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是谁

    花卿颜其实早从李绣听闻自己识字后的神情,就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她摸了摸两个小包子的头,淡笑着说:“我家两个孩子虽有启蒙,但毕竟遭逢变故所以没能继续。我原本打算过些日子重新给孩子们启蒙,若是绣绣姐不嫌弃卿颜才疏学浅,可以把晴晴一起送过来。”

    李绣听了花卿颜的话简直喜出望外,她想要马上答应,却又觉得实在是太麻烦花卿颜了,毕竟两家做了邻居之后,花卿颜已经帮了他们不少!李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毕竟我家晴晴什么都不懂。”

    花卿颜无所谓的摆摆手:“无妨的,反正都是教么,多一个晴晴也不会显得多。到时候绣绣姐只管将晴晴送来便是。”

    “晴晴,还不快谢谢你卿颜姨姨!”李绣激动又感激,一把拉过董晴晴就想要让她给花卿颜磕头。好在花卿颜眼疾手快的阻止,并说了句“若是这般慎重自己便不教了的”狠话,这才让李绣死了心。

    董晴晴虽然不懂李绣和花卿颜在说什么,但却是明白了自己以后也能念书。竟是退后几步跪在地上朝着花卿颜重重的磕了两个头,“谢谢姨姨,晴晴一定会好好学,绝对不会辜负姨姨的一番教导之心!”

    花卿颜被董晴晴这一跪弄得有些措手不及,董晴晴话说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算是承了董晴晴的这份情。她看着董晴晴眼底闪过一丝欣慰,这个小丫头虽然怯弱,但懂事又听话,还懂得知恩图报,若是好好培养,将来一定能成大器。

    之后三人又回到了地里,将那些未完成的活干完,三个孩子也乖乖的在旁边玩着。花卿颜抽空看了眼,无忧居然在教董晴晴写字,小小的手拿着棍子在泥地里比划着,虽然写得歪歪扭扭的,但那样子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董晴晴和兮儿都凑在他身边,有样学样的也拿着小棍子比划着,耳边还能传来他们念字的稚嫩童音。

    花卿颜觉得,相比前世不能跑不能跳只能安静待着,虽然也可以做很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更喜欢现在。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果然是每个人心底最美好的愿望!

    花卿颜三人将土豆和豆子全都栽种了下去,剩下一亩地的麦子却不是她们能搞定的。午间过后,董货郎竟是回来帮忙了,他的身后跟着扛着工具施施然走来的周荣。董货郎笑眯眯的和几人打了声招呼,便开始干活,别看他已经做起了生意,但是这农活干起来依旧非常的利落。相较于他,周荣就明显要弱了几分,董货郎发现周荣的方式不对,出声纠正过之后,才慢慢的好起来。

    花卿颜一见周荣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从他干农活这般生疏的架势来看,花卿颜更加断定,今日这个周荣,肯定不是之前的那个!

    若是往常,花卿颜也就好奇好奇就过了。可是现在她的身份不一样,身为一个逃犯,在没有真正解除身份性命危机之前,莫名出现的陌生人都必须提防起来。谁又能确保此人不是暗暗来抓她的呢?

    花卿颜趁着没人注意走到周荣身边,轻声又慎重的问道:“你是谁?”

    她虽问得轻松,且有些鲁莽,但心里却着实有些紧张,毕竟这人可能二话不说将自己抓起来呀!

    周荣的动作顿了顿,偏头瞧了她一眼,又继续干活:“你说我是谁?”

    “你不是周荣。”

    周荣见她如此这般的笃定,忍不住挑了挑眉头,终于是偏头与她对视,眼底带着几分笑意的反问:“我不是周荣,那我是谁?而且你又是如何判定我不是周荣?而之前那个是呢?”

    花卿颜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她认为之前那个是周荣,而这个不是。倘若如果这个是,之前那个不是呢?花卿颜被这循环一般的问题给绕晕了,居然是忘了最开始的问题。

    待天色已黑,众人各自回了家,花卿颜才想起来。她看着窗外浓黑的夜色狠狠的咬了咬牙!这个家伙,真是狡猾!

    天刚蒙蒙亮,雍京城的南城门边却是热闹非凡。一排排士兵站在道路两旁,他们身着银色的战甲,在冷冽的寒风中背脊依旧挺得笔直,腰间的佩刀虽为出鞘,但依旧散发出无尽的煞气。为首的士兵身边插着一杆旗帜,那是一面黒旗,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织成的,随风飘动时居然隐隐散发着幽幽的银光。那黒旗之上,是用金线勾勒出的一个“雲”字,那字虽是龙飞凤舞铁画银勾,但又存着一丝翩然飘渺的意境,竟是让人瞧着移不开眼!

    远处不少早起的干活的商贩们看到这景象都是忍不住驻足观看,瞧见那旗帜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议论纷纷。

    “出了什么事?怎么睿王的骁云骑在这南门口列阵了?难不成是要大战了?”

    “这是骁云骑的五百精兵啊!睿王要出征么!”

    睿王骁云骑在整个大麒,甚至是周边的其他国家都非常的有名。那黒旗之上的字乃睿王十三岁初次领兵对抗侵犯大麒西北边界的大辽时所题,这骁云骑的名也是那时的睿王所起。

    骁勇善战,乘云破风!

    与大辽的那一战,便是让所有人颠覆了对那倾国倾城的睿王的所有印象,同时也让骁云骑的名字响彻了整个大陆!

    睿王仅仅用五百精兵击溃了大辽第一将军的两万勇士!而且五百骁云骑毫发无损!

    之后的每一场战役,只要有睿王,有骁云骑在,大麒总是能以最少的牺牲换取敌方的溃败!只要有他们在的战役,大麒的百姓们就从未听过战败的噩耗!在大麒百姓的心里,战无不胜的睿王和他的骁云骑就是守护神!

    不过睿王已经许久未亲自领兵去过战场了,如今咋一见这骁云骑出现在街头,众人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忐忑。难道又要打战了么?虽然知道睿王一定能护大麒周全,但在面临战乱的时候他们还是心有余悸。

    就在民众们猜测不已的时候,远远的几匹马从皇城的方向朝着这边飞驰而来,马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车队,眼尖的人发现那马车之上放的居然全是粮食衣物等物资。

    “吁!”

    几匹马同时在城门口停下,领头的是个约莫十岁的小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袍,灰色厚实的貂皮大麾随风扬起,倒是有几分英姿飒爽。

    这少年赫然就是当朝的小太子!

    与太子并肩骑在马上的是同样一身常服的大皇子。不过比之小太子的低调,大皇子的衣着就显得华丽许多,浓郁的紫色镶金线的衣服衬得他华丽尊贵无比。他骑在马上,目光从路边围观的民众上一晃而过,带着几分倨傲。

    小太子一见那站如青松,满身煞气的骁云骑,脸上便是露出一丝喜色来。果然一辆低调的马车从路边驶了过来,小太子就见那车帘被一只修长莹白的手掀开,露出睿王那完美无瑕的侧颜。

    小太子迅速翻身下马,小跑到马车旁仰着脸看着车里的睿王说:“皇叔是要同侄儿一同南下么?”

    睿王偏头,眼底一片清冷,“不。”

    小太子有些失望的瘪了瘪嘴,不过看到那些骁云骑眼睛又是一亮,“那皇叔是想让骁云骑同行,护侄儿周全么?”

    睿王再次摇头,“非也。”

    小太子失望无比,睿王抬手拍了拍他耷拉着的小脑袋。心里忍不住叹了声,不管平日里表示如何沉稳睿智,还终究只是个孩子。睿王看向同样下马走过来的大皇子,沉声道:“你二人今日南下替皇上抚恤灾民,切记要将百姓放在第一位,切不可做出仗势欺人,欺压百姓鱼肉乡民之事!”

    瞧着睿王无比严肃的俊颜二人皆是一怔,小太子也收敛了情绪,同大皇子一起肃容道,“紧遵皇叔教诲,侄儿必定不会让父皇和皇叔失望。”

    睿王盯着他们瞧了许久,见二人神情肃然,语气诚恳不似做伪敷衍,便点点头,不过他的神色依旧淡漠,让人瞧不出情绪来。

    围观的民众早已认出三人的身份来,那可是当朝最最尊贵的几人。原本还在猜测他们莅临这城门所谓何事,听睿王这一说,纷纷恍然大悟。感情太子和大皇子这是要替天子出巡南下赈灾啊!听闻南边因连连的大雨遭了洪灾,以至于农田颗粒无收。皇上仁慈,居然派了两位皇子亲自去赈灾,可见朝廷对此事的重视。而睿王对两位皇子的叮嘱更是让他们觉得天家有情,将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放在心上,心上对大麒皇室更是感激。

    就在百姓们心绪万千之时,沉默了良久的睿王看着大皇子幽幽的开口,“云绥旸,绥玥第一次岀京,你作为兄长定要照顾好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54》,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54章 你是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54并对妃王腾达第54章 你是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