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花家心思

    村东,花家老宅今日格外的热闹,除了还关在祠堂里的花盼盼,其他都来了。包括花继祖和花善民两家人。众人这次没有在堂屋,而是都聚集在花齐的屋子里。

    花齐盘腿坐在大大的官帽椅上,手上还握着那根烟杆,面色阴沉得可怕。而温氏则躺在床上,闭着眼,也不知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了。靠山村因为是在大麒的东南,气候较为温暖,所以普遍都是用的床。而花家的床,居然是楠木雕花的大床,漆着黑漆,显得低调而奢华。

    这床就算是村长家也买不起,是曾经花齐第一位夫人楼氏的嫁妆,楼氏走后,这床就被温氏占为己有了。花盼盼曾经对这张床可是垂涎不已,想要到自己房里,但被温氏一脸坚决的拒绝,这让花盼盼生了不少的闷气,对温氏这个娘亲也多了几分怨言。

    花善民的胖媳妇王春花从进花家的门起,就跟花盼盼有了同样的心思,满心都打着这床的主意。可是温氏那么疼爱花盼盼,都要不到,更别说是她了。此时的王春花只能看着温氏躺着的雕花大床眼馋不已!

    而花善民则是个贼眉鼠眼的,虽然不好赌,但是爱贪小便宜,而且还有些本事,瞧着屋里的东西就在心里,就能在心底计算出价值来。花善民瞧着梳妆台上的匣子,上面放着一支梅花簪子。花善民知晓,那是花盼盼从花卿颜那里得来的,转手就让花盼盼孝敬给了温氏。那簪子的玉质洁白,雕花精致,怕是价值二十两往上!花善民想着一会儿找温氏要了那簪子,毕竟他家小子也要科考了,就当是盘缠!

    花继祖还是一派温文尔雅的模样,坐在花齐右下手的椅子上,手里端着茶杯,捻着杯盖轻抿了一口,眼底居然闪过一丝不屑。乡下都是用糖来招待贵客,就算有茶那也是茶末子,口感生涩,还苦,所以并不好喝。花继祖是附近有名的童生,平日里就爱跟一些学子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诗文,自然是喝过不少茶的,所以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总比花家的要出色很多。

    花继祖喝了半口后就放下杯子,眼带笑意的看着花齐问:“爹,您找我们过来,可有什么重要的事?”

    花齐拿着烟杆敲了敲桌子,沉声说:“今日村长提到的事情,你们也够知晓了。那花菜是花卿颜想出来的,她如今要收购,必然是找好了下家。而且也有马车出入村北的院子,想来这笔生意不会吃亏。”花齐说到这,便止了话头,看向花继祖。

    花齐的话其实并未说完,只是这后面的话,他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他的本意是想让几人想想办法让花卿颜将生意交给花家。但此时花卿颜已经跟花家脱离了关系,之前更是闹成那样,想要花卿颜将生意让出来,想必不简单。

    花继祖眼神一闪,他当然知晓什么是花菜,这几日他在镇上可是听说了不少,那观澜居推出了新菜,很是风靡,把宴福楼的生意全抢了去!这花球就是其中一道。花继祖的一位乡绅朋友可是特意请他们这些童生学子们吃过一回,那味道确实是绝了!

    花继祖万万没想到这花菜居然是花卿颜弄出来的,不仅在村上收购甚至还大张旗鼓的张罗着村民去种。想着那干煸花菜的火爆程度,花继祖不然猜出花卿颜赚了不少!

    一个刚刚跟长辈分开,只有一间屋子,和两亩地的穷丫头,居然有这样的本事?花继祖绝对不相信,花卿颜之前没有藏拙!或许,这些东西,她一早就知道,只是并未说出来而已。

    “那马车看着可不俗!”王春花惊叫一声,眼里满满都是羡慕,“那花卿颜也就是有些颜色,想必这下家是用身子勾引来的吧!”说着不屑的啐了一口。

    “弟妹,不可妄下断言。”一直默默站在花继祖身后的妇人终于是开口说话,那声音柔柔的,听着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就算是这般义正言辞也并无多大的威慑力。这是花继祖的妻子,袁茹。

    袁茹虽然是也是小户人家出身,但条件却是要比花家好很多。袁茹的爹在镇上开了家书坊,平日卖着书生门手抄的书,还有笔墨纸砚,也算是富足。袁茹的爹自诩是书香门第,所以从小就培养袁茹读书认字,还教书画,将袁茹养得知书达理,当年的袁茹在镇上可是出名的百家求,不过最后却被花继祖这个伪君子给娶到了手。

    跟袁茹比起来,王春花简直就是癞蛤蟆!

    王春花看着袁茹张了张嘴,将那些更难听的话吞进肚子里。在花家,王春花虽胆大妄为,但唯独不敢撩温氏和袁茹的虎须。怕温氏还能解释得通,毕竟是婆婆,但怕袁茹,就连王春花自己也不清楚原因。

    “那花菜我们种还是不种?”花善民突然问,脸上写满了不情愿。他可是往后要做秀才老爷的人,怎么能做种地这样丢人的事情!“我可不想种那什么鬼花菜花球的,谁愿意种,谁种去!”

    “没让你种!”花齐重重的一磕桌子,瞪大眼盯着花善民,瞧着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忍不住骂了句:“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怎么就不学学你大哥!当年让你念书,送你去私塾,你就跑去斗鸡,除了玩,你还会什么!”

    花善民像是已经习惯了花齐的这副腔调,表情依旧是不置可否。不过被提到不如花继祖的时候,嘴角瘪了瘪,显得略微有些不屑和愤懑。

    眼瞅着话题已经偏离了,花继祖忍不住出口:“爹,我们还是先说说那生意的事情。”

    这时默默站在角落的花溪抬起头来,望了望屋子里的人,抿了抿唇说:“爷爷,最近柳公子也在为这事烦恼着。观澜居以前可是争不过宴福楼的,可是这新菜一出,生意全被观澜居抢走了。”花溪顿了顿,见没人打断她的话,连花齐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想了想继续说,“如果这新菜真是花卿颜想出来的,我们何不让花卿颜把方子拿出来送给爷爷,也算她尽一份孝心。然后,我们再把方子卖给宴福楼,这样不就有银子,还得了柳公子的欢心么。而且柳公子他,甚至喜爱溪儿。”

    这柳公子,就是上次跟花溪在小河边相约的那位,姓柳名迎风,跟那宴福楼可是有莫大的关系。花家的人同意花溪跟他来往,也就是瞧上了这层关系。

    果然听花溪如此一说,花家人的眼睛可谓是全都亮了。

    花洋一把揪住花溪的胳膊,激动的问:“妹妹,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只要拿到了那菜方子,那柳公子就会娶你进门?让你做柳家的少奶奶?”

    花溪的脸瞬间就红了,都快要滴出血来。但是花洋问得急,而且不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等着她的回答。花溪只好抿了抿了唇,点了点头。

    这副度虽然小,但足够让人看清楚,花善民喜得差点跳起来,就连花继祖脸上都满是笑意。这镇上的柳家,他可比花家其他人都熟悉。

    这柳家原本不是朝阳镇上的人,是十年前不知从哪里搬来的,听说是省城,又听说是雍京,总之没有个确切的地址。这柳家来到朝阳镇之后就开了宴福楼,且迅速的发展成朝阳镇的第一大酒楼。这柳家在朝阳镇可不是之前要买童养媳给孙儿陪葬的赵员外家能比的。花继祖还听说,柳家与县太爷是亲戚,这朝阳镇可没人敢得罪柳家!

    如果花家能跟柳家攀上关系,那么他往后的仕途必定会一帆风顺!

    想到这,花继祖对花卿颜手里的东西可是势在必得!

    就连花齐都忍不住畅想花家的未来,只要花溪同柳公子成亲,那么花家就成为了柳家的亲家,到时候花家在这靠山村,乃至于在朝阳镇都会高人一等,也就不用再看里正和那胡郎中的脸色!花齐一想到在胡家院子里发生的一切,眼神就变得阴鹜起来,他花齐除了二十几年前楼氏的事情,就再也没受到过这样的侮辱!简直丢人!

    花齐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心瞬间变得坚定起来!

    “我们来想想,究竟要怎么做?”花齐看向花继祖,在他心里这个大儿子 是最聪明,也是最靠谱的。

    “还用想什么?直接去找那花卿颜要!”王春花说,“就算自立门户了那也是花家的人!难不成爹找她这个孙女要个东西,她还能不给!不给就是不孝!”

    王春花这话可是说到了花齐的心坎里,但是花齐却并不赞同这么做,毕竟花卿颜已经自立门户,花盼盼和花卿颜的恩怨更是闹得人尽皆知,若是花卿颜将这事说出来,并且将事实说得严重些夸大些,那些村民可就真正站在花卿颜那边要声讨他们花家的,众口铄金,花家往后在靠山村就无法立足!

    花继祖摇头不赞同的说:“我们与花卿颜的关系如今已经够僵了,为了往后的利益,万万不可在与花卿颜闹。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与花卿颜改善关系,将我们之间的那份生分都弥补掉。”

    “那要如何弥补?”花善民问得急切。

    花继祖想了想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自己的妻子袁茹:“娘子,你怎么看?”

    花继祖别看是个衣冠禽兽,但是对这个好不容易娶到手,又帮助自己良多的妻子分外照顾和敬重,夫妻两相敬如宾这么多年,真真算得上驶恩恩爱爱,靠山村里那些个大小娘子们无不羡慕袁茹嫁了个疼人的好相公!

    袁茹轻轻一笑,走上前来朝花齐施了个礼这才说:“不如让卿颜回花家吧。”

    “这是何意?”花齐问。

    “卿颜本就是花家之人,不过是因为二弟没在族谱之上而闹成如今这般,我们不妨以回花家为条件换取卿颜手中的方子。二弟已经去了,临死还叫卿颜回靠山村来,必定对花家还是想念的,为了完成二弟的遗愿,卿颜说不定会答应。”袁茹笑棏温婉,脸上全然是淡定。

    不过袁茹这主意可是比王春花的硬抢要高明得多,花耀宗已经是个死人,在不在族谱之上都已经无所谓。但是将花耀宗写上族谱就等于将他的女儿花卿颜绑在了花家,想想花卿颜手中的东西,那可是一大笔的财富!这样简单又有益的方式,怎能不让人心动!

    “好!就这么做!”花齐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拍板决定。

    但是这一决定却是遭到了温氏的强烈反对!原本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温氏一听这话立马坐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花齐喊道:“不行,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那个贱丫头进花家的门!”

    众人被突然出声的温氏吓得够呛,花善民忍不住抱怨道:“娘啊,这法子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同意?要知道那丫头手里可是握着大把的财富,等我们拿到手,溪儿嫁去了柳家,荣华富贵可不就都来了么!娘,您要想得长远些!”

    花洋也跟着帮腔:“奶奶啊,这如今家里不少人要科考呢,这路费盘缠可都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前几天您不都在为这事发愁么,再说了,咱家也很久没吃上一顿好的了,也是时候改善改善伙食了!不过就是在族谱上添几个名字,奶奶就当她们不存在么!等事情成了,就让花卿颜少来老宅,奶奶您眼不见为净么!”

    花卿颜回花家确实是利益大过于弊端,但花家其他人好说歹说,温氏就是不肯松口,耷拉着眼皮盯着被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温氏才开口,“我不同意,这花家有我,就没有花耀宗一家!你们若是想要将花耀宗写在族谱之上,那就将我婆子划去!”

    温氏的固执让众人无奈又有些不解。温氏是花继祖和花耀宗兄弟俩的后母,但是温氏进门没多久,花耀宗就离开了,也没听说两人之间有什么仇怨。若是说温氏是忌惮已经去了楼氏的话,那花继祖那边也是说不通的,因为温氏对花继祖虽然没有花善民和花盼盼那般的关心宠爱,但却也没有漠视和虐待。

    对温氏没辙的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向花家的当家人,也盼着他能给出个好的主意来。

    花齐用半阖的眼瞟了瞟温氏,嗒嗒的抽了口烟,说:“就按袁茹说的办!改天请花卿颜上门吃顿饭,将事情说一说,你们也先别提方子的事,委婉些探探她的口风。至于你们的娘这边,不用管了,这花家族谱上的人,还是我这个当家的说了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39》,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39章 花家心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39并对妃王腾达第39章 花家心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