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为娘子出头

    “呀啊!”这一出让周围瞧热闹的姑娘妇人们皆是惊叫一声,快速的背过身去。

    那陈四此刻已然是赤身**,只剩下一条亵裤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了。

    这……花卿颜眨眨眼,心里还在想着这瞧着矜贵斯文的男子,居然当众耍流氓呢,脸上突然传来清冷的触感,眼前也是一黑,就听耳畔传来男子幽幽的声音,“娘子可不能看。”

    眼前一片漆黑的花卿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了句:“有啥不能看的,《花花公子》上可多呢!”

    花卿颜长长的睫毛从云书墨的掌心轻扫而过,云书墨觉得掌心微微发痒,竟是瞬间痒到他心里,带起一阵悸动。云书墨微微眯了眯眼,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

    花卿颜的声音虽小,但两人距离可近,云书墨又耳目聪明的,自然是都听在了耳里。他虽然不太明白花卿颜口中的《花花公子》是何意思,但却从她话里听出了另一层含义。

    ――她竟是没少看男子敞胸,衣裳不整的模样!

    云书墨的脸色没来由的更加阴沉起来,他冷哼一声:“里正,这人不仅入室偷窃,还满嘴污蔑之词,将我夫妻说成淫秽之人,按大麒的律法该如何算!”

    “按大麒律法,入室偷窃者,无论轻重皆重打五十大板,严重者则按偷盗财物价值叛入狱。至于污蔑他人者,则判重打三十大板。”周里正一本正经的回答,里正就相当于县官,管理着整个村子的庶物,自然也包括村里发生的偷盗啊打人啊等等这样的事情,所以周里正对这律法相当的熟悉,张口就能道来。

    云书墨的眼底闪过一起浅得瞧不出的赞赏,他微微昂着下巴对着陈四,“那么里正,这个人你该如何处理?”

    陈四现在已然狼狈不堪,赤果着上半身,因为之前被卫啸狠狠的踹过几脚,所以皮肤上大片大片的青紫。而他的脖子上,哪怕云书墨掐他的时间并不长,但那里也已然显现出呈紫黑色的手指印!深秋的夜晚很凉,陈四哆哆嗦嗦的蜷缩着,听了两人的对话,忍不住为自己辩解:“我没有偷东西,我进去时屋子里已然乱了,我不过是好奇,想要浑水摸鱼!”

    “是么。”云书墨不置可否,他目光一沉,落在地上那一堆衣服碎片上,“呵,陈四,你可敢将那堆碎布捡开?”

    陈四又是一哆嗦,他抬头看了眼云书墨,又看了看周里正,竟是反常的往后挪了挪,仿佛那堆衣服碎片是洪水猛兽一般。

    璧儿早就想上前狠狠的揍陈四一顿,这会儿听了云书墨的话,立马是沉不住气的跑上前在碎片里挑挑捡捡,很快就从碎布里捡出一件东西来。

    璧儿一见那东西脸色更是难看了,她瞪着陈四骂道:“陈四!你还不说实话!这是我姐姐的东西,怎会在你手里?陈四你就是个小偷!里正大伯,还请您给我们做主!这小偷都上门偷窃,被抓了个正着居然还矢口否认!”

    璧儿从陈四衣服碎布里翻出的是一支珠钗,金丝缠成的并蒂莲,莲蕊处是一颗颗小而圆润的珍珠,价值非凡。花卿颜不记得自己何时有这么一支珠钗,但璧儿绝对不会说谎,这珠钗必然就是她的。想必陈四之前紧紧攥在手里的,就是这珠钗了。

    看到那珠钗,陈四便是百口莫辩了,他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对上云书墨那黑沉的眸子却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已然挣脱云书墨手的花卿颜望着那珠钗,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她的东西都被花盼盼母女俩搜刮得几乎一干二净了,留下的只有她们瞧不上的。这珠钗瞧着这般的华贵,以那两人的个性,绝对不可能放过。这珠钗又怎会成了漏网之鱼呢?

    不过花卿颜此刻也没心思问个清楚,现在事情大白,这陈四偷窃之后还抵死不认,竟还满嘴脏话,简直就是可恶!

    周里正也是阴沉着脸,命令周荣将陈四绑起来,等明日天亮就提到县城府衙按大麒律法治罪!不少村民都觉得大快人心,陈四的所作所为本就遭村民们厌恶,如今又做出这种事,怎能姑息!有人甚至提议说将陈四赶出靠山村,往后绝对不允许他再踏入靠山村一步!

    周里正压了压手让村民们安静下来,看了看花卿颜,最后目光落在云书墨身上。这人自称花卿颜的相公,刚才的情况周里正也都看在眼里,这人把局面完完全全的把控着,无论是阴狠的手段还是言语,都给陈四无尽的压力,让陈四从心底里崩溃。周里正相信,就算没有璧儿上前,陈四也会扛不住压力自己将所有的事情交待清楚。

    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是非要见官不可,陈四心有不甘,他挣扎着想要从周荣里逃脱,但他的力气又怎能何周荣的相比。他看着花卿颜突然说:“花卿颜,你最好还是进屋子里看一看究竟是何情况,我说过,我并不是第一个进你家门的人,有人可比我来得早。”陈四说着,眼里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你那屋子可是乱得不得了,我看那人可不是想偷东西,而是想砸了你的家。”

    在陈四看来,他不过是浑水摸鱼,不过就是倒霉让花卿颜他们抓住了而已。既然自己要受罪,他怎能让那个先他们一步的人好过!他看看一旁虎视眈眈的卫啸,又看了看云书墨,这两人都不是好惹的,若是将那人找出来之后,定会比自己凄惨百倍!

    自从回来,花卿颜还未进过家门,自然不知究竟是何情况。她偏头看了看进过院子的卫啸和周荣,两人皆是无奈的点点头。花卿颜皱了皱眉头,二话不说便是跑进了院子里。

    果然如同陈四所说,院子里一片狼藉。她家院子本就空旷,她原本还打算在院子里种果树,却是被集市给耽误了,所以院里就只放了着平时用不上的杂物。不过现在那些杂物全都散落在院里,而且模样都不怎么好。

    屋里更是混乱,四间屋子的大门全都打开了,家具全都被掀倒在了地上,甚至有些已然被砸得七零八落,瞧不出原来的样子。柜里的衣裳和床上的被褥也都被弄丢在了地上,上面还有不少杂乱的油污脚印。厨房里更是杂乱无章,所有的粮食米面全都混在一起被洒在了地上,碗碟也全部在地上成了碎片,更别说那些调料,已然跟地上的粮食混合在一起……

    花卿颜的步子一错,快速跑到后院,脸色已全然黑沉下来。她和璧儿重新补种上的花菜,已经全部都连根拔起,甚至不见了踪影,菜地里只有光秃秃的田畦!

    不少人跟着进了院子看到这情况都大吃一惊,这般做法简直就是丧尽天良了,这是要毁了这个家啊!究竟是谁跟花卿颜有这么大的仇怨?

    璧儿瞧着她们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家被人破坏成这副模样,伤心得红了眼眶,“这是谁干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什么仇什么怨居然干出这样的事,连粮食都糟蹋了!这是要将卿颜一家逼得没有活路啊!就不怕遭报应么!”李绣搂住同样红了眼眶的两个孩子,沉着脸骂骂咧咧。

    她的心里也是着急,这花卿颜一家才安定下来,眼看着如今有了进项,日子慢慢的好起来,这家却是被人破坏得如此这般惨乱!

    李绣义愤填膺道:“里正,这一定是有人嫉妒卿颜家日子好过了!瞧瞧那花菜都被人拔走了,里正你一定要为卿颜他们做主!”

    周里正亦是黑了脸,自他有记忆来,靠山村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这样的行为简直比陈四偷窃财物更加恶劣!

    “是谁干的,给我站出来!”周里正沉声威严的说,一双锐利的眸子从众人身上扫过,竟是许多人吓得不敢与他对视。

    人们面面相觑,眼底都透着茫然之色。今日镇上有集市,不少人都去了镇上,卖些自家种的菜或是攥下来的鸡蛋,也好为家里添些进项,他们亦是傍晚时分才回的家,根本就没留意其他。再说这花卿颜的家本就在荒凉的村北,就更是难以被人察觉了。

    而且那人怕是也正如李绣所说,是嫉妒花卿颜家如今过得比刚来时好呢,才会如此的丧心病狂。

    卫啸陪着云书墨站在人群最后,对于院子里的情况也是愤恨,“老大你说这小山村怎么还有这般缺德的人,瞧瞧人家姑娘这屋子,简直都没法住人了。”

    没有得到云书墨的回应,卫啸也不在意,絮絮叨叨的说:“这山村的人啊不就是在乎那些个粮食么?怎么连粮食都糟蹋了,这要是放在军营可是重大五十大板,逐出军营的,这可是大罪!”

    云书墨的眸子落在沉声不语的花卿颜身上,虽没有附和卫啸的话,但是眼里却是带着几分期待。

    面对这般情况,花卿颜,会怎么做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78》,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78章 为娘子出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78并对妃王腾达第78章 为娘子出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