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是土豆呀

    花溪提着一个食盒从村子里走过,她低着头不愿意看那些路过的村民投来的鄙视的目光。从大集那天花卿颜的事情闹开之后,她每次出门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说一些难听的话,就连平日里跟她交好的几个姑娘都不愿意跟她来往了。家里更是乱糟糟的,花老爹和温氏一言不合就吵,闹得家里整日不得安宁。温氏还时常把火气撒在她和哥哥身上,花洋是个胆大的,一见情况不对就马上溜了,留她一个人面对温氏的咒骂。

    花溪咬了咬唇,觉得自己的手臂疼得厉害。花盼盼被关进了祠堂,温氏自从收了大媳妇之后就再也没做过饭,如今这分家了,做饭这活自然就落在小辈花溪身上了。可是花溪从小娇养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根本就不会做。花溪刚拿起刀就差点切着自己的手,还被溅起的油给烫到了。好不容易等她做出来,温氏还各种嫌弃,更是狠狠地拧了她手臂一把,现在估计都青紫一片了。

    靠山村的祠堂在东面的山脚树林里,因为靠着山,又在树林里,所以就算是白昼也阴沉沉的看不到阳光。从树林到祠堂只有一条羊肠小路,花溪站在林子口朝里望了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想着被关在里面的花盼盼,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一般村里没有发生大事的时候,祠堂是不会开的,所以祠堂里除了守祠堂的周伯,平日里都没有人,不过现在里面多了一个花盼盼。

    花盼盼被关在祠堂最西边的小屋子里,这是间空房,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屋子除了门就只有一扇跟脑袋差不多大的窗子。花盼盼坐在窗边,眼巴巴的看着外面。她不是没想过逃,但是从她被关进来起,房门就被锁上了。

    花盼盼蜷缩着身子,努力让自己脑子放空,不去想隔壁屋子里那成千上百个灵位。可是只要她一恍惚,那些灵位又接二连三的出现在她脑海里。吓得她不敢闭眼。尤其是晚上,祠堂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可是花盼盼总觉得隔壁有人在走来走去,一直不停歇!

    “娘,吃饭了。”

    听到花溪的声音,花盼盼猛地站起身来,从窗子里伸出手一把拽住花溪的手臂:“好溪儿你去跟里正求求情,快让他们放我出去!这里有鬼,真的有鬼!”

    花盼盼的脸色很苍白,眼眶下的青黑非常的明显。她神色癫狂的抓着花溪的手臂,力道重得花溪忍不住呼了一声痛,差点没拿稳食盒让其掉在地上。花溪皱着眉头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有些神志不清的花盼盼眼底闪过一丝轻慢:“什么鬼啊,娘,你肯定是饿昏了头。来,吃饭吧!”

    花溪把食盒递给她,但是花盼盼仿佛没看到一般,依旧伸手朝花溪抓过去,嘴里喊着:“溪儿溪儿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溪儿你去找里正,让他放了我!只要能放了我,让你嫁给周荣那个丑八怪就行!”

    “娘,你,你说什么!”花溪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花盼盼,她娘居然要拿她做筹码!为了自己的自由居然要她嫁给周荣那个丑八怪!

    花溪的这声惊叫似乎唤醒了花盼盼,她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了话,朝着花溪讪讪一笑,讨好的说:“溪儿,娘胡说八道呢,娘怎么会舍得把你嫁给那个丑八怪呢!我家溪儿只有镇上的公子少爷才能配上!溪儿,你让人放娘出去,娘以后什么事都听你的!往后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晚上董货郎董礼回来后,对花卿颜她们做的半成品头花赞叹得竖起了大拇指,二话不说从自己的小担子里拿出一把做好的竹夹赞助给了花卿颜。然后看着那一朵朵精致的布料花朵,被神奇的固定在竹夹上,最后成为一个个精致又漂亮的头花。

    董货郎将完成品的头花捧在手里,连连赞叹:“这可比我卖的那些好看!卿颜姑娘,你真的打算将这些交给我卖么?要知道这些就算是在镇上的银楼也能卖上价钱!”

    花卿颜摆手:“家里如今就我和璧儿,两个孩子也离不开人,就算想去镇上也是有心无力。你我如今是邻居,本就该相互帮衬着。我虽与你们接触时间不长,但我相信你们,也相信自己的眼光。董大哥应该不会让妹子吃亏才是。”

    董货郎是个耿直的人,不然当初也不会被家里净身出户。虽然如今也算半个生意人,但也没有学到那些个生意人的市侩,不过,脑子倒是精明了不少。他明白花卿颜的意思,两家都是可怜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花卿颜自立门户,与花家老宅那边关系也不好,在这靠山村算是无依无靠。与邻里打好关系,往后有事,他作为一个汉子,还能帮衬着她们一些。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嘛。

    董货郎想通之后也就不在多说,只是跑回家拿来了笔墨纸砚,用他仅认的几个字,磕磕绊绊的写了份契约,签上自己的名字盖上手印之后递给花卿颜。

    董货郎的字虽然难看,但花卿颜还是认清了。契约上写着,董礼帮花卿颜代卖珠花,只收百分之一的利润,且还帮花卿颜提供原材料。这样算来,如果卖不出去的话,董货郎不止没有赚钱,还有亏损。但花卿颜却没有半点损伤,不过就是耽误些功夫而已。

    花卿颜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汉子,没想到这董货郎不仅长得敦厚老实,连心眼也这么实在。花卿颜拿起毛笔,在写好的契约上填了两笔,将百分之一的利润改成了百分之三。

    “诶!卿颜姑娘这太多了!”董货郎看着她的动作,连忙想要阻止。

    花卿颜拦住他欲抢走契约的手,边签上自己的名字,边语重心长的说:“董大哥,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生意,心眼都不能这么实在,不然你会吃亏的!”说着将吹干了墨迹的契约一份自己收着,一份递给了董货郎。

    董货郎见花卿颜心意已决,只好叹了口气收下契约,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厚道,但眼底还是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喜悦。花卿颜做的珠花的价值,董货郎当然是明白,这些珠花只要卖出去,别看自己只有百分之三的利润,但那对他们家来说,也是一笔大的进项,最起码能让他的妻女过棏更好一点。

    拿着契约,董货郎的心里对花卿颜多了份感谢。当天晚上,董货郎就将珠花清点了一遍,一并带回了家。第二天一早把那些个精致的珠花放在自己小担子最醒目的地方,喜气洋洋的招摇过市。

    这天花卿颜没有出去,而是和璧儿一起拿着镰刀处理前院的杂草。因为多年没人打理的缘故,那些杂草简直就像是被施了肥一般,长得无比茂盛而且叶片锋利,花卿颜不过才割了十分钟,裸露在外的手背就已经被叶片划伤了。

    不过这杂草茂盛的好处还是有的,花卿颜在草丛里找到了不少能食用的野菜,向蒲公英,苦菜还有桔梗,居然还在墙角背影处发现了一大丛野薄荷!她连忙叫璧儿将能吃的野菜都采集起来放在篮子里。璧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将军府长大的小姐,如今对这些村里人才吃的野菜如此熟悉,但也没问,按照花卿颜的纷纷采了整整一大篮子,可谓是收获颇丰。

    咦?这是?

    花卿颜看着眼前椭圆形厚实的绿叶和白色的小花眨眨眼,脑海中闪过无数关于植物的资料,终于在记忆的角落被她寻到了!

    “这是土豆!”

    正割着杂草的璧儿突然听见花卿颜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也不去管杂草和野菜了,竟然用镰刀将地上的土刨开,不一会儿就见她从土里捧出一个脏兮兮的土疙瘩。那土疙瘩比她两个拳头合起来还大,花卿颜捧着它,那欢天喜地的样子就差没亲上一口。

    花卿颜很少如此的喜形于色,璧儿忍不住疑惑的问:“小……姐姐,这是什么?”

    “土豆啊!”花卿颜下意识的回答,“可好吃的土豆!你没吃过么?这玩意好吃又管饱!”

    “土……豆?是什么?”璧儿有些懵,完全听不懂花卿颜在说什么,只知道她手里的那东西似乎可以吃,就跟那花球一样。

    花卿颜刚想解释就想起这大麒王朝还没有人发现过土豆这东西,就算是挖到过,也没觉得这土疙瘩能吃,毕竟它的外表实在是太脏了!花卿颜想了想还是觉得等她将土豆做成吃的,让璧儿能有最直观的感受才是最好的。于是她晃了晃手里的土豆,说:“等我把它做成吃的,你就知道了。绝对是让你舍不得放下筷子的美味!”

    “娘亲,比花球还好吃么!”一旁的小无忧瞧着花卿颜手里的脏疙瘩,似乎在想象他娘亲说的美味,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就连兮儿也像馋猫一般的望着她。

    “是呀!比花球美味一百倍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35》,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35章 是土豆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35并对妃王腾达第35章 是土豆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