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出事 下

    这时落在后面的胡郎中终于是赶到了,看到躺在地上满脸血污的无忧惊呼一声,忙给无忧把了脉,然后叫一旁的汉子帮他把无忧抱进怀里。他此刻已经顾不上花卿颜了,无忧若在不救治,怕是挨不过这一劫!

    花卿颜见胡郎中回来带走了无忧,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不过视线落在那两个趾高气昂的护卫时,目光一冷,扫向赵家派来的两个护卫,“花家卖的人,你们去找花家!那五十两我可一分没拿!我也没有签任何的卖身契!无论如何你们今天都别想将兮儿带走!”

    花盼盼一听要从她花家抓人那还得了!立马着急的说:“当初说好是你女儿!卖了她,帮你减轻负担!花卿颜你怎能反悔!”

    “反悔?”花卿颜嗤笑一声,“花盼盼做人要讲良心,我何时答应过奖兮儿卖了?这完全就是你自作主张!你既然说我要卖了兮儿,可有卖身契?我可盖过手印?这些你若拿得出来,我便认!”

    “我,我……”花盼盼有些着急,花卿颜说的这些,她都没有。卖孩子本就不光彩,而且那五十两他们也没想过要给花卿颜,所以卖身契那些一概都没有。她本来以为事情会很顺利,没想到会闹到这种地步!

    花卿颜紧了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问:“花盼盼,你可知那赵家为何要买兮儿?”花卿颜盯着花盼盼的脸,见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瞳孔不自然的放大便知道,她花盼盼是知晓赵家的猫腻的!花卿颜凄厉一笑,尖锐的声音划过靠山村的天空。

    “花盼盼,小姑,你这是要送你孙女去死啊!你居然要送兮儿去赵家给一个死人陪葬!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兮儿她哪点对不住你,你告诉我,我让她改啊!但你不能恶毒的让她去送死啊!她才三岁啊!你就要送她陪葬!花盼盼你好狠的心!”

    花卿颜声泪俱下,她扑通一声跪在花盼盼面前,声音已经嘶哑不堪。修长的指甲钳进掌心的肉里,此刻已经是血肉模糊。可是她已经管不了这些,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小姑,我求你了,求你放过我们,放过兮儿吧!我求你了!两个孩子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念想,求你不要带走他们!小姑,我爹娘死了,丈夫在战场失踪不知死活,如今我只剩这两个孩子了,求你,求花家放我们一条生路!”

    花卿颜这一声声的哭诉和哀求,就像一记记重锤砸在乡亲们心上。他们没想到花盼盼居然做出这般事情来。说是将兮儿卖去做童养媳,实则是狠心的送去陪葬!若这事往后暴露出来,花家也可将责任全推在花卿颜身上。花家白白得了五十两不说,还保住了名声!

    乡亲们看着已经磕得头破血流的花卿颜,纷纷觉得花盼盼简直丧心病狂!

    “做什么,做什么这是!花盼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家里的活不用干了!”温氏尖锐而独特的嗓音穿透人群,伴随着她的矮小的身影晃晃悠悠的进了院子。

    看到温氏,花盼盼仿佛看到救星一般的重过去,将自己藏在温氏身后:“娘,你快帮帮我,这花卿颜怕是疯了!”

    “花卿颜疯了?我看也是被你们花家给逼疯的吧?你们花家可是会做好事啊!把人家女儿卖了送去陪葬,现在又弄死人家儿子!温氏,你花家的人也太凶残了吧!”此时送药刚刚回来得胡夫人,阴沉着一张脸,抓着温氏就是一通讽刺。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去送个药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瞧着花卿颜额上深可见骨的伤口,还有那未干的泪痕,胡夫人心一阵阵揪痛,说话更是不客气起来。

    “既然要卖人家的闺女,那就该把那五十两给花卿颜吧,你花盼盼收了钱,带着人来带走兮儿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兮儿是你们家的?还是说,花盼盼你们一早就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胡夫人冷哼一声,“花盼盼,你有什么资格让兮儿去给别人陪葬!把那五十两吐出来!”

    胡夫人这话说的可一点都不客气,但温氏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安安静静的站着,不回话也不反驳。

    这时花卿颜已经直起了身子,满脸哀求的看着温氏:“奶奶,我爹虽没有受过您一天的照顾,但我爹临时前也嘱咐卿颜回来尽孝。卿颜不孝,没能好好的照顾您,但是求您不要将孩子从卿颜身边带走。卿颜如今就靠这两个孩子活着。要陪葬,我去!那五十两就当是买我的命好了!奶奶,求您放过两个孩子,她们还小。大伯和各个哥哥要念书,就卖了我好了,家里要粮食,卖了我好了,求您了!”

    “还有我!老夫人,将璧儿卖了吧,求您放过小姐和两个孩子吧!卖了璧儿!”一直在一旁跟着花卿颜磕头的璧儿突然朝着温氏重重的磕下去,血瞬间从额头的伤口流出来,弄得璧儿满脸血污。

    温氏这才将视线放在花卿颜身上,不过那双吊三角眼泛着寒光。温氏开口慢悠悠地说:“我可担不起你这声奶奶,我嫁进花家时,你爹也对我不冷不热的。他走后,花家便再也没有这个人。收留你不过是我花家仁义,如今你闹出这么多事,花家可再也容不下你。”

    温氏本不想说这些话,但花卿颜居然拿她孙子的前尘做筹码!别人说起来肯定是她花家为了银子卖了孙女和曾孙,就算她孙子考出了功名那也是个污点,功名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她如今也是看出来了,这花卿颜瞧着柔柔弱弱的,但是心机却是深沉!她原本以为这话说出来花卿颜必定喜出万外,哪知花卿颜却是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

    “奶奶这是不要卿颜了?不,不可以!爹爹临时前叫我回来尽孝,我还未能完成爹爹的遗愿!奶奶,求你了!让两个孩子留下,让他们代替我尽孝。只要不把我们逐出花家,您就算卖了我,卿颜也是甘愿的!若是奶奶执意赶卿颜走,那卿颜宁愿撞死在这!”说着花卿颜就爬起来往院墙上撞去!

    “胡闹!谁要死要活的?谁要卖了谁换五十两银子啊?”

    场面乱得一团糟,有骂温氏和花盼盼的,有去阻止花卿颜的,有得则护着还昏迷着的兮儿,这时一个含带怒气地声音响起来。众人回头一看,就见里正阴沉着一张脸站在那里,身后还站着几个有威望的老人,脸阴沉得都能滴出水来。

    周里正在这靠山村非常有威望,不只是因为他是里正,办事公平公正,并没有因为周家在靠山村是大族就打压外姓人,虽说一碗水很难端平,但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让人觉得信服。更何况靠山村的里正一直都是周家人担任,同时也从未做过危害靠山村的事情,靠山村有如今的发展,全是周家人的功劳。

    都说花家人出息,一家三个读书人。是周里正家,大儿子周荣当兵曾经也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保家卫国的。二儿子周华现在虽未考上功名,但是却在县上读书,书院的先生们无一不夸赞他的人品才貌。县里的书院可 比镇上的书院规格高了不少!

    老远的周里正就听到卖不卖人的,这些日子以来沈氏也常在他耳边说花家磋磨刚来的孩子,想让他去管管。可那是人家的家务事,他哪里管得着。可是如今这卖人卖人卖出陪葬,闹出人命来,他再不管管,这花家怕是以为自己再靠山村一家独大了!

    眼看这靠山村越来越兴旺,他可不想全毁在花家这群混不吝的手上!花家自从这温氏进门之后就没有消停过!看看看看,如今还要将孩子赶出门去,成何体统!同来的几个族老也是一脸铁青盯着温氏和花盼盼。

    花盼盼看到里正吓得缩了缩身子,想将自己藏严实了,可是温氏比她矮挡不住她的身体。周里正看过来的眼神,让花盼盼忍不住心颤。

    “去,去把花家人都给我叫来!我倒要好好的问问,今日到底是闹得哪一出!”周里正黑着脸挥了挥手,旁边一个汉子领命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周里正看着躺在璧儿怀里的花悦兮,皱眉:“花家要卖的就是这孩子?”

    花卿颜看着兮儿苍白的小脸,咬了咬牙跪在周里正面前:“求里正大伯和各位族老为我做主!”

    原本这场闹剧早就可以收场,闹到现在也是花卿颜在等着里正和族老到来。她其实早就算到了花盼盼会趁着她不在过来,她本来想着有胡夫人和璧儿在,一定会万无一失,到时候自己将五十两和陪葬的事情抖出来,到时候里正一定震怒,自己就可以趁着机会从花家搬出来。

    但是赵家的护卫完全在她的算计之外,无忧的受伤更是让她差点崩溃!之前所有的计划她都已经顾不上了,她只想求着花家放过自己,放过两个孩子!不过现在里正和族老来了,花卿颜恢复了冷静,那么有些事情,就一定要在今天算清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王腾达28》,方便以后阅读妃王腾达第28章 出事 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王腾达28并对妃王腾达第28章 出事 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妃王腾达28。