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云呀

    半路被齐昱劫走的小包子正坐在观澜居大厅的隐蔽的角落里,桌上有齐昱特意给孩子们准备的各种糕点和水果,小宝贝虽然觉得糕点没有娘亲做的好吃,但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观澜居的大厅里有齐掌柜特意为走街串巷的手艺人们搭建的一个小圆台,此刻有个穿着简陋,布料都洗得发白的小姑娘正弹着琵琶,咿咿呀呀的唱着曲子。曲子不知名,应该是自己编的。明明应该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但这曲调却是格外的忧伤。

    小无忧虽听不懂那小姑娘再唱什么,但却听得心里闷闷的,他晃了晃腿,问齐昱:“叔叔,小姐姐在唱什么呀?为何无忧听着有些难过呢?”

    小姑娘唱的词是自己的身世,大意便是家中贫寒,爹爹过劳而死还欠着外债,而娘亲重病在床,她如今孤身一人靠着卖唱赚些银子给娘亲抓药过活。这其中自然还有些龌蹉的事情,但齐昱不想这些事污染了两个孩子纯真的心,便是没说明,只是说:“小姐姐可怜,爹爹走了,娘亲卧病在床,正需要银子抓药治病呢。”

    小无忧捧了捧脸,而兮儿也跟着红了眼眶。两个孩子虽经历过更悲惨的家破人亡,但毕竟年龄小,花卿颜也未对他们明说。所以在他们的心里,他们只是暂时的与爹爹娘亲分别,暂时的离开家而已。如今听了小姑娘的故事,难免的有些同情。小无忧从凳子上滑下来,快跑几步到圆台之下,从小包包里掏出一个银锞子递给小姑娘,“姐姐,这个给你,你快回家给姨姨抓药药,一定能好起来的!”

    琵琶声突然断了,小姑娘错愕的看着小无忧那张充满担忧又满是希冀的脸。银锞子虽不大,更是抓不了药,但却是这小孩儿的一份心意。小姑娘抹了把眼,伸手接过,郑重的道谢:“谢谢你,弟弟!”

    此时谁也没注意到,安静的兮儿突然抬起头看了看楼梯口,朝着那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花卿颜与齐掌柜商量好所有事情之后,便带着两个孩子和璧儿一起去采买需要的东西。油盐米面,还有日常需要的一些东西,一路逛下来还真是有不少。

    花卿颜和璧儿在杂货店里挑东西,两个孩子无聊的紧,跑到门口玩儿,竟是在街角见到了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小无忧一眼便认出这正是观澜居里弹琵琶的小姐姐,便忍不住上前问:“小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呢,不是要去抓药么?”

    小女孩不知哭了多久,眼睛又红又肿,见到无忧又是忍不住悲从中来,抽泣着说:“小公子和各位老爷小姐给的赏钱被人抢走了!娘亲的药钱没有了,呜呜~~~”

    “哎呀,好坏!”小无忧和兮儿都气愤的攥紧了拳头。

    就在无忧和兮儿义愤填膺之时,一只白净又修长的手伸到小姑娘面前,那手掌之上放着一锭足足有五十两的银子。三人愣了愣,只觉得白影一晃,那手就已然消失不见,只剩下银子放在小姑娘面前的地面上。

    “呀,银子呢!小姐姐你快收起来,不要被坏人抢走了!”无忧捡钱银子慌忙带进小姑娘的手里。小姑娘原本还有些犹豫,但一想起家中的情况便还是收下了这莫名而来的银钱。

    兮儿歪着头,抬头望了望,她刚刚好像看到一片白白的云从眼前飞过呢!

    等到孩子们和小姑娘告别,花卿颜看了看天色,已然到了要回去的时辰,于是便朝着与胡白芷他们约定好的锦绣布庄走过去。

    锦绣布庄是朝阳镇最大的布庄,里面有各种布料,成衣还有绣品,周晓嫣和沈夫人平日里在家绣的丝帕全是拿到这边卖的,自然是因为锦绣布庄价格公道,老板也实在。

    锦绣布庄在朝阳镇最繁华的街上,花卿颜远远的就看到了锦绣布庄那古朴的牌匾。胡白芷和周晓嫣正在门口张望着,看到他们便是挥挥手:“这边这边!”

    因为靠近西面的城门,所以街上的人有些多,锦绣布庄里更甚,街道远处还有两匹高头大马,正随着人潮缓缓的往外走。花卿颜皱了皱眉,她带着两个孩子实在是不适合这样的环境。为了保护好孩子不被挤到踩到,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的。

    花卿颜突然觉得右手一松,她猛然回头,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跌跌撞撞的往人群外走,身子被来往得人撞得左右摇晃,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跌倒!

    “兮儿!”花卿颜急切的唤了一声,刚想要冲上前将小兮儿抓回来,就听人群里传来一阵骚乱,她转头一看!

    一辆马车正朝着这边横冲而来,人群已经受惊四散开来,这道路便是瞬间清了出来,而兮儿小小的身影更是显目!可是那狂奔的马车却是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竟是直直的朝着兮儿冲了过去!

    “呀,孩子快跑!”

    “啊!这马车怎么回事!还有孩子呢!快停下来!”

    人群里响起一声声的惊呼,但却没有一人敢上前,那马车的速度太快,普通人怎么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些女子已然是闭上眼,不忍心看接下来发生的惨状!

    “兮儿,快回来!”花卿颜急红了眼,将无忧塞进璧儿的怀里,快步的跑过去!

    朝阳镇的街道本就不宽敞,这集会的日子街边更是被各种地摊占据,人群往往都要走许久才能出去。而此时,这街道之上居然有一辆那车肆无忌惮的飞快行驶着,直直的朝着站在路中有些茫然的孩童冲了过去!

    花卿颜的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甚至快要停止了跳动!那是她的兮儿!她乖巧的兮儿!好不容易才从花盼盼她们手里救回来的兮儿!

    拉车的大马已经近在咫尺,马蹄高高的抬起,那大马似乎看到了路中的兮儿,想要停下,但驾车的小厮却又是狠狠的一鞭。马儿受惊高高的嘶鸣一声,长而有力的前蹄狠狠的跺下!

    “不!”花卿颜瞪大眼凄厉的喊了一声!

    她绝对不能让兮儿出事!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花卿颜的身子猛得朝兮儿扑过去,紧紧的将兮儿抱在怀里,身体下意识的微微拱起免得下方的兮儿被压到!

    “娘亲,妹妹!”

    “小姐!”

    无忧和璧儿尖叫着,看着那马蹄马上就要跺在她们花卿颜和兮儿身上,顿时便是急红了眼,想要像花卿颜那般冲出去保护她们,但是激动涌走的人群完完全全的将她们挡在人群后面,根本没有任何的突破口!

    花卿颜已经听不到马痛苦的嘶鸣和无数惊恐的尖叫,她紧紧的将兮儿护在怀里,但她却感觉到兮儿并不如平时听话,一直在挣扎着,想要从她的怀里钻出去!

    此刻,她已经感受到了马蹄溅起的灰尘重重地砸在她的脸上,那马蹄高抬又迅速落下竟是带起了一阵尖锐的风,生生的带起了她的衣角和长发!她明显感受到了头顶传来的重重压力!

    花卿颜不是不想一个打挺带着兮儿滚出马蹄践踏的范围,但是兮儿的不配合让她根本除了在原地之外等待命运的宣判之外,完全不能做出任何的动作!她必须要不惜一切的,先护住兮儿!

    就在马蹄距离花卿颜的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时,人群中突然飞出一个白色的身影轻飘飘的落在花卿颜的身边。花卿颜只觉得自己突然被抱了起来,腰上有一支手臂紧紧的环着她!

    众人只见那白衣人动作大开大合,就像此刻不是在面对危险,而是在自家书房里,随手挥舞着毛笔般的写意。那白衣人一手将花卿颜和兮儿搂在怀里,另一只手落在马蹄之上!

    他的动作那般轻,但那马像是受到了重击一般的,痛苦的发出一声嘶鸣,竟是生生退后几步然后重重的侧翻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马这一倒,连带着后面绳索牵着的马车同样也无法逃脱侧翻的命运。车辕上驾车的小厮脸色瞬间变得惊恐,他想要起身跳下来,但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巨大的惯性和绳索带翻在地,车辕压在他身上,使得他发出如同那马儿一般的嘶吼。

    马车侧翻,里面传来一声声尖叫,这马车居然还挺结实,居然没有散架,只是从车门里滚出不少的东西,还有一个连连哎呦叫唤的粉衣女子。

    不过显然没人在意这位女子的情况,他们的视线全然已被那白衣人和花卿颜所吸引。众人不由赞叹了一声,好一个英雄救美!

    花卿颜虽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衣裳,料子也是只寻常的棉布,且因为着急救兮儿扑倒在地的缘故,原本就简单的发髻已经散乱下来,瞧上去有些狼狈。但这些都无法遮掩花卿颜那艳丽的容颜。

    再瞧瞧那白衣人,众人赫然觉得,这人世间所有的美好,全都凝结在了这两人身上,不管是那倾国倾城的容颜,还是他们周身所散发出的气质,都让人赏心悦目,目光被吸引之后,便无法自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69》,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69章 云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69并对妃王腾达第69章 云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