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要饭

    夜空下的靠山村已经渐渐沉静下来,只听取蛙声一片。送走了周里正和胡郎中一家,花卿颜和璧儿收拾好之后便各自回了屋,今日也算劳累了一天,在海边虽然收货颇丰可到底都是体力活。

    临睡前璧儿还有些纳闷,为何姐姐让自己不要将山洞和大海的事情说出去呢?

    不过既然姐姐说是秘密,那就保密吧,一想到有那么多好东西的海岸现在独属于她们,璧儿心里就一阵高兴,姐姐说,很多都能做成好吃的呢!

    花卿颜的屋子里还亮着灯,或许是板栗吃多了的缘故,两个小家伙的精神得不得了,这个时辰还一点睡意都没有。花卿颜由着孩子们在床上玩,自己在桌前寻了纸笔记下明日去镇上要办的事。

    这月的新菜谱靳南书已经带走了,所以板栗炖鸡可以做为下月的新菜。不过她需要提前去找齐掌柜说说这板栗的事,问问他能不能找些有功夫底子的汉子去摘板栗。毕竟这板栗长在深山之上,她可不敢让村民们去冒险,虽然这大老虎死了,保不准还有第二只呢!

    说到这老虎,那么完整的一张虎皮可值不少银子!不过花卿颜可没想卖掉,眼看着要入冬了,虽说这靠山村气候还算温润,但毕竟临海,难免会有风浪,所以这御寒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她是无所谓,但绝对不能冻着两个孩子。这虎皮可不就是好物么,能做成毛毯,还能给孩子做袄子披风。不过刚剥下来的虎皮上还粘着血肉,花卿颜拿这些可没辙,好在周荣说他有办法,出于对这个大个子的信任,花卿颜放心的将鞣制虎皮的事交给了周荣。

    明日去镇上除了买米粮之外,还要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调料,更重要的是瞧瞧有没有做糕点的原材。花卿颜还想着去弄些牛奶或是羊奶回来,给两个孩子补充补充钙质,不过花卿颜觉得这得去碰碰运气,毕竟牛可是农家重要的一员,不是老了病了谁都不愿意把牛卖掉,而且要碰上正好怀孕产奶的母牛更是难上加难。

    而且这次去镇上最主要的是要考察,糕点的生意究竟能不能做!如果能的话,不少糕点中也是需要用到牛奶的!

    花卿颜正在为牛奶发愁,就听到本该是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居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花卿颜猛地站起身整个人都瞬间紧绷了,她下意识的吹灭了油灯,慢慢的挪到床边操起棍子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

    那棍子是她放在床边防身用的,总想着哪天有人闯进来,这棍子能抵挡一二!

    没想到今日真的派上了用场!

    脚步声在门口骤然停下,花卿颜的心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她将木棍高举过头顶,想着只要来人推门进来,她就一棍子狠狠地砸下去!

    不过还未等那人有动作,隔壁房间就先有了动静,不一会儿就亮起了灯!糟了!璧儿醒了!以璧儿的性格来看,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冲到这边来,不管不顾的,先紧着她们的安全!

    “呵呵。”门外的那人似乎感觉到了花卿颜的紧张,居然轻笑了一声,然后礼貌的敲了敲门。

    花卿颜的眼瞪大,觉得有些蹊跷,如果是贼的话,会这么正大光明又礼貌么?难不成这是贼的诱敌之策?

    花卿颜回头,对上两个孩子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懵懂的大眼睛,暗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贼人闯进来,不能让两个孩子受伤!

    就在隔壁房门被打开时,花卿颜又听到那人说:“好心的人家,我就是路过来讨碗水喝,我已经口干舌燥了,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人边说还边敲着门,一下一下的,显得非常规律。

    这人的举动,真的与一般的贼人相差甚远,难道真的如他所说,只是讨碗水喝么?可为什么不敲院门,而是直接翻墙进来?

    “你是谁?”花卿颜百思不得其解,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在下……”

    “周大哥怎么是你?”璧儿惊讶地看着花卿颜门口的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凳子,正同样高举着,显然是想砸在男子的背上。周荣的去而复返让璧儿疑惑,她皱着眉头说,“周大哥,夜深了,你怎来了?还站在我姐姐门口,要知道这男女授受不清,周大哥还是赶紧离开,别遭人闲话!”

    周荣?

    花卿颜一听这名字哪有不明白的道理,这显然是那个和周荣共用一张脸皮的人!确定了来人身份,花卿颜心里头的忐忑瞬间便转化为愤怒,她猛地拉开房门,一棍子挥出去!

    “呀!怎么打人呢!”男子的身手敏捷,那棍子眼看着就要挥到他身上了,但他脚步轻轻一错,便是生生的避开,花卿颜这一棍子可是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男子站定之后心有余悸般的拍拍自己的胸口,看着花卿颜说,“姑娘家家的,要温柔么,不然怎嫁得出去?”

    “不要你管!”花卿颜杵着棍子怒瞪,“我与你不熟,你夜半闯人姑娘的院子还有理了?”

    “我这不是饿了么,晚饭时你院里传来的香味可是馋得我不行。”男子往漆黑的厨房望了望,又看向花卿颜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姑娘,赏我点吃的呗,我是真饿了,看在我将老虎送给你的份上,给我尝点?”

    “你!”花卿颜对着那张有着狰狞疤痕的脸实在有些无力,瞧着“周荣”的脸上出现这么丰富的表情,她真是不太习惯,她觉得经过了今晚,她一定无法再面对周荣的这张脸了!

    虽然生气,但花卿颜还是看在周荣和老虎的面上,又重新给男子做了些吃的。不过就是简单的三个菜,却是让男子的情绪有些激动。花卿颜在一旁陪着,看着男子虽是狼吞虎咽,但动作依旧优雅得体,忍不住猜测,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或许是晚上无人看见的缘故,男子没换上周荣的衣服,而是穿着一身绛色的锦袍,锦袍不繁复,也没有宽大的袖口,显得干净又利落。这身衣裳,绝对不是平常人能穿得起的!花卿颜能肯定这人非富即贵!

    璧儿也在一旁候着,从花卿颜和男子的对话中,她已经明白眼前这位,只是顶着一张周荣的脸皮,并不是周荣本人了。本来她对深夜上门的人就有些不满,如今更是满满的防备!她可不能让姐姐被这陌生的来历不明的男人给欺负了!

    男人扫光了三个菜,又干掉两碗米饭之后,终于是停下筷子摸着自己的肚子打了个饱嗝,“终于吃饱了!姑娘,你这手艺还真不错!”

    “饭桶!一顿吃了我们一天的!”璧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大声嘀咕。

    男子却是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小姑娘家家的,嘴上要温婉些,不然怎么嫁得出去!”

    “呵。”花卿颜嗤笑一声,“这位,陌生人。我们姐妹俩的终身大事可轮不到你来操心。既然你已经吃饱喝足了,那就麻烦从哪来,回哪去!”

    花卿颜这般直白的逐客令让男子愣了愣,那双与周荣不同,清透而狭长的狐狸眼微微放大,透着一股不敢置信。

    半晌之后,男子有些迟疑的问:“你,要赶我走?”

    倒是花卿颜被问的有些懵,她似乎好像从这人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丝委屈?可就算这人之前护了她的宝贝,帮她种了地,还送了她一头大老虎,他们之间的交情也没好到自己要安慰他,甚至收留他的地步吧!再说,这一顿饭已经能算是谢礼了!

    想到这花卿颜正了正脸色,严肃道:“这位公子,我花卿颜与你并无交情,虽你帮了我几次,还送我老虎,但今日这情况想必你也看到了,这老虎可是差点给我带来不少麻烦。往后还请公子不要再深夜上门,若是喜欢我花卿颜的手艺,大可青天白日的以真面目出现,到时花卿颜断然是不会拒绝公子,绝对会为公子奉上满意的菜肴。”

    男子的脸上刚露出一丝欣喜,就听花卿颜道:“但,事不过三,公子今日算是第一次。”

    男子歪头看着花卿颜,没有说话,修长而白皙的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或轻或重的敲击着。堂屋里瞬间便是安静了,璧儿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她看看花卿颜又看了看这陌生的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这时堂屋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三人同时转头,就看到两个小脑袋从门缝里钻了出来,眨巴着大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人。在见到男子时,两双大眼睛霎时间便亮了,竟是直朝着那人奔过去,扒着他的膝盖,仰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他。

    花卿颜:“……”这两孩子居然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简直心塞!她明明都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了!可是她的宝贝却投入陌生人的怀抱了!

    “无忧少爷,兮儿小姐快过来!”璧儿也有些着急,连忙想跑过去将两个孩子抱回来。她们跟这个人可不熟,万一这人是坏人呢,伤害孩子怎么办!可两个孩子就像是黏在了男子身上一般,无论璧儿怎样拉扯都不肯松手,而璧儿也不敢用大力气,就怕伤着他们。

    男子看着两个孩子扬起灿烂的笑容,他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抬头对花卿颜说:“两个孩子倒是记得我的好,长大后的嫁娶啊,一定会比你这个做娘的好!”

    花卿颜觉得一阵脑仁疼,这男子真是三句不离嫁娶,像个红娘一样!花卿颜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将人轰出去!

    似乎感觉到花卿颜的不满,小无忧偏头看着花卿颜,可怜兮兮的说:“娘亲,不要赶他走,无忧喜欢他!妹妹也喜欢的!”兮儿非常配合的重重点了点小脑袋。

    面对两个无比可爱的孩子,花卿颜总是心软的。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摆手随他们去了,而自己则从厨房里弄了些板栗出来,坐在一旁拉着璧儿剥壳,实则是监视着男子,免得他做出什么事情来伤害到自己的宝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65》,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65章 要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65并对妃王腾达第65章 要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