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卿颜大义

    “想法是有的,就是不知,里正能否让村民答应。”花卿颜笑眯眯的说。

    “卿颜姑娘尽管说。”周里正拍拍胸脯保证,“在这靠山村我虽然不能做到一言堂,但也还是有威信的。再说此事关乎村民们自身的利益,想必大家都会非常的高兴,也不需要我去劝说。”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花卿颜似笑非笑,“我的想法是,村民自己种花球,然后卖给我,再由我卖给观澜居。幼苗的话,我也可以提供。”

    听花卿颜说完,周里正眼睛一亮,这个方法确实要比去山里自行采摘要好,而且安全的多,毕竟山里什么情况大家都不清楚,而且也避免了村民为了那些花球大打出手,伤了和气。当然,周里正也不想往坏处想,但是人在利益面前,总是会被冲昏头脑!

    不过周里正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不知这收购的价格?”

    花卿颜歪了歪头,一派天真的模样瞧着周里正,“里正大伯应该不会让卿颜吃亏吧,毕竟卿颜可是要靠着这些过活呢。”

    周里正知道花球如今在观澜居卖的红火,也觉得这花球的收购价不低,但是却不知道具体多少。当然他也不会欺负一个弱女子,用商量的语气说:“不如就三十文?”

    三十文?花卿颜眨眨眼,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面上却是一副不想答应但又不得不答应的为难表情,“好吧,照里正说的价钱。不过,那花球的幼苗,也还是要收钱的,就五文一斤吧。”

    周里正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忍不住夸赞一声,“卿颜姑娘真是深明大义,我在这代表着靠山村向你表示浓厚的谢意!”

    周里正也没觉得花卿颜卖幼苗过分,双方达成协议之后,周里正就满意的离开了,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噹噹的声音,那是村里开会时才会响起的铃声。果然,不一会儿,花卿颜三十文收购花球的事情就在村里传开了!虽然有不少人都不明白花卿颜收购花球意欲为何,但是有了新的进项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让人开心的事。

    不过有人也对花卿颜提供花球幼苗却要银子这件事,非常的不满!比如与花盼盼交好的几个爱嚼舌根的妇人。

    林氏坐在大柳树底下,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朝着村北的方向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我就知道花卿颜那贱丫头怎么可能那么好心让我们赚钱!一个破幼苗还要花钱买!是想钱想疯了吧!”

    坐在她身边的钱氏用她尖锐难听的嗓音附和道:“就是,就是,不过就是些花球罢了,我们大可以去山上自己采!何必上她那买!我可不去!”

    林氏又说:“那马车不是往村北去了么,我那蠢媳妇可是亲眼看到马车里的人进了花卿颜的院子,这一待可就是半日,啧啧,你们猜猜,他们在院里做啥?若说这其中没有猫腻,我可不信!”林氏说着脸上露出一抹不可言喻却又大家心知肚明的猥琐笑容。

    说到这个大家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早上那辆驶进村里的马车,临走时马车的帘子是掀起的,自然是不少人见到了齐昱的侧脸,顿时觉得这贵客不仅贵气而且俊朗,可比村里任何汉子都要好看!如此这般俊朗又多金的男子来寻找花卿颜……大家面面相觑,纷纷觉得花卿颜与那马车里的男子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不远处花卿颜胡白芷两人正好路过,听这段话,原本就因为花卿颜和周里正的交易有些不满的胡白芷立马就垮了脸,狠狠啐一口:“这群人真是够了!卿颜都牺牲自己的利益帮她们了,不感激就算了,还污蔑你!真是不知好歹!”说着,就要上前去找嚼舌根的林氏和钱氏拼命。

    花卿颜眼疾手快的拉着胡白芷,不赞同的说:“白芷算了,这些人居然爱说,就让她们说吧,反正我也不会因为这些多吃一块肉。”瞧着胡白芷依旧愤愤不满的表情,花卿颜突然笑着摸摸她的头,“总有一天,这些人会求到我头上的。到时候,帮还是不帮,可得看我的心情。”

    胡白芷眨眨眼看着花卿颜,总觉得这时候的花卿颜让她有些陌生。明明那笑容还是一样的,明明还是那么的美……可胡白芷还是觉得花卿颜的笑容里深藏着一些让她看不透的情绪。至于究竟是什么,单纯的胡白芷没有多想,想到以后这些人会吃瘪,心里的愤怒也平息了不少。胡白芷抓抓头发,挽住花卿颜的手臂,拉着她往前走,“走吧,我们赶紧去找吴木匠!”

    周里正走了之后,胡郎中就提议花卿颜去置办着家具。花卿颜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毕竟现在家里的家具实在是太少了些,不仅是来了客人不方便,就连平日里的生活也有些困扰。

    靠山村里有不少的手艺人,其中吴木匠是在镇上都有一定名气的,许多镇上的员外地主都常常来靠山村找他订做家具。

    吴木匠的家在村子东边,挺大的一个院落,总共才三间屋子。花卿颜听说吴木匠父母走得早,他是跟着木匠师傅长大。师傅给他娶了门亲,不过妻子却在生产那日难产死了,一尸两命。不久之后,吴木匠的师傅也死了。这一连串的变故使得村里人都说吴木匠命中带煞,克身边的所有人,所以吴木匠也一直没有再娶,这么多年都是自己生活,连个徒弟都没收。

    花卿颜和胡白芷到的时候,吴木匠家的院子门敞开着,里边的情况一览无遗。院子里堆放这许多木材还有做到一半的家具,一旁的角落里还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光着膀子刨着木头,黝黑的肌肤上沾满了木屑,想必这就是吴木匠。而他的旁边,一个脸上有疤痕的年轻男子正挥舞着锄头砍木材。因为两人都正对着院子门,所以花卿颜和胡白芷一出现,他们就发现了。

    “周荣,你怎么在这里!”胡白芷惊讶的问。

    周荣看了眼胡白芷,又看了看花卿颜,回答说:“帮吴师傅干活。”

    “哦。”胡白芷的声音小了不少,回过劲之后觉得有些不少意思。原本大大咧咧的人此刻就连走路都有些小心翼翼的。

    花卿颜瞧着胡白芷扭捏的模样觉得好笑,轻轻咳嗽一声,在胡白芷看过来时调皮的朝她眨了眨眼,惹得胡白芷又羞又怒,在周荣面前却是不好发作。

    周荣见两人一直不开口,但也知道她们肯定不是来找自己的,既然如此自然是找吴木匠做家具。周荣看了眼只是略微抬了抬眼皮就不再关注花卿颜两人的吴木匠,无奈的替他开口:“你们要做什么家具?”

    花卿颜看了眼吴木匠,这个汉子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无论是面容还是精神都非常的挺拔,瞧不出一丝苍老。不过沉默寡言,瞧着不是个好相处的。只是这些与花卿颜无关,她只是来买家具而已。

    花卿颜笑着说:“我来买家具。”她看了看院子里的半成品问,“不知可否有已经完成的。我那院子简陋,家具要得急。”

    其实照着花卿颜的想法是要自己画图去订做一些,但是订做花费的时间又太长了些。她打算买些简单的先用着,等赚了银子之后将院子翻修或者是重新盖过,倒那时再重新照着自己的想法置办些新的,务必让自己住得舒爽。

    得知她们的来意,周荣又看了眼吴木匠,对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周荣只好把自己当做主人招待她们,“做好的在屋子里,我带你们去看。”

    两人跟着周荣进了其中的一间屋子。这屋子是院子里最大的一间,里面满满的都是做好的小件的家具,有平常农家用的凳子,椅子,桌子,矮柜;还有一些比较高档的梳妆台,书桌,博古架之类的,看得人眼花缭乱。这些家具都非常精巧,哪怕是寻常人家用的那些都上了一层红漆,甚至在细微处还有些雕花。花卿颜瞧得有些眼花缭乱,心想,这吴木匠果真有些本事。

    花卿颜买了不少凳子椅子还有一张桌子,最后还买了个梳妆台,毕竟女生爱美是天性,就算花卿颜再随意,但也不能天天披头散发的。而且璧儿已经对花卿颜的发型和妆容非常的不满了。

    周荣用里正家的驴车将那些家具送到花卿颜家,又帮忙搬到屋子里,按花卿颜的意思将那些家具摆放好,原本空旷的屋子瞬间添了不少的生气,瞧着也顺眼了不少。

    银子是直接付给吴木匠的,周荣说他只是给吴木匠打打下手,帮帮忙。总共是十两银子,吴木匠面无表情的接过,除了报价时,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这沉迷寡言的程度也让人花卿颜啧啧称奇,不知这吴木匠平日里接生意会不会也是这模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38》,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38章 卿颜大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38并对妃王腾达第38章 卿颜大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