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太后

    太后和睿王母子俩闲聊了一会儿,无非就是太后问了问睿王的近况,问他久日未曾进宫在忙些什么。睿王一一答了,在太后面前完全是一副放松的模样,整个清宣殿弥漫着一股阖家欢乐的愉悦气氛。

    直到睿王提到太子替皇上南巡之事,太后才面露忧色重重的叹了口气:“绥玥这小小年纪,肩上的担子却是越发重了。他父皇如今是力不从心了,你这做叔叔的可要好好帮帮他。”

    “即做了太子就要有担起天下重任的胆色,”睿王轻抿了口茶,语气甚是淡漠的说,“若是觉得自己没本事,还是趁早从那位置上下来,免得祸害世人。”

    听了他的这般言论,太后又是无奈叹气。她怎会不知,睿王这是在隐喻他那皇兄残害国家栋梁之事呢,看到这花元帅的死对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影响至深啊!太后拍拍睿王的手,无可奈何的说:“你也知你皇兄如今是何情况,所以花元帅之事也不能全怪他。说到底,还是为娘没有替他管好这后宫。”

    睿王冷哼一声,表情又是冷了几分,“自己的女人管不好,还如何管理这泱泱大麒。我看,他还是趁早让位的好。”

    太后被他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逗笑了,虽然只是轻轻的微扬着唇角,却是比之前那灿烂一笑更是让人沉醉。

    太后如今临近古稀,但却因为身处皇宫每日养尊处优,又吃的精细,保养得当的缘故,所以瞧上去年轻了许多,看来不过刚到四十罢了。因为这庆合宫除了每日早晨有嫔妃来请安之外,就再无其他人,所以太后穿着打扮都挺随心随意,在自己儿子面前更是卸去了所有的伪装。此刻她身子稍稍往后靠在椅被上,与睿王有八分相似的如画眉眼,轻弯成绝美的弧度,让一旁的小宫女不由得开始想像,睿王微笑时是否也是拥有这般勾魂摄魄的能力。

    睿王倒是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反到是说出今日来的目的,“母亲,儿子打算南下一趟。”

    “你也要南下?这是何意?”太后怔了几秒后,却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般,眼底闪过一丝欣喜,“墨儿是找到要找的人了?”

    睿王点头说:“是。”

    得到这确切的答案,太后欣喜若狂的猛然站起身,“也就是说你皇兄的身子有法子治了!”

    睿王终于是勾了勾嘴角,“是。”皇上是中毒,又不是药石罔效的绝症,怎会治不好?

    “那就好,那就好!”太后连连称好,这一直悬在她心头的大石如今也算是去了一半,不过她又是叮嘱睿王道:“墨儿此去一定要将人秘密带回来,切记不能走漏了风声。”

    “孩儿明白,定不会出差错。”睿王郑重点头,“母亲也要小心些,吃食那些,定要检查过三四遍确定无毒才能入口。儿子可不希望儿子回来时又听到母亲出事的消息。”

    睿王虽是用这般揶揄的语气,但太后还是感觉到了其中浓厚的关心。太后又是抿嘴轻笑了几声,没做回应。倒是一直侍候在旁的阿萍却是突然跪地神情严肃的保证:“殿下放心,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娘娘,绝对不会让娘娘有任何的危险!”

    阿萍是太后的陪嫁,从小便跟着太后一起长大,后来随着太后一起进了宫。太后本想让她出宫嫁人,可阿萍却执意不肯离开,说自己无父无母,唯一的心愿便是好好照顾太后。太后无法便遂了她的意,只是没想到这一照料便是几十年漫长的时光。

    这么多年,在这深宫之中,阿萍与太后日日相处,相互扶持,两人的感情早已是超越了主仆。睿王也是在阿萍的精心照顾下长大的,知晓阿萍队太后的忠心,所以对她非常放心,对她的话也没有任何怀疑。况且有阿萍在太后身边,他离京也能更安心一些。

    睿王起身将阿萍扶起来,“萍姑请起,我相信萍姑定是不会让书墨失望。”

    睿王和阿萍无比担忧太后的安危,但太后本人却是丝毫不在乎,她站起身走到精致的雕花窗前望着窗外,花园里丝毫不见萧条的景色,幽幽道,“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走了便走了,又有何好值得担忧的?”

    听太后说这般沮丧的话,睿王蹙起了眉头,阿萍也顾不得尊卑不悦的出声阻止:“娘娘您怎能这般想!难不成是这日子过得不顺心?还是阿萍侍候得不满意?您有什么不满都说出来,阿萍定会改,但您千万不可再说这丧气话!您还未看到殿下娶妻生子,还未享受天伦之乐呢!”

    太后没回头只是轻轻一笑:“我十四岁进宫封妃,十五岁生下皇上被先皇册封为皇后,一时间恩宠无数,无数嫔妃都羡慕我。如今几十年过去,我在这皇宫待了四十多载,可谁又知晓,我从未开心快乐过。无论是先皇独宠,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都不是我想要的。”

    太后顿了顿,转过身瞧着睿王又是嫣然一笑,她身后的窗外是一片开得绚烂的芍药花,将她的容颜衬得艳丽绝美。

    睿王忍不住轻呼一声:“母亲。”语气里满满的全是关心。

    太后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续而道:“我常常想,当年若是没有代替姐姐进宫,如今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我定然会是寻个中意的嫁了,那人或许是达官贵人,也或许是文采卓绝的书生,也可能都不是,只是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总之是我喜爱的,是愿意用一生去陪伴的。”

    太后的话里带着无限的憧憬,她此刻的表情就像是二八年华情窦初开的少女,正幻想着和自己的如意郎君有个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好未来。

    睿王蹙起的眉头又是紧了几分,他知道太后过得不开心,但一直以为是因为先皇去世的缘故,却没想到太后根本就不想入宫!睿王转念一想,这深宫大院,一进来便是一生都无法再出去。这后宫中的女人又有多少是自愿成为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的呢?

    而且这后宫之中的肮脏和血雨腥风,比之那朝堂也是不遑多让。

    睿王敛了敛眸,掩藏住眼底对这皇宫满满的恶心和厌恶。

    阿萍跟着叹了口气:“娘娘又是何苦再想这些?若是当年娘娘不进宫,可就没了殿下,相比娘娘也不忍心看着二小姐与心爱之人就此分别吧。”

    “所以,这么多年,我都未曾抱怨过。”太后敛了笑容走到睿王身边,伸手轻抚着他的脸颊。睿王没动,感受着从太后柔软的掌心里传来的略微有些发凉的温度。

    “我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便是生下了墨儿,更是没有把你教导成那些个只重权势人性丑恶的皇亲贵胄。”太后说着,眸子里是难掩的自豪。

    不知为何,听太后这般说,睿王的心却是莫名的安定下来,或许他在下意识里想着自己会不会也是不收期待,甚至是被母亲厌恶的,就如同太后厌恶这皇宫一样。而此刻他终于是扬起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握住太后的手,清澈的眸子比之平常更是透亮,“母亲,孩儿定不会让你失望!”

    太后微微怔住,瞧着他脸上的笑容,莫名却是明白,为何这庆合宫的小宫女们每每见到墨儿便是一副脸红耳赤娇羞的模样。她知道墨儿长得精致俊朗,却没想到,他这一笑更是不得了,那日月怕是都无法与他争辉!

    太后歪着头将睿王上上下下又是好好的打量了一番。睿王今日穿得宝蓝色的常服,布料乃是皇宫尚衣局织得最精细考究的金丝云锦。這衣袍咋看之下毫无特色,可是仔细一瞧便是能看出那隐藏布料之下的特别之处,随风拂动之间隐隐能瞧见那沉稳的宝蓝中闪烁着银光。衬得睿王更是风姿卓绝。那一头黑亮的柔顺青丝被墨色玉冠束起,除此之外便无任何装点,却也难掩那份天生的尊贵。太后想,她家儿子,那是低调的华贵啊!

    “墨儿今年二十又四了吧,这次南下也顺便考虑考虑终生大事吧!”

    睿王有些懵,他没想到太后会突然说起他娶亲之事。他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一贯毫无表情的脸上透着几分抗拒之色。

    太后了解自己儿子,见他这副模样便知他想岔曲解了她的意思,于是开口又说:“为娘不会强迫你娶那什么公主小姐官府千金,为娘啊只希望你能找个合你心意之人,能安安乐乐琴瑟和鸣。免得将来和我跟你皇兄一样,这辈子心中总有遗憾。”

    说着太后的脸上浮现出几丝落寞和怆然,睿王心有不忍伸手将太后拥趣怀里,轻拍她的背无声的安慰。

    这动作在这皇宫之中虽是与礼不合,到太后却没有推开他,竟是有些悲从中来的红了眼眶。可到最后太后都没落下泪来,在这皇宫几十载,早就明白眼泪对这后宫中的女人而来,最是不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56》,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56章 太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56并对妃王腾达第56章 太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