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要粮 下

    王春花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被重重的甩到地上,还来不及**辩解就被迫背上了一个私藏粮食的罪名。王春花干脆没爬起来,趴在地上抬头看着花齐,见他那副发狠的模样心里忍不住一哆嗦,连忙垂下头,将事情扛下来,哆哆嗦嗦的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我马上将粮食还回来!”

    说完她又觉得不甘心,凭什么自己要认下这从未做过的事情?这花齐自己造孽,结果要怪在自己头上?可是她不敢对花齐怎样,于是抬头狠狠地瞪着花卿颜:“瞧瞧花卿颜如今的模样,出了老花家日子倒是越来越红火,看看这穿戴都快赶上花溪了!那头花可是要不少银子,有银子买头花,怎会没银子买粮?花卿颜不过是想占老花家的便宜,报复之前老花家对她做的那些事!我为何还要将粮食给她!”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觉得王春花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花卿颜的小日子可不就是越来越红火么?还收购花菜呢,不少从镇上回来的人都听说那,那玩意儿镇上不少酒楼在收,可值不少银子!花卿颜从他们手里收了再卖给镇上的酒楼,可不就要大赚一笔么!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样的生意都能抓在手里,花卿颜怎可能会缺买粮食的银子?

    这人一旦心里有了怀疑,就忍不住将怀疑对象往最坏的方面想。不少人觉得花卿颜定是如同那王春花所说的想要对老花家进行报复!在他们心中花卿颜瞬间变成了心机深沉,报复心重的恶女,不少人看花卿颜的眼神瞬间就变了,甚至有人往旁挪了挪,想着离花卿颜远一些。

    璧儿见如此情景,气得跺了跺脚,恨不得上前撕烂王春花那张嘴,“她胡说八道!我家小姐心底善良,就算老花家之前对我们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但小姐都未曾计较,还想着带着老花家一同发财。这么久老花家都未送口粮过来,小姐也从未说过什么,今日若不是实在没粮了,小姐才不会上老花家的门!难道还嫌被你们坑得不够么!”

    “卿颜身上穿的是我的旧衣裳,怎么你也想要?”胡白芷踩着高调的步伐趴开人群走进来,路过花齐时鄙夷的瞥了他一眼,“花家还是这么爱往人身上扣屎盆子,当年让众人逼死了一个楼氏,现在又要逼死我家可怜的卿颜么!”

    胡白芷不管不顾的说了一通,完全不在意花齐越来越差的脸色,他想让胡白芷闭嘴,但根本就没人上前阻止胡白芷。周围的人也都忍不住将视线在花卿颜和花齐身上扫来扫去,之前心中的定论也有些摇摆不定了。

    花卿颜注意到,只要一提到楼氏,花齐的脸色就变了,联想着适才温氏的话,难道温氏口中的那个秘密与死去的楼氏有关?

    难道当年楼氏的死,另有隐情?还是说那夜半有歹人闯进花家之事,是有人故意安排特意为之?

    花卿颜的心中忍不住阴谋论,看向花齐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怀疑。

    胡白芷还在说:“人卿颜的头花可是自己的手艺,靠着这个她才有银子过活,不然等着老花家的救济,一家四口人早饿死了!我说花老爷子,您是没吃过饿肚子的苦吧,毕竟这花家啊,可是你做主,粮食怎么分配,吃多吃少怎样分配还不都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花齐,赶紧将承诺给卿颜姑娘的口粮拿出来,到时候可别弄得面子上跟难看!”听着花白芷越说越离谱,周里正赶紧摆摆手让花齐去准备粮食。

    饶是花齐再心有不甘,也不能在这种时候违背。他尴尬的笑了笑,朝着院子里喊道:“刘旭,去准备粮食,多拿些,到时候人饿坏了可别让人怪到我们老花家头上!”

    “诶!”一直躲在门内偷摸的观察着门外动静的刘旭应了一声,匆匆跑到放粮食的仓房,刚一开门就见温氏阴沉着脸坐在门口,见他进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刘旭被温氏吓了一跳,好半天才稳住了心神。刘旭朝温氏的身后的粮堆探了探头,犹豫了些时辰,吞吞吐吐的说:“娘啊,那个,爹让我来拿些,粮食。去给那什么花卿颜!”

    温氏没有吭声,刘旭也不敢动,两人对视了半晌,终于温氏指了指脚边的麻袋示意刘旭拿出去。刘旭在心里对温氏这个岳母异常的害怕,所以见她主动给粮心中欢喜。刘旭赶忙扛着麻袋就往外跑,生怕温氏下一秒就后悔叫他将麻袋放下。

    刘旭将粮食扛出来时,花齐正小心翼翼的赔笑,对花卿颜更是嘘寒问暖,语气充满了慈爱,对于花齐的问题花卿颜一一都答了,可唯独花齐问道那花菜和与观澜居的生意之时,花卿颜闭口不谈。王春花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低眉顺目的站在花齐身后,不过那眼神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花卿颜,眼中的狠毒让人心惊。

    花卿颜见刘旭出来,连忙迎上去接过他肩上的麻袋,但那麻袋沉得厉害,花卿颜根本就拿不住,身子往下一歪差点连人带麻袋摔倒在地。一旁的周荣伸手将麻袋接住,又虚扶了花卿颜一把,才避免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倒的尴尬。

    花卿颜扶着周荣的胳膊站稳,朝着周荣点点头道谢,周荣摇头将麻袋扛在自己肩头,径自朝着村北走去。花卿颜见周荣是想好心的帮自己,也并未出口阻止,转身对花齐说:“谢爷爷好意,往后卿颜不会在唐突上门惊扰爷爷和奶奶了。”

    “诶,不能这般说!”花齐摆手,想起之前讨论的事情,赶忙说,“对了卿颜,晚上来老宅吃饭,你大伯母可是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想要给你们好好的补一补,你可一定要来!”

    对于老花家突然要请自己吃饭,花卿颜有些疑惑不解。看温氏那模样就知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那么晚上的宴,自然不会是好宴。花卿颜没有随意答应,只是眼神晦暗的看了花齐一眼,之后就以要回去做饭为借口带着璧儿匆匆离开了。

    花卿颜带着一众汉子回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周里正媳妇和周晓嫣已经带着粮食早已经在门口等了,周荣扛着从老花家要到的粮食站在她们身边,见花卿颜回来开门,就一手扛一个麻袋将粮食帮忙运进去。

    花卿颜请众人在院子里坐会儿,自己带着璧儿进了厨房,准备给大伙儿准备午饭。里正家送来的都是些精细的白面大米之类的,花卿颜还在其中看到了糯米,要知道这玩意在农家根本就见不上几回,这里正家真是有够大方的。

    花卿颜打算那些面粉蒸些白面馒头给院子那些汉子们做午饭,不过被不久之后跟着进了厨房的里正妇人沈氏阻止了,沈氏见花卿颜如此大方摆摆手说她不会过日子,“这些你留着慢慢吃,两个孩子和你都要好好补补。外面那些个汉子吃些杂粮就好了,我听绣绣说你做的杂粮饼不错,我们今个就吃那杂粮饼!”

    沈氏故意扯着嗓门说话,院子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周里正一听这话忍不住笑骂了一句,那意思就是说就沈氏会过日子,其他人都过得稀里糊涂的!众汉子纷纷一笑,非但没觉得沈氏的话有何不多,反而觉得就该这样,如果花卿颜真端上那白面馒头来,他们可还不敢吃!

    花卿颜不由感叹了一声村里人的实在,便依着沈氏的话将细细的白面收进了米缸,再从里面挑出玉米黍米那些掺杂的杂粮出来,不过为了保证口感,花卿颜还是加了些面粉进去。

    沈氏在一旁带着周晓嫣打下手,见花卿颜动作利落,显然是常进出厨房的,不由的赞了句:“卿颜丫头真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啊,你家那夫君可是个有福的。”说完又想起花卿颜的丈夫目前生死未明的,自己这般说怕是要勾起花卿颜的伤心事,于是又极有眼色的转移话题,“卿颜丫头,今日可做那花菜?大家伙可是对那东西非常好奇呢!”

    原本沈氏的前一句话还让花卿颜有些尴尬,毕竟她的夫君是虚构出来的,这般突然被提起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她刚回过神的时候沈氏又转移了话题,花卿颜不由的松了口气,笑了笑说,“一会儿我做些让大家伙尝尝,其实并不难的,随随便便就能学会的。”

    沈氏面上一袭,不过又想起花卿颜定是与观澜居有了交易,那菜方子卖出去,怕是不好再教与其他人。于是摆摆手说:“不用教我们,可别坏了你的生意。”

    花卿颜笑道:“不碍事,我教大家的都是家常菜,自然是与教观澜居的不同。再说了,镇上已经有其他的酒楼研究出了吃法,这时候教大家,观澜居是不会怪罪的。”

    花卿颜没说,她现在已经跟观澜居在一条绳上,虽然她这么做是有些不厚道,但观澜居可不敢得罪自己,不然那菜方子可就没有咯!再说了,关照关照村民,在适当的机会教一些东西给他们,也能让村民对自己有更好的印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47》,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47章 要粮 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47并对妃王腾达第47章 要粮 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