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里正请求

    周里正拿着花卿颜和户籍和地契上门时,正好在小河边与齐昱的马车擦肩而过。马车车窗的帘子掀起,周里正看到了齐昱的侧颜,他愣了愣随即笑着打招呼:“原来是齐公子。”

    齐昱敲了敲车壁,待马车停下后跳下车辕朝着周里正一拱手:“里正大叔,近来可好?”

    周里正平日里去镇上走动的多,认识的人自然也多。周里正也靠着自己的人脉帮村民拉了不少的生意,平日里镇上不少酒楼的青蔬都是靠山村的村民提供的。这观澜居自然也在其中,不过观澜居毕竟是大酒楼,对食材的要求很高,所以双方生意自然做的不长久。可就是这样,周里正也与观澜居的掌柜一家认识了。

    周里正笑笑说:“自然是好的,这村里啊,也就一些琐碎的小事需要忙。不知齐公子这次来……”周里正的视线落在河对岸院门大开的花卿颜家。

    齐昱掀开马车帘子,将里面满满的三大框花菜露出来,“自然是来收青蔬的,卿颜姑娘可是帮了观澜居的大忙。”

    “这是花球。”周里正恍然大悟,他想起观澜居最近新推出的招牌菜,可不就是这花球,“观澜居的招牌菜是卿颜丫头想出来的?”

    “正是。”齐昱点头,“齐昱和父亲都非常感谢卿颜姑娘,今日来就是为了收新菜式的食材。当然以花球入菜,也是卿颜姑娘独创的。”

    周里正没想到这花卿颜还有这等本事,他之前虽觉得花卿颜与众不同,但却没想到她又如此本事。想着观澜居新菜如今的火爆程度,这食材的收购价自然也不低。瞧着那马车上的数量,花卿颜这次怕是赚了不少。

    齐昱和周里正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周里正瞧着那越驶越远的马车,暗暗摇头。这花家也是作的,白生生的将一个财神爷给推了出去。不知花家得知花卿颜与观澜居做生意,会不会后悔莫及。

    不过,这些都与周里正无关,他收敛了思绪踏进院子,就瞧见胡郎中坐在小板凳上,端着一个黑乎乎的陶瓷碗一边喝水,一边给围在他身边的无忧和兮儿讲故事。而三个姑娘则拿着镰刀在继续割着院子里的杂草。这院子虽然简陋杂乱了些,但是气氛却是让人觉得无比舒适。

    “哟,老胡也在呢,卿颜丫头别忙了,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周里正朝着花卿颜招招手。

    花卿颜眼睛一亮,“是户籍么,里正大伯!”

    看着她那惊喜的表情,周里正也不卖关子直接点头将户籍和地契都交给她。拿着户籍和地契,花卿颜此刻才是真的松了口气,她现在可才真正算是有家的人!现在除了身上背负着的逃犯的罪名,可算是摆脱了花家这边的压力,那些脑子里的点子,也可以一一的实现了。

    花卿颜深吸口气敛了激动的心情,将户籍和地契贴身收好,这才向周里正深深的鞠了一躬,感激道:“谢谢里正大伯,卿颜会记得里正大伯对卿颜的帮助,往后若是有用得上卿颜的地方,还请里正大伯尽管说。”

    周里正呵呵一笑,摆摆手让花卿颜不用这么客气。不过花卿颜的话却是让他想起那些被运走的花球,周里正摸了摸下巴沉吟一声:“卿颜丫头,我这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卿颜丫头,可否考虑看看。”

    “里正大伯请说。”

    周里正看了眼对这边并不关注的胡郎中,这才说:“我知你与观澜居有生意来往,而且那花球最近卖得也不错。卿颜丫头,你看我们这靠山村村民的日子过得如何?”

    周里正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花卿颜如何不明白,她眨眨眼,没有立即回话。几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瞬不瞬的瞧着周里正,这样热切的注视,让他微微有些尴尬。

    胡白芷扔下手里的镰刀,气呼呼的说:“里正大伯,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人家卿颜才刚刚过上好日子,你就想来断人家的财路,还让不让人活了!”

    周里正又何尝不知自己过分了,花卿颜如何走到今日这一步,他都看在眼里,而且也顺势的帮了一把。在花卿颜即将翻身的时候,自己来插一脚,这也有些断人家财路的意思。他虽然于心不忍,可是作为一个村的里正,他有义务让这个村子过得更好,所以只能对不起花卿颜了。当然,他也会在其他的地方多多照顾照顾这个难得的丫头。

    可是胡白芷可不知周里正心里的想法,气煞了的她居然冲过去推搡着周里正,要将他推出院子,“出去出去,卿颜家不欢迎你!卿颜好不容易才有了财路,还没发达呢,你就要来打主意!这样子跟花家那些人有啥区别!我再也不叫你大伯了!”

    周里正想反抗,但是有怕伤到胡白芷,竟然是生生的被推到了院子门口。眼看着自己要被赶出门了,周里正终于抓住胡白芷的胳膊,朝着胡郎中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可是胡郎中依旧悠闲的喝着茶,看见周里正的视线更是转了个身,还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讲故事给他们听。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让周里正恨得牙痒痒,但他又却是理亏,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花卿颜。

    花卿颜其实也一直在考虑周里正说的问题,如今她生活在靠山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许这辈子都会生活在这里。花卿颜知道,一开始因为花家人散布的谣言,靠山村的人对她的印象并不好,而且这一次她又将花家卖兮儿的事情的闹开,弄得人尽皆知,她虽然不曾出去打听,但也能猜到村里那些个好面子的以花叔公为首的老人已经对她非常的不喜了。

    如果是以前的花卿颜,或许不会在意这些。但是……

    花卿颜看了看围在胡郎中身边笑闹的无忧和兮儿,她需要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绝对不能让那些流言蜚语伤害他们!

    眼看着周里正要被推出院子,花卿颜终于开口了:“白芷,没事的,先请里正大伯进来坐。”

    周里正见花卿颜似乎有些松口,平日里严肃的面容也露出了一丝喜色。他摆摆手,将胡白芷挥开:“丫头,快让我进去!”

    “卿颜!这里正太不厚道了!”胡白芷气得跺脚,恨不得脚下的土地就是周里正!

    也没有进屋,花卿颜让璧儿搬了几个板凳,几人就在院子里坐下。周里正捧着陶瓷碗眼巴巴的看着花卿颜,“卿颜丫头,你有什么想说的?”

    瞧着周里正那一脸“快答应我”的表情,胡白芷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干脆眼不见为净的跟两个孩子玩起来,不过又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她打算只要周里正提出过分的要求,就立马将周里正赶出去!她才不管这个人是不是里正,是不是长辈呢!欺负花卿颜就是不行!

    周里正着急,但是花卿颜却一派悠闲的喝茶。茶是用她从空间偷渡出来的池水和院子里的野薄荷泡的,口感非常的甘甜清凉。在这略微有些凉意的天气,喝一口简直就是沁凉到了心底。

    直到周里正快要等得焦急的时候,花卿颜才无奈的叹了口气:“里正大伯,你也知晓,如今我就只剩这破院子和花球了。如今里正大伯想让我将花球让出来,里正可有想过我今后要如何过下去?”

    花卿颜这意思再明显不过,摆明着就是要好处。

    她虽然想通了要给两个孩子创造好的生长环境,但是人都是自私的,她不会傻到白白的将自己的财路让出去。

    “那是自然。”周里正点头。

    “里正大伯应该也知晓,这花球只有我知道该怎么吃,怎么做。观澜居现在是从我手里收购花球。”花卿颜顿了顿,继续说,“这是独家的生意,观澜居也答应过我,往后如果卖花球的多了起来,那也必先收购我家的,价钱也不会变。我不知,里正想让我怎么做。”

    花卿颜说出这些,就是想给周里正一个信息——她跟观澜居的生意不会因为其他的人介入而有任何的改变,而且,以花卿颜的名义才能让靠山村的人获得更多的利益。

    周里正看了眼花卿颜,此时他已经恢复了神色,严肃着一张脸,“不知卿颜姑娘能给靠山村什么方便呢?”不知不觉中周里正对花卿颜的称呼已经改变了,变得慎重和客气。

    花卿颜沉吟了一声,“不如这样。”对上周里正的眸子,花卿颜说,“靠山村周围的山上有野生的花球可以采,村民可以自行送去观澜居,但是观澜居的收购价钱我不能保证,而且山上的野生花球也是有数量的,采完卖完之后,我也没办法。”

    周里正点头,也确实是这样没错。山上的花球就如同野菜,采完之后就只能等着它下次再生长出来,这其中的时间怕是有些长。周里正看花卿颜悠然的样子,就明白花卿颜还有后话,于是问,“卿颜姑娘可是还有别的想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37》,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37章 里正请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37并对妃王腾达第37章 里正请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