愣,她没想到这看似削瘦的人会有如此厚实又温暖的胸膛。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撑着云书墨的手臂直起身子,朝着他微笑说:“谢谢。”

    云书墨皱了皱眉,花卿颜的客气让他没来由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这莫名的情绪亦是让他微微一笑,又伸手将花卿颜搂进了怀里,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娘子哪里的话,为夫护你是理所应当的。”

    腰间那强有利的手臂和耳畔温热的吐息让花卿颜不自在的扭了扭身体。太暧昧了!花卿颜的脑子有些乱,这么近的距离已然影响可她思考,那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甚至快要负荷不了。花卿颜深吸了口气,拍了拍腰间的手臂,“放开我。”

    “不放。”云书墨的语气不容置疑,“娘子还是好好呆在我身边,免得又遭了攻击,这受伤我可是会心疼的。”

    这话暧昧得花卿颜不忍听,她抬手压在自己胸口意图控制自己不断加速的心跳,可惜徒然无果。花卿颜觉得自己脸烫得都可以烙饼了,浑身上下都在冒烟。抗争了半分钟后,花卿颜放弃了,这男人俨然是打定主意耍流氓到底了,可偏偏所有人都觉得这男人是真的怕自己妻子受伤!

    感觉到花卿颜的认输,云书墨心中得意,他拍了拍花卿颜的肩,凑到她耳边轻轻说:“真乖。”

    妈个鸡!

    花卿颜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她从来没见过如此这般恶劣的男人!但她又完全拿這男人没办法,简直就心累!

    卫啸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他家老大什么德行,他这个跟随了十几年的人怕是比宫里的太后和皇上都要清楚!偌大一个睿王府,除了太后塞进来的两三个婢女之外,便没有其他女眷,而睿王府也从不对各家的小姐夫人门打开,唯二能进出睿王府的就是太后和太后身边的萍姑,当然还有睿王手下唯一的女子施琪,不过睿王府和骁云骑的人重未将她当成女人看待。

    所以雍京城的人全都知晓,不管有多少女子青睐,但是他们英明神武的睿王大人全然不近女色,只能让那些有心的女子对着睿王府望而兴叹。

    而此刻,他们那对女子冷酷到底的睿王在做什么?这动作这话语不就是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常用的么!

    卫啸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脱离自己的眼眶了,这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明显不是纠结睿王这反常的行为,而是那边,跃跃欲逃的白妙妙和花纳海两人!

    卫啸眯了眯眼,快步走过去挡住两人的去路,大声道:“怎么这时候想走,不会是心虚了吧!”

    卫啸的大嗓门将所有人的视线从花卿颜和云书墨身上,又挪到了白妙妙和花纳海这边。白妙妙和花纳海还保持着猫着身子一前一后抬脚想要离开时的动作,卫啸出现得实在是太突然,以至于他们都还未反应过来。

    这会儿小动作被发现了,白妙妙干脆也不逃了,站直了身子转身狠狠地瞪向花卿颜:“花卿颜,怎么,你占了我家房子,打了我儿子,现在还想联合外人将我们一家赶尽杀绝么!花卿颜你究竟安的什么心!”白妙妙神色十分激动,俨然一副受害人的模样。

    而花纳海早就已然回过神来,他站在白妙妙的身后紧紧着护着她,瞪着眼,眼里像是冒着愤怒的火光。而那双被他提在手里的鞋子,早已经被丢开了,至于丢到了哪里,花纳海才不会对其他人说起。

    又一个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的。花卿颜翻了个白眼,觉得如今的极品们似乎都学会了用这一招。花卿颜不想跟胡搅蛮缠的白妙妙多说什么,她别过脸不去看她,直接将事情交由依旧搂着自己的男人处理。

    云书墨挑了挑眉,这般蛮横的妇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今日这事,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件小事,白妙妙也不过是个乡村的农妇,就算是脑子转得再灵活也逃不出他的掌控。

    云书墨此刻已然收敛了笑容,目光深沉而锐利的略过白妙妙,直直的看向花纳海,低而清越的嗓音透着无限的威严:“我的话不想说第二遍,所以把你的鞋子拿出来。”

    面无表情的云书墨依旧俊美如俦,声音也是尤为悦耳,但却让花纳海生生的感到了一股凉意,莫名觉得有些惶恐,他又是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花纳海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倒是白妙妙先炸了,简直要蹦起来,伸出指甲狠狠的挠云书墨!

    “你们怀疑我相公!”白妙妙大喊大叫,真是恨不得用上全身的力气,“你们凭什么怀疑我相公!拿出证据来啊!就凭这一张嘴,红口白牙的就断定我相公是凶手!周里正我不服!相公我们回家!这花卿颜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这热闹我们不凑了,免得还被人说成是杀人凶手!”白妙妙说着一把拉住花纳海转身欲走。

    这时,无忧小小的身影挤了过来,他张开双臂挡在白妙妙面前,昂着头瞪着白妙妙:“不准走!”

    小无忧虽是绷着脸,但因为实在是太小了,所以这一本正经的模样反倒有些可爱。白妙妙可不怕他,直接抬脚就朝无忧踹过去:“小鬼滚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80》,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80章 嫌疑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80并对妃王腾达第80章 嫌疑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