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睿王 上

    与靠山村的微凉不同,雍京成此刻已经是冷风凛冽,随口呼出的气就能凝结成白雾,一个个都穿着毛皮大麾才敢出门,院子里仅剩的落叶上还结着冰晶,瞧上去亮晶晶的,但也让人觉得一阵寒意。

    寅时,雍京最中心的皇城门口已经开始进出马车了,宫门口的侍卫在寒冷中依旧尽忠职守的检查着来往的每一辆马车。一辆辆马车可没有了夏日的华丽,纷纷包裹着厚厚的皮毛,和特质的棉布褥子,力求保温。

    各官员的马车在宫门口排着长长的队,这时一辆极其普通的马车缓缓驶过来,穿过那些车队径自驶到宫门口,路过侍卫时,只见厚厚的窗帘被掀开了一点点,然后侍卫纷纷下跪,恭送马车进了皇宫。没有检查,没有盘问,就这样径自放行了。

    不少官员探出头来观望,瞧见那马车上不显眼的家徽纷纷表示诧异。

    那家徽是个弯月形,上面却是有些镂空的花纹。那花纹很繁复,但仔细瞧就会发现是一朵并蒂莲花。

    雍京城的人都识得这家徽——睿王府的家徽即文雅又好看。

    没错,驶进皇宫的马车就是属于当今圣上最最宠爱的王爷,睿王。也只有他才能享有进出皇宫不用下马,不需摘掉佩剑这样的殊荣!

    睿王这是来上朝了?

    众官员面面相觑,要知道从睿王回京后得知花元帅一家被判卖国求荣,满门抄斩且已经无力回天之时,就在大殿之上当众甩了圣上的脸,在众目睽睽之下拂袖而去,再也没有进过宫!

    就连圣上生病多日,睿王都没进宫瞧过一眼!

    众官员纷纷猜测,这睿王是不是已经跟圣上闹翻了,他们甚至已经在考虑如何站队,以保住往后的荣华富贵!

    如今睿王进宫不知所为何事,众官员心中急切,纷纷想要跟上去一看究竟,不少人忍不住催促门口的侍卫检查得快些,给他们放行!

    晨光熹微,金銮大殿,那九五之尊的龙椅还空着,大殿两边已经站了不少的官员。小太子赫然在列。皇帝未到,所以大殿之上有些熙攘,众人纷纷扎推说着这几日的见闻和分享着消息。不过大家口中无一不提到两个字——睿王。

    “听说今日睿王进宫了,你可知所谓何事?”

    “不知,睿王此次不会是想与圣上摊牌吧?到时候你站哪边?”

    “自然是睿王这边。这么多年睿王所做的一切百姓可都是看在眼里,”那官员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眸色深沉,“睿王骁勇,不仅政绩卓越,更是我大麒的战神,若是睿王坐上那个位置,必然是天命所归!”

    那官员是兵部侍郎,曾经和睿王一起上过战场抵御大麒西北边境的强敌大辽,见识过睿王的用兵如神。如果花耀宗花元帅是一尊悍将,那么睿王就绝对是天生帅才!

    排在队伍最前方的小太子听着这些对话,不免为自己的皇叔担忧。如今圣上多疑,这些话若是传到了圣上耳里,怕是兄弟两的感情会遭到分化,到时候兄弟相残,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就在他有心之时,一抹雍容华贵的明紫出现在大殿之上,睿王踩着从容不迫的步子迈进来,周身似乎有一股气势让所有的议论都隔绝在外。

    小太子眼睛一亮,面带喜色的快步迎上去:“皇叔,你今日怎么上朝来了!”

    睿王清冷的眸子打量了一眼小太子,今日的他穿得与平日不同,穿的是黄色的太子官府,头戴羽冠,身量虽然还不够高,但瞧着精神奕奕的。睿王满意的拍拍太子的肩,淡淡的回了句:“左右无事,来看看。”

    “那皇叔,下朝之后去我殿里坐坐吧,皇叔很久没来了呢!”小太子睁着大眼睛,其中满是希冀。

    睿王想了想,还未回答,旁边就有一人插过话头来,“不如皇叔去我那坐坐,府上今日可是做了不少新鲜菜色呢,都是观澜居新推出的,想必皇叔会喜欢。”

    眼看着要被人截胡,小太子心里不乐意,但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淡定模样,仿佛不管睿王的答案是什么,他都能接受,只是那垂在身侧藏在宽大袖袍里的紧握成拳头的手出卖了他的紧张。

    说话的男子,也就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同样头戴玉冠,五官较之小太子要明显许多,但却少了小太子的几分精致。男人穿着黑色官服,身高手长的,但比睿王依旧矮了一个头,正仰着头看着睿王,双眼微微眯着,里面全是令人瞧不真切的深意。

    睿王轻瞥了男子一眼,依旧淡淡的开口:“三皇子,皇上该来了。”说着就往大殿中央那半高的台阶上走去。那里,在龙椅之下还放着一把雕着四爪飞龙的金丝楠木椅子。睿王在那椅子上撩袍坐下,动作瞧上去有些无尽的韵味。

    睿王刚坐下,就听传话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喊道:“皇上驾到!”

    三皇子和小太子就算再有不甘,此刻也不敢放肆。众大臣纷纷列队站好,朝着龙椅跪拜下去,同时三呼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模明黄快速的走进大殿,当今圣上麒元帝瞧着立在台阶之上,在这大殿之中有如鹤立鸡群格外醒目的睿王,面露喜色,径自走过去想要拉住睿王的手,但是却被睿王轻轻躲开。麒元帝此时高兴,也没在意睿王的闪躲,欣喜的说:“小墨今日怎么来上朝了,这天寒地冻的,你怎不再府上休息?不过你来上朝,皇兄甚是高兴!”

    “皇兄严重。”睿王完全没有麒元帝的兴奋,语气依旧冷淡,“上朝是微臣的本分。”

    “诶,怎么能这般说!”麒元帝有些不满的挥手,“都说了不用自称微臣,这样子会让为兄觉得生分。且我也说过,小墨可不用天天上朝,想来便来,这大麒可没人敢说一句你的不是!”

    麒元帝在睿王面前连“朕”都不称,配着他的话语,可见麒元帝对睿王这个弟弟的维护和喜爱,可谓是到了宠溺的地步。好在睿王与麒元帝有着血缘关系,且睿王就像长相再出众也是个男子,不然这天下的百姓都要以为麒元帝这是宠心爱的女子呢!

    睿王没有接话,而是将视线从依旧跪拜在大殿之上的大臣们身上扫过,提醒道:“皇上,该议事了。”

    麒元帝这才从见到睿王的欣喜中回过神来,让睿王在专属于他的椅子上坐下,这才坐回龙椅,大手一挥:“众爱卿平身。”

    待大臣们站好之后,麒元帝又匆匆说:“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那语气非常急切,边说还看向睿王。

    就在大臣们面面相觑,相互推让的时候,三皇子走到大殿中央,朝着龙椅之上的九五之尊半躬下、身,恭敬的说:“启禀父皇,儿臣有事奏。”

    “说!”麒元帝甚是不耐。

    “如今以快入冬,但是南方却依旧发生了多起洪涝,儿臣人为朝廷该派人去南方赈灾,为他们送上物质的同时,还能安抚他们的情绪,以帮父皇稳住民心。”

    麒元帝深思了片刻,随口问道:“老三觉得谁去合适呢?”

    三皇子深吸了口气,目光在前排的众皇子们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一个人身上。

    三皇子慢悠悠,且掷地有声的开口:“自然是太子殿下最为合适!”

    当今圣上有五个皇子,小太子排行第四,前头三个哥哥最大的已经加冠,但都未封爵,可时皇帝允许他们上朝听政,也算是一种提拔和爱护。而最小的五皇子,如今不过才四岁。

    这五个皇子,只有小太子和小皇子才是皇后嫡出。

    大皇子乃皇帝未登基时的宠妃萧氏所生。萧氏个性温婉,不善与人争辩,但这大皇子却是个争强好胜的,凡事都要争上一争。

    二皇子和三皇子乃是一奶同胞,生母是盛宠一时的密贵妃。这密贵妃母族强大官拜一品,所以密贵妃仗着这些在后宫里横行霸道,飞扬跋扈的,甚至不将皇后放在眼里,。若不是当今太后还在,能压住密贵妃已投,不然她就要无法无天,一统后宫了。

    不过她虽嚣张,但却生了两个谦逊有礼的儿子。只是相较于三皇子的温润如玉,二皇子就显得放纵许多,况且平日里最喜欢和三皇子唱反调。

    果不其然,三皇子提议让小太子代圣上南巡这话一出,在众大臣还未有所反应之时,就遭到了反对,自然就是大皇子和二皇子。

    大皇子往前一迈出列,躬身说,“父皇儿臣觉得不妥!”

    二皇子紧跟其后,“儿臣也不赞成三弟的提议。太子还年幼,怎能独自南巡!”

    三皇子面色不变,依旧带着温润的笑容,反问道,“父皇当年戴天子南巡时难道就比太子年岁大?皇叔更是在太子这般年岁就已经是誉满天下的常胜战神了!大哥二哥这是不信太子的能力么?”

    三皇子这话里可谓是充满了陷阱,回答是与不是,都会引来微辞。三皇子心机之深,可见一斑!

    大皇子面色已然发沉,用沉默做回答。

    倒是二皇子却是轻轻一笑,那明媚的脸上迸发出异样的光彩,“三弟这般想让太子出京,是有了打算么?”说着似笑非笑的瞥了眼三皇子,又看了看高高在上的两位。

    二皇子这话让众大臣皆是心头一惊,吓得瞌睡都没了,这话往开了说那可就是要命的啊!不管三皇子是打算在南巡的路上对太子出手,还是对京中的圣上出手,那都是杀头的大罪!

    有些大臣瞧着三皇子带着怒意的表情,觉得这事应该不可能如二皇子说的那样,三皇子可是出了名的爱护弟弟,而且对凡事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瞧着应该不会如此的大逆不道。

    不过有些大臣却是眼神探究,他们没有瞧三个争执的皇子,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沉默站立的太子身上。太子是皇后嫡出,也是皇上亲封的东宫,若是往后无错,等皇上驾鹤之后,这九五之尊的位置必然是他的无疑。但是如果,这其中有了意外呢?

    南巡,无疑是对太子的考验。

    只是不知这局面,年幼的太子要如何应对。

    而且这上座的两位可都还未说话,此事究竟要如何,还需那两人决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40》,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40章 睿王 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40并对妃王腾达第40章 睿王 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