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告状

    花卿颜根本不给别人机会,噼里啪啦,又条理清晰的将所有事情都抖了从出来。花家的虐待,花洋半夜溜进房里欲图不轨,花盼盼几人甚至将璧儿打成重伤。温氏和花盼盼要卖掉花悦兮给大伯兄长们教束脩,换粮食!虽然这些事,花老爹对她们的漠视有最大的责任,但是花卿颜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花盼盼和温氏的身上,毕竟,在外人看来,她还是花家的人,还是花老爹的孙女。

    璧儿在一旁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一个劲的朝着里正和族老磕头。两人的脸上都早已经没了血色,脸上布满了血污,被眼泪一淌显得更加的恐怖。

    胡白芷在一旁跳脚,直接将赵员外家的底细给爆了出来。那赵员外家虽然有钱,但他那小孙子是个病秧子,买兮儿回去不过是为冲喜!但这样也就算了,最起码兮儿还能 好好活着!但是那赵家的小孙子已经死了!赵家隐瞒过着消息,依旧要将兮儿带回去,就是想让兮儿去给那孩子陪葬!那花盼盼明显是知晓所有的事情,但还是黑心肠的要把兮儿卖过去!

    花卿颜呜呜地哭,脸色白得惊人,身体孱弱不堪,好像下一刻就要昏厥过去一般:“里正大伯,各位族老,我和孩子不求享花家的福,不求花家的任何东西。只希望花家能给我们几人一条生路!兮儿是我女儿,是夫君留给我的念想,若是兮儿没了,我还能有活路嘛?现在无忧也是生死不明,小姑和奶奶若是执意要将兮儿送去陪葬,不如就连同我一起吧。反正失去他们,卿颜也就孤苦伶仃一人,还不如干脆一了百了,还能在地下与爹娘团聚!”

    “胡闹!胡闹!”花家一位念过七十的族老气得脸色铁青,“花盼盼,温氏,花卿颜所说是不是真的?你们这是要草菅人命!”他也姓花,平日里对花家人甚至照顾,花盼盼在村子里做得那些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如今这事情抖出来,他都觉得面上过不去!

    “叔公我,我也是为了花家啊!”花盼盼扯开嗓子一声哭嚎,同时往地上一坐,拍着自己大腿,“叔公,大哥和两侄儿考试在即,花家需要那笔银子送他们去赶考啊!大哥他们若是考出功名来,得益的不也是我们靠山村么!我这么做说到底也是为了靠山村!叔公,你们要理解我啊!”

    “花盼盼你糊涂!”花家族老跺了跺脚,恨不得一拐杖将花盼盼打死,“你这是要毁了你大哥侄儿的前途!”若是今日这事是真的,传出去花家就完了,他们这些花姓的也都讨不了好!逼死侄女,卖掉孙儿,往后谁还敢嫁到花家来!花家的姑娘哪里还嫁得出去!

    这时,花老爹带着花继祖和花善民过来了,花卿颜又朝着花老爹重重的磕了个头:“爷爷,求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求求你们不要将兮儿送去陪葬!若是大伯他们赶考真需要银子,那就把我卖了吧,求你们不要送兮儿去陪葬,她还小,求你们放过她!”

    刚刚赶到的三人看着花卿颜的模样有些懵,虽然一路上有人讲情形说了一遍,但也是语焉不详的,不过从那些话语中他们得知花盼盼这次闯的祸有点大。不过花卿颜这般一说,让三人同时黑了脸。

    花继祖如今已经是童生,但是这么多年依旧是童生,而且马上要参加院试,过了他就是秀才,所以花继祖对这次的院试非常看重!他虽然需要银子,但也从未想过要靠卖孩子来凑赶考的路费!面对着乡亲们的指指点点和鄙视的眼神,平日里温文儒雅的花继祖难得露出了焦虑的神态。

    “花齐你女儿卖孩子给剂祖他们凑赶考费用之事,你们可知?花继祖,你可有参与其中?”族老见到花继祖的时候,脸色缓和了些,但依旧沉着嗓子问。

    这种时候花齐的烟杆都没有离手,他吧嗒的抽了一口,目光落在一直低眉顺目站在一旁存在感很低的温氏身上。

    “叔公!”花继祖悲呼一声,“您也知道,院试在即,继祖整日温书尚嫌时间,哪里有时间做这等……自污之事。”

    “那你妹子母亲所做之事,你就一点都不知道?花家如今要靠送个三岁孩子去陪葬才能筹到你们赶考的银子?”周里正插嘴道,这花继祖的意思可是要将这罪过全部推倒别人身上了?

    “母亲……”花继祖转头看向温氏,眼里有悲切,再次悲怆道,“都是继祖不孝,如今我们虽已分家还让母亲为儿子之事担忧。可母亲持家不易,一片慈母心肠继祖实在不忍心责怪。小妹也是一心为了花家着想,不过用错了方法,做错了事,继祖也是难以狠心责骂啊!”

    花卿颜垂着眸子,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她没有见过花继祖,但之前从胡白芷的话语里倒是能猜出几分花继祖的为人个性。但是没想到花继祖居然能做到这般,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将泼在自己身上的所有脏水,都洗清了,还顺道表了孝心和兄长对妹妹的维护。这花继祖果然不能小觑!

    一直沉默着的温氏突然捂着心口跌倒在地上,嘴里呜呜哭着:“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好这个家!姐姐你怎么死得那么早,留下这些个孩子让**碎了心!老大要念书,老二年纪轻轻就走了,如今也就只剩下个个姑娘,姐姐啊,这些年,我为了花家做得一切,您可曾看到过?妹妹苦啊!你扔下这一大家子,我这个做后娘的,一个不周全全都怪罪到我这老妈子身上啊,姐姐当初你怎么就去了呢……”

    温氏这一喊可是句句戳花老爹的心窝子,这靠山村的老人谁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瞧着那些个老人露出恍惚同情的神色,花老爹原本淡定的脸色终于是一阵青一阵白。

    温氏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转移话题,花卿颜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她跪爬到温氏面前,又是重重的磕了两个响头,哀声说:“奶奶,我爹这辈子到死都在悔恨当年冲动离家之事,我爹常与我说,奶奶温婉,他若在家,定能被奶奶照顾得很好,也不至于一人流落在外吃尽苦头。我爹死前让我回靠山村替他尽孝,所以卿颜回来了。但是没想到,花家,已经容不下我,已然没了我爹的位置。”

    说着又是声泪俱下,“卿颜不管这些,只想在花家好好照顾爷爷奶奶,当日卿颜回来爷爷奶奶未见我一面,我知是爷爷奶奶心里对爹爹有怨气,所以对卿颜不喜。卿颜无话可说,在花家兢兢业业的做好分内之事,帮着小姑分忧解难。卿颜自认这些天为做过一件有害于花家之事,可是为什么奶奶和小姑如此厌恶我?要将卿颜逼上绝路?”

    温氏此时已经嚎不出了,她垂着三角眼冷冷的盯着花卿颜。那眼神让花卿颜觉得自己正被一条三角毒蛇盯着,像是随时都会咬自己一口般的凶狠。不过花卿颜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今日,她一定要脱离花家!

    花卿颜哭得差点背过去气,胡夫人赶忙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过来。“无忧和兮儿,是我夫君留着我的血脉和念想,夫君为了花家去了战场,生死不明,我不能辜负夫君。但是小姑说只要将兮儿送去赵家做童养媳,就能凑够大伯和哥哥们的赶考的银子,还能让花家的日子好过一点,我虽不舍,但同样身为花家人理当为花家出一份力。可是谁想,兮儿根本就不是去做童养媳,而是去陪葬!奶奶,小姑,同为娘亲,你们忍心将自己的孩子推入火坑嘛!”

    花卿颜这最后一句让各位做娘的感同身受,不约而同的跟着小声抽泣起来。靠山村以前出过不少卖孩子的事,但那也是战乱地里没收成过不下去的时候,每个迫不得已卖孩子的娘亲都是痛不欲生。而花家在靠山村虽说不是数一数二的,但也排得上号,虽说不是很富裕,但也是在温饱之上。说他家要靠卖孩子才有饭吃,绝对没人信!

    这时花叔公来了句:“是不是花卿颜弄错了,根本就没有陪葬这回事?”

    花叔公这话出来,围观的乡亲们纷纷不乐意了。花卿颜几人如此惨烈,比如是不会弄错的。可是他们也只是听花卿颜口头说了,并没有亲眼看到,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他们也无从得知。

    花盼盼见事情有了反转,立刻蹦出来说:“对的对的,根本就没有陪葬这回事!定是你听错了!赵员外家可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把孩子送过去收益的可是你花卿颜,你可别不识好人心!我这可全是为你好!瞧瞧你们这一个个瘦骨嶙峋的,孩子跟着你只有受苦的份,你难道就愿意看着孩子跟着你受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29》,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29章 告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29并对妃王腾达第29章 告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