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有贼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厚厚的云层将阳光遮掩住,只余了一点洒落在路上。

    从朝阳镇通往靠山村的官道上,周里正家的大驴车正载着花卿颜几人快步跑着,那驴车的后面居然还跟着两匹高头大马!

    一匹全黑之色,鬃毛却是棕色的,马脸有些长,到却依旧非常神俊。那马似乎有些活泼,欢快的蹦哒着蹄子,若不是马背之上的主人拉着,估计都要跑上前跟里正家的大驴子比一比速度了。而另一匹马却是好看得让人惊叹,全白之色,除了那黑乎乎的眼珠子,其他地方全是白色,就连睫毛也是如此。身影矫健,体态异常优美。那马走得很平稳,每踏一步都像是有某种说不出的韵味在其中。

    而那马背之上的男人更是清隽,这世上怕是再难有人能敌过他的相貌。简直就是珠玉在侧,自惭形秽!

    不过大驴车之上的花卿颜却觉得这一人一马极其碍眼!居然跟在她们的身后,显然是要跟着她们回靠山村!而且,那人的怀里居然还抱着无忧,根本就不将孩子还给她!

    那白马之上的自然便是云书墨,这马叫白星,是云书墨亲自在大漠之上捕来的,当初一眼便是瞧上了,虽不知是合品种,但白星的体能和速度都不比那汗血宝马差,白星更是在战场上陪着云书墨三番两次的涉险,深得云书墨的喜爱。

    无忧坐在云书墨的怀里,伸出手摸了摸白星长长的柔软的鬃毛,小小的呼了一声,满满的全是赞叹。云书墨垂头看了他一眼,再抬头时便对上花卿颜那双宛若要喷出火来的眸子。他弯了弯眉眼,朝着花卿颜淡淡一笑。

    另一匹大黑马之上的自然便是卫啸,之前在大街之上他被云书墨派去打听消息,寻回来时便发现自家老大的身上居然挂着那个在观澜居门口遇到的小财迷,身后还跟着四个姑娘,差点让他以为有人假冒他家老大。不过云书墨看着他时略带嫌弃的眼神,让他确定,这抱着孩子,嘴角带着浅浅笑意的男子,是他家那常常面无表情的老大。

    卫啸看了看被气得冷哼一声偏过头去的花卿颜,又看了看身边的云书墨,忍不住问:“老大,为何我们要跟着这姑娘回家?您还绑架了那姑娘的儿子。”

    云书墨拍了拍无忧的小脑袋,淡淡的说:“她名卿颜。”

    卫啸听后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大麒名叫卿颜的姑娘不少啊,难道老大每遇到一个,就要跟着那姑娘回家么?老大,这样不好吧,虽然您也老大不小该成亲了,但您那后院的规模怎么也不能比那个人的后院规模大吧!”

    卫啸渐渐的息了声,因为云书墨瞧他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煞气,他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还是闭嘴的好,倘若在说下去,估计自己又要被碾回军营了。

    见卫啸老实了,云书墨这才收回视线,瞧着花卿颜的背影,低声说了句:“她姓花,名卿颜。”

    暮色四合,大驴车终于上了石桥,驶进了靠山村。这一路上的气氛,真是让人难以形容,用花卿颜的话说,就得有一种莫名诡异的尴尬。

    胡白芷这一路就没停过嘴,话题全是围着云书墨打转,先是将他的相貌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又说他的个性温柔,身手强劲,将花卿颜和兮儿保护得天衣无缝,那画面简直太美!胡白芷此刻俨然就像个看到偶像的小粉丝,看着云书墨眼里亮晶晶的发着光。

    花卿颜听得简直心塞,特别是胡白芷还特别八卦的打听他俩相遇的过程,那双大眼盯得花卿颜尴尬无比,都不知该对她说实话,还是继续编谎话。

    周荣先依次将胡白芷和周晓嫣送了回去,两人进屋前还不忘给花卿颜使眼色,让她好好待身后马上的人!等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花卿颜抱着兮儿快速跳下驴车,周荣将属于她的东西从车上卸下来,东西比较多,本想帮她搬进院子里,不过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卫啸翻身下马,将地上的两个大竹篓架到自己的肩上朝着花卿颜嘿嘿一笑,“姑娘,快开门,我们回家了!”

    花卿颜这个名字,从云书墨口中说出来,卫啸又怎会不明白?整个大麒能入睿王眼的花家人,也就只有花元帅一家了。花元帅没有回京就已然遇害,花家长子花卿瑢失踪生死未明,而当时留在雍京元帅府的便只有花家的女眷。圣上满门抄斩的圣旨一下,兵部便迅速的上门拿人,至于结果如何却是不得而知。

    睿王当时刚好不在雍京,等睿王收到消息欲制止时已然是来不及了,元帅夫人和花家少夫人已然锒铛入狱,但打听不到任何的消息,等同于生死不明。而花家大小姐和两个孩子却是失去了踪影!

    云书墨在第一时间便封锁了花卿颜失踪的消息,亦是让兵部放出花卿颜并未出逃的消息。不然的话,花卿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带着孩子们和璧儿一路逃得如此顺利。

    卫啸没想到,他们南下,居然会遇上花卿颜!

    且若不是睿王提醒,他完全无法与在雍京里锦衣玉食,待字闺中的花家大小姐,如今身披粗布麻衣,与这农村女子一起有说有笑,居然还一副闲适的模样!卫啸虽未见过花卿颜,但却是觉得这雍京城里长大的千金大小姐必然是适应不了这农村生活,但花卿颜打破了他的这个印象!

    花卿颜瞪着这不请自来的汉子,真想一巴掌糊在他那迫不及待的脸上!她咬牙切齿的说:“这是我家!孩子还我,东西放下,你们可以离开了!”

    卫啸亦是瞪眼,配着他支楞的短发说不出的滑稽。花卿颜的态度坚决,挡在院子门口,俨然是一女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卫啸有些为难,按他有些暴躁的个性,面对这种情况一般就直接上手将人毫不客气的推开了。但卫啸此刻面对的是花卿颜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而且这姑娘还是他家老大非常重视的花家人!卫啸张了张嘴,最后一脸没辙的看向云书墨。

    云书墨抱着无忧翻身下马,动作敏捷而优雅,他漫步走到花卿颜面前,无奈一笑:“卿颜,我们之间的问题,应该进屋好好谈谈,瞧瞧这天色,孩子们都该饿了。”

    花卿颜下意识的看向无忧,就见这男子不知是给无忧吃了什么**,小无忧竟是非常配合的拍拍自己的瘪瘪的小肚子,瘪着嘴冲花卿颜可怜兮兮的说:“娘亲,无忧好饿,无忧想吃娘亲做的软软的糕糕!让爹爹也尝尝,娘亲做的糕糕可好吃了!”

    花卿颜那个气哟!养了这么久的小子居然在关键时刻,胳膊肘往外拐!花卿颜刚想着把无忧一块丢出去算了,就被身后关着门的院子里传来的哐当一声响吓了一跳!同时被吓到了还有璧儿和兮儿!

    众人的第一反应便是院子里有人!

    花卿颜将兮儿往璧儿的怀里一塞,便是想要开门冲进去,但却被眼疾手快的云书墨拉住,“先等等。”

    云书墨说着朝卫啸使了个眼色,卫啸会意将扛在肩上的竹篓又放下,纵身一跳便是跃上了院墙,再一个晃眼人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周荣挥挥手跟花卿颜打了个招呼便是紧随其后的跳了进去。

    花卿颜站在门口有些紧张,她张着耳朵仔细听里面的动静,但进了院子的两人都没发出半点声音,就连脚步声都听不到。

    究竟是谁,在这天还未全然黑掉之时进了她家院子?花卿颜不由想到了仇无妄。但她同时又觉得,不可能是那个人,那人跟周荣的关系特殊,所以华清池猜测周荣一定将自己的行程告知那人了,所以以那人的个性来看,绝对不会趁着没人的时候,来她家。

    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是进贼了!

    想到这,花卿颜反倒是没那么紧张了。本着财不见白,安全为上的原则,花卿颜一直都是将所有的银子和契约随身放在空间里的,家里只留了平日要用到的碎银子,不多,才十两而已。除了那十两银子,花卿颜并不觉得这满屋子的破烂值得被人惦记。

    “姐姐,是谁这般大胆,上门偷窃?”璧儿搂紧了兮儿往花卿颜身边靠了靠,她的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家里的东西虽都没有多少价值,但全是她们辛辛苦苦弄来的呢,可不能让这贼得手了!

    “不知。”花卿颜摇头,心底闪过一些人影,虽然她有了怀疑的对象,但却也没有真正的确认,“在人还未抓到之前,不能轻易做出决定。”

    云书墨偏头瞧着一脸淡定冷然的花卿颜,心底莫名有些欣慰。果然,这花元帅的女儿就算是养在深闺里,那也是继承了花元帅一身的傲骨和那天生的大将之风。

    “啊!救命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75》,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75章 有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75并对妃王腾达第75章 有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